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感觉好点,刘廷立即起身到地窖门口,
  把铁门拉起来,
  晨光照射进黑暗通道,灰尘漂浮仿佛海底,吸引刘廷走进下面未知黑暗。。。
  踩到铁板楼梯上声音嗡嗡回响,
  刘廷浑身肌肉紧绷四周黑暗起来,
  拿出手机点亮,
  地下空间特有的死亡般寂静,
  已经到最下面,
  空荡荡堆放一些杂物但自己期待又恐惧的东西什么都没有?!
  再往里走脚步踩到泥土的声音突然消失,
  里面巨大的空间长度至少有十米。。。
  变成水泥地面。。。潮腐的味道,
  照射四周也都是水泥墙面。。。
  奇怪的布局。。。
  刘廷仔细观察希望找到暗门或者密道但一无所获。。。
  污浊空气让自己呼吸困难。。。
  刘廷回头看着阳光照射进来的入口仿佛上天给自己的希望。。。
  刘彦伟。。。你在哪里?
  爸爸好着急你知道么?
  重回地面,
  仿佛再次回到人间。。。
  刘廷浑身一股虚脱感虚弱的冷汗。。。
  大口喘了几口气后刘廷费力的把铁门关好,
  用草盖住恢复原样,
  下一步怎么办?
  刘廷有些茫然,囚禁杀人的地点不在这里?
  还是有其他密道?
  刘廷观察四周后在后屋旱厕旁翻了进去,
  一落地就感觉地面很硬,
  蹲下观察,也是水泥硬化的表面。
  很平整,
  上面盖着一层薄土。
  四周一股沼气的燥热感觉。。。
  地上几条细细的三轮车轮胎印痕指向院门。。。
  三轮车。。。
  走了几步路到了屋门口推门。
  门锁上。
  到侧边厨房推纱窗,
  纱窗卡住。。。
  刘廷用钥匙在纱窗下角剖开一个小洞,把胳膊伸进去拿开顶窗木头,
  打开窗跳进去反身关好。。。
  一眼看到砧板上的剜骨尖刀,
  拿到手里,不真实的手心上的油腻感。。。
  转身进卧室,
  老式漆皮掉落暗黄色木沙发。。。
  墙上老式木挂钟下摆来回摆动发出单调声音。。。
  木炕,蚊帐,落地暗红色衣柜,
  刘廷打开衣柜,上下翻动也许能找到陈二的照片。。。
  能确认他的身份。。。什么都没发现。。。会不会自己搞错了?
  里面堆放的衣服被子拉出来扔到一边,
  没东西了?。。。
  刘廷烦躁的深呼一口气,刚准备把衣服塞回去,
  突然下面的木板活动了一下。。。
  是一个暗格。。。
  刘廷呼吸一下子急促起来。。。
  刘廷对真的能确认自己猜测的可能发现。。。有些恐惧。。。
  把衣服再扔地上,
  用手反复摸索那块木板终于找到缺口。
  手指头伸进去一提。。。
  木板掀开。。。
  刘廷一看到里面的东西。。。
  立即脑子好像被人重击一样。。。
  胸口发闷。。。天旋地转。。。
  这。。。不是真的!





  里面乱七八糟堆满小风车、断裂的娃娃,

  儿童图画、糖果、波棱鼓,

  还有各种各样小孩的衣服、鞋子,小帽子,

  奶瓶、奶嘴。。。

  还有上面触目惊心的各种血渍。。。

  冷冰冰挤在一起。。。

  刘廷拼命去翻那堆东西。。。

  突然停下来。。。

  自己想找自己孩子的东西。。。

  但连孩子的样子都不知道。。。

  哪一样属于他的。。。自己更不可能知道。。。

  刘廷看着那堆东西。。。感到神经处于崩溃的边缘。。。

  双手剧烈颤抖着。。。

  额头青筋暴起。。。

  需要发泄。。。需要发泄。。。

  突然外面传来说话的声音,一个女人:“陈老二赶集去了?”

  “唔。唔。”

  “卖得咋样?”

  “还行。”

  “听说你要搬家了?”

  “这里离镇子太远。我想搬近点。。。岁数大了路太远折腾不起。。。”

  “那搬完后记得告诉我一声。。。路过时候去看看你!。。。”

  “好。。。”

  然后院门被打开,

  车子上面木板颠簸的声音。。。

  刺耳刹车声!

  陈二。。。

  哼着小曲锁车。

  嘟囔:“告诉你?到时候我名字都要改。。。”

  有些驼背,衣服上被车胎蹭了一块泥,

  低头拍了两下,

  把烟掐灭,走到车后面,

  拿装鸵鸟肉的粘满淡红色碎渣的编筐还有刀具,

  转身向屋子走去。

  筐放在地上,开门,

  进到厨房把东西扔到灶台上,

  然后转身回屋,

  突然愣住。。。

  地上堆满了柜子里翻出来的东西。。。

  陈二感到一股热血上冲。。。

  自己最担心的事情。。。

  连忙跑过去查看。。。

  猛地感觉后面一凉。。。

  大腿传来一阵剧痛!

  一摸全都是血。。。

  瞬间慌乱。。。

  失去平衡躺倒在地上。。。

  血喷出来。。。

  看到那个人。。。黑黑瘦瘦布满胡须不成人形的脸。。。

  是刘廷。。。

  陈二瞬间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觉。。。

  手捂住伤口,

  沉默了几秒,钻心的剧痛:“。。。刘律师。。。你来了。。。”

  “。。。”

  “你是来杀我的?”

  “我女朋友。。。是不是你杀死的?”

  “是。。。”

  “我儿子呢?”

  “我给接生的。。。然后送到了孤儿院。。。”

  “现在他人呢?!”

  “三天前他和一个小女孩摸到了这里。。。

  (声音渐渐镇定起来)。。。

  怪不得你不杀我。。。你要知道你儿子的下落。。。”

  “快说!”刘廷一下子冲上来,用刀逼住那个人脖子。。。

  对方冷冷的看刘廷怒气冲冲:“舍不得杀我就好。。。看来你在警局没少遭罪。。。都没个人样子了。。。”

  “快说!”

  “我本来已经把你儿子绑起来准备下刀做肉。。。

  没想到那个小姑娘给我水里下了药。。。我上当了。。。”

  “他们跑了?!”

  “他妈的差一点。。。

  幸亏药量小我醒得快。

  我晃晃悠悠追出去,正好赶上他们在村口一家刚冲出来。。。

  被我堵了正着。。。”

  “又被你抓住了?!”

  “啊。。。我有些迷糊。。。好像失血过多。。。

  你能不能帮我包扎一下。。。”

  刘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