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那天我让你做测试题时,主管上级电话来找我,我准备直接向对方汇报初步鉴定你没有问题,

  但主管部门警告我说有没有问题不是我能定下来的,也不是他,而是更上边,关乎到大局,

  因为当时内地已经在记者会上发表声明,

  事情表面看形势已经简单,但如果不小心处理,所有人都会惹上麻烦。。。

  声明我在晚间新闻时候已经看到电视台播放。。。我觉得上级说得夸张。。。

  但我从上面严厉的、非常官方的态度里,读到了一种对我的胁迫。。。

  他们没有明确指示我什么。。。但我已经明白他们要我做什么。。。

  我突然感到巨大的压迫力。。。我感到身不由己。。。

  回到房间很出乎我意料。。。

  你除了在测试纸上写了名字,一道题都没有做。。。

  你直接说出了你的猜测。。。

  再次证明了你的逻辑思维毫无问题,而且在根据我的表现调整对我的态度,而不是像一个早就确定知道自己有问题的真正暴力型精神病患者那样,不论我如何,都会对我采取防备态度。。。

  你的质问让我无话可说,特别是你说是不是他们要把你送进精神病院?

  我刚见到你的时候,以为是要公正判断你之后再决定。。。

  但你提问时,我已经知道。。。我要做的事情。。。

  就是你担心的事情。。。

  你离开后,

  我看着桌子上你亲笔签过名的测试题,

  测试达到标准,我们就可以将你强制收容,

  我那一瞬间有冲动把它撕掉。。。

  但旁边的看守所副所长死盯住我的目光,

  是一种监视和威慑。。。

  那一瞬间我胆怯了。。。

  我在恐惧下把测试纸收了起来,

  我记得收完后我感到呼吸困难,胸口沉闷,

  我说了一句话:‘这个活真脏。。。’

  (摇头哀叹长长的出一口气)

  这就算是我唯一的反抗。。。太他妈窝囊了。。。

  你进来后,反复问我声明的内容。。。

  我不敢先和你说,因为我为了让你放松警惕扮演的角色,就是那边来的人。。。

  你说越南为了在救你之前把你给鉴定成精神病人关起来,

  你还真冤枉我们了。。。

  时间是紧迫,但压力不是来自于我们单方面。。。

  我把声明给你拿来了。。。

  念给你听听。。。

  (站起来,从裤兜里掏纸,

  胳膊向后一弯一下子把药盘弄翻到地上,所有药物立即滚落到屋内到处都是)

  他妈的。。。(皱眉头,摇头,长出一口气)

  没事。。。没必要捡回来,一会我让护士直接扫到垃圾桶里。。。

  本来也要给你换更厉害的药,天意啊。。。

  (把一张剪下来的报纸拿出来,展平)

  ‘本报讯,昨日中国外交部在例行记者招待会上,有香港记者提问:“就近期香港人刘廷以连环多起恶性杀人和吃人案,作为嫌疑人被越南警方逮捕一事,不知内地有何看法,会否采取措施应对?”

  发言人对此回答道:“我们已经注意到相关报道,以及内地、香港、及越南不同地方对此事不同看法与诉求。

  越南一直是我们友好邻邦,出现此恶性案件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

  越南政府已经照会我国政府相关调查工作正在有序积极向前推动,

  如果嫌疑人真的犯下此罪行,那将极大伤害越南人民的感情,也会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

  这种情况下,我们认为他的行径就是极端错误的,依法应由越南方面进行处理。’”

  刘廷心脏猛地剧烈跳动了几下。。。

  嘴唇颤抖,但专家低头折叠报纸,没有看到。抽了一下鼻子:“。。。我过了好几天才明白过来,

  之所以那天连夜就安排我对你进行突击测试,应该就是警局根本没有确切证据能给你定罪,

  但在内地声明后越南警方压力倍增,审讯调查已经半个月,一点新的消息也没有放出,

  必须要有一个交待。。。

  发现你是精神异常杀人,就是一个足够的交待。。。

  我后来侧面问警察,没有罪就给你放了不就好了?

  为什么非要定罪?

  那个警察笑我天真,

  大陆说让我们随便查,他们不干涉,

  你立即把刘廷放了,

  那不是所有人都会丢脸。。。

  大陆会丢脸,连个无辜的人都没有去保护,

  越南会丢脸,你觉得外面那些民众会相信你无辜么?他们会认为警察无能!

  现在警局那边还有好多家长在为把你送到精神病院抗议,认为你应该死刑!

  什么叫大局,大局就是稳定,为了稳定我们的公正,甚至自由,甚至你的孩子都可以牺牲。。。

  我问他们就算强行把你关起来对所有人都有交待了,可那还是有漏洞,

  如果你不是凶手。。。那真正的凶手还在外面,他会就此罢手么?。。。

  那个警察就笑了,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讽刺我,

  他说精神鉴定你们都说刘廷有问题了,那他就是真凶。。。

  就算他精神正常,是你们强行把他弄到精神病院的,精神正常就不是他干的么?

  更进一步说就算刘廷不是真凶又能怎么样?

  真凶又杀人。。。

  办案的还是我们。。。

  新的案件可以隐瞒,隐瞒不了可以说那个人在模仿,

  就算那个凶手说刘廷是冤枉的,所有案子都是他做的,

  不是还有你们精神病院呢么?

  什么是真相?真正发生过的不是真相。。。

  最符合大局就是真相,

  谁是凶手不重要,死多少人不重要,冤枉不冤枉你也不重要,扭曲不扭曲我的职业操守也不重要。。。

  我们。。。都不过是制造真相的工具。。。

  所以你必须进入这里。

  通过我的手。。。

  你必须在这里。。。”

  专家把烟掐灭,

  痛苦的用手用力搓了搓脸,

  站了起来,“我对你说了这么多。。。你能原谅我么?”

  专家盯着刘廷的脸,

  要是刘廷能听懂这一切,自己还会这么说么?

  突然专家脸色变了。。。

  他看到刘廷的眼角突然流出两行泪水,

  嘴角蠕动着。。。含混不清的在反复说什么。。。

  又看了两遍刘廷的嘴型。。。专家立即冷汗流出来:“我儿子要是死了。。。我就让把你们全都杀光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