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你台湾亲人呢?”

  “母亲死了。。。父亲还在。。。他一直以为我失踪。。。我不想让他现在就知道我发生了什么。。。

  那也许会让他。。。痛苦死。。。

  我再熬熬。。。五年后看到外孙子。。。他会接受吧。。。

  我被囚禁的时候我母亲去世的。。。”

  还想继续说下去,眼泪流出来。。。

  “你想帮我谢谢你了。。。他们这套找媳妇的方式很严密的。。。

  我被套住了(忍不住笑了一下)。。。

  孩子回来了。。。

  这样吧五年后如果我找不到工作。。。我再麻烦你。。。”

  “我帮你想想办法让你孩子在海防市念书?”

  “真的?!”

  “我这一段总算好歹认识了几个人。。。我试一试。。。”

  “那太好了。。。不论行不行。。。都谢谢你。。。”

  男孩跑过来。。。

  刘廷最近看到小男孩,总爱呆呆的看。。。

  男孩感觉到刘廷不太正常的眼光有些别扭。。。

  女人领住孩子,和刘廷告别。。。

  刘廷看到他们背影走远,小男孩买了一根雪糕,打开包装先给女人品尝。

  女人笑了。。。

  刘廷眼泪掉落出来。。。



  十分钟后,警局联络人回来,带刘廷和黄雨泽妈妈到证物室。。。

  “就是这两条绳索?”塑料袋里面装着两段有干燥摩擦血迹的麻绳。。。

  刘廷死盯着绳子心脏狂跳。。。

  “根据陈二交代。。。他在被捕前实际上正在准备搬离住所,”

  刘廷突然想到怪不得自己找到那里时,所有的东西都收拾一空。。。

  “他说他有预感你就要找到那里。。。他认为那里已经不安全。。。

  他的原话是:‘连小孩子都能找到的地方。。。太危险。。。’

  他为了掩盖犯罪证据,将受害者遗留的各种杂物也都埋进水泥墙中。。。

  现在既然发现了您孩子的这个。。。

  我希望您。。。也做好心理准备。。。

  剩下的残尸都是细碎或者混合物难以处理。。。因为他要处理成‘鸵鸟肉’。。。

  (看刘廷脸色停止了说话)

  但我们仍然会继续鉴定。。。如果有结果我们会第一时间通知您。”

  “。。。谢谢。”

  黄雨泽一样一样看那些杂物。。。每一样上面几乎都沾染着血渍。。。

  破碎的衣服,抹布。。。菜板,刀具。。。

  突然转身开始呕吐。。。

  然后痛哭起来。。。

  刘廷对警察:“能不能休息一下。。。

  她心理压力太大了。”

  “好吧。。。还有很多东西。。。我们能理解。。。”

  黄雨泽妈妈蹲在地上哭了一阵。。。勉强站了起来。。。

  “我没事了。。。可以继续。”

  刘廷感到胸口仿佛被重石压住。。。

  那种即将发生大事的感觉再次袭来。。。

  看着黄雨泽妈妈一件一件仔细看那些恐怖的证物。

  每一件都担心她会突然说出:“这是我女儿的。。。这上面有我女儿的血。。。”

  屋内飘荡着证物带来的淡淡血腥气息。。。

  刘廷感到自己头痛欲裂即将崩溃。。。

  小声说:“我出去抽一根烟。。。”

  然后转身出去。。。

  走出办公楼,

  刚想拿烟,那种恐怖的大事来临的不安预感突然加强。。。

  刘廷心脏狂跳。。。

  突然知道预感来自于哪里。。。

  来自于。。。刚才外面的那棵树后有人在窥视自己。。。

  那种被监视的感觉。。。

  不应该啊。。。

  警方。。。陈二。。。没有人会在监视自己。。。

  那就是自己的幻觉?!

  自己的脑子再次出现问题?!

  刘廷呼吸加速。。。

  犹豫了一阵。。。突然转头向大树那个方向看!

  真的有人!

  脑袋立即闪进去不见了!

  是幻觉么?!

  刘廷把头转过来。。。

  咽了口涂抹,

  突然再转头。。。

  这次看不到人了。。。

  自己的脑袋总是有问题。。。不可以相信。。。

  但那种不安的预感却越来越强烈。。。

  刘廷感到浑身发痒。。。

  突然下决心。。。

  去树后面看看。。。如果真的自己再次产生幻觉。。。

  那也要面对!

  不能再像当年自己女友被抓时候那样。。。

  因为担心自己被幻觉控制。。。结果错失拯救自己女友的机会!

  再次悔恨!

  跑过那棵树!

  刘廷突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真的有人站在树后!

  不是自己的幻觉。。。

  真的有人站在树后。。。

  “你是。。。香港人?”

  “。。。是。”

  “是不是再找人?”

  “是。。。”

  “你是不是叫刘廷?”

  “是。。。”

  “你为什么才在警局这里出现?我还以为你也能和那些受害者家属们一样整天在这转悠呢。。。

  我已经等你等了好几个月了。。。”

  “在这里等我?。。。”

  “我想你总会出现吧?。。。我又没有别的联系方式。。。

  对了介绍一下我自己。。。

  (似乎不知道该如何措辞)

  。。。我们应该没见过面。。。

  这个。。。

  我是你的儿子。”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