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什么?!”



  三天后,躺在床上的刘廷呆呆看着天花板,

  专家躲在门外,另外一个医生和两个护士走进房间,

  护士开始记录测量体温心跳,刘廷一动不动,

  医生用手小心扒开刘廷左眼,肉皮紧贴头骨,

  打开小手电照射,

  刘廷瞳孔立即收缩。

  “聚焦反射正常。。。”

  然后把手电关掉,

  “刘廷,能听到我说话么?”

  刘廷沉默,毫无表情,

  走出房间后,医生对专家说道:“他可能已经恢复正常思维,在消极反抗。。。

  也可能脑子还是有问题。。。

  或者永远恢复不过来。。。

  我看了你给他开的处方,

  (摇了摇头,想说你下手真是够狠,但没有说出口)

  再观察几天稳妥一些。。。”

  “谢谢。”

  医生走后,专家在静静的走廊里站着,他现在连悄悄通过观察窗观察刘廷的勇气都已经欠缺,

  之前残酷的精神药物治疗。。。

  刘廷让他心神不宁坐卧不安。。。

  让他感到恐惧。。。

  护士站在专家旁边,等待他的结论。。。

  专家拿着笔,笔尖微微颤抖,

  过了十几秒钟,突然下决心快速写道:“病人病情已稳,同意探视。”

  然后交给护士,护士想关心专家一下,但还是选择沉默,

  拿过文件夹走开,

  专家仍然站在原地,如释重负。



  下午三点,

  房间进来六个看护,推进来一个轮椅,

  刘廷完全不看他们,任由捆绑四肢的绳索被解开,

  换了一件干净蓝白条纹患者服,

  被抱起来,像一个干柴棒,

  被按到轮椅上,

  手脚再次捆到轮椅上,

  推了出去。。。

  刘廷任由摆布,没有反应。。。

  会客房门打开,

  一个中年身材保持很好,穿着蓝黑色西服的中年男人站起来,

  护工把轮椅推到那个人桌子对面,就都出去反手锁门。

  中年男人想要和刘廷握手,

  刘廷没有回应。

  “你好。。。我是美国fbi驻河内二级探员何振梁。。。

  刘先生,你能正常和我交流么?”

  刘廷沉默着,过了十几秒,慢慢把头转过来,仍然没有说话。

  “根据我们的记录,你在半年前申请的移民,

  移民申请在前一阵已经批准,

  批准后,为了保证你受到公平待遇,我们和越南政府进行了沟通,

  现在第一目的,就是能否让你尽快获得自由。。。

  现在你被列为三十二起儿童失踪案,以及一起香港女性被杀案的第一嫌疑人,

  刑事罪按照国际惯例我们没有管辖权,

  越南也没有参加相关的国际公约,所以我们不能提出引渡,

  现在越南给出的结论就是你患有严重的精神疾病,

  判断精神疾病的相关资料我们都看了,

  精神专家的意见是有些模糊,

  但没法推翻他们的结论

  。。。而且越南方面强调直到目前为止,你嫌疑人身份仍然未解除,

  你被关在精神病院,不是因为相关案件被关押,而是出于人道考虑,按照具有高度危险性危害社会的精神病人强制进行治疗。。。

  我们要求我们派专家参与治疗,越南政府没有答应,他们不答应我们没有办法强制派人介入,

  而我们要求你去美国接受精神治疗,他们也回绝了,

  理由是你现在仍然是重罪嫌疑人,不可能让你离开。。。

  跨国的这种案件总是很麻烦。。。

  因此我们和他们进行了一系列谈判,

  简单的说,

  就是没有现成可以遵守法规情况下,双方讨价还价,

  这花费了我们几天时间,今天我们很高兴他们允许我们进行探视,

  我现在把谈判的结果告知你一下,

  越南政府答应在遵守如下几项约定的情况下把你交给我们,

  (对方拿出一张纸)

  一、离开这里后,你立即离开越南;

  二、此案所有细节你都必须永久封口,越南政府也不会承认或者证实任何外界猜测,并将一律否认;

  三、越南政府同意不在追究你在案件中的责任,但并不等于认同该案与你无关,你在案件中仍然是最大嫌疑人,越南政府可能会在后续对你在国内保持通缉状态,如若你再次踏入越南,可能会遭到逮捕和审判;

  四、精神治疗费用本着人道原则由越南政府承担,因为你并未接受完全治疗情况下就突然中断治疗,如若因此导致你精神方面仍然残存任何问题,越南政府对此不负任何责任,完全由你自己负责。

  条款就是这些。。。

  你都听懂了么?刘先生?

  或者给你自己再看仔细点?”

  “。。。”刘廷仍然盯着对方,没有反应。。。

  对方感觉很不自然,有些尴尬的把纸拿了回来,

  “。。。这个。。。条款你可能会觉得不公平。。。

  但请你理解,我们在谈判时候没有向越南方面妥协,

  而是我们现在最优先考虑的是如何让你尽快从越南方面的控制中解除出来,

  所以做了一些退让,

  而且这里还有些其他的一些利益交换,

  但因为这要牺牲你一部分基本人权,因此我们仍然要首先取得你的同意,

  如果你不同意的话,你可以提出你的要求,

  我们会继续尝试进行谈判,

  但可能我们需要更多时间,

  鉴于你仍然在这里。。。

  我们担心你会处于新的危险当中。。。

  当然最终的选择还在你自己。。。”

  对方从皮包中拿出一张铜版纸,

  展开到刘廷面前,

  英文,上面写着授权书,

  “如果你同意的话,在这里签下你的名字。”

  拿出钢笔,把笔帽拔出按到后面,倒过来方向放到了刘廷的面前,

  “我不着急,不明白的地方你可以要求我再次解释。。。

  你可以慢慢思考。。。直到得出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