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庙宇正门是老式红漆木门,上面挂着粗铁链和一把大锁。

  刘廷上去摇晃了一下,灰尘落下,

  又检查了一下锁身,布满灰尘,没有被人动过的痕迹。

  “他们都是从后面的木窗爬进去的。”

  两个人绕到后面,草坪没有了,是一大片泥土地,上面留下很多脚印。

  “脚印进行了采样。四个死者的脚印都集中在和我们刚才走过的路线上,

  但那个幸存的女大学生的脚印除了在这条路线上,还有一条是从庙里又跳出来,到外面后脚印有很多杂乱无章。。。

  我们接到报警时候是大概凌晨三点半钟。。。

  报警录音我听了,她口齿不清,说得很混乱。”

  “报警录音给我听听。。。”

  “稍等。。。”拿手机,

  开始播放:“。。。(空空荡荡好像远处飘来的声音,轻轻哭泣)。。。(好像电影里半夜闹鬼的那种空灵感)。。。”

  按照标准规程,警方这边也保持静默:“。。。”

  “我。。。(啜泣)。。。我要报警。。。”

  “小姐。。。您电话已经接通了。。。出了什么事?”

  “我的。。。我的包不见了。。。”

  “哦。。。什么样的包?”

  “你们要帮我找到我的包。。。不值钱。。。但是很重要。。。是我。。。是我最心爱的包。。。”

  “是被抢了么?。。。还是丢失?”

  “。。。我。。。我不知道。。。这里死了四个人。。。都趴在我的旁边。。。”

  警员声音立即增大:“死了四个人?!”

  “(啜泣)。。。嗯。。。他们在我周围。。。我告诉他们我的包不见了。。。出去找。。。但没找到。。。

  回来时候他们就都死了。。。”

  警方背景音里有人开始向高层通报。同时已经定位到女孩位置。。。“我们警车已经出发。。。他们死因是什么?”

  “我。。。我不知道。。。我的包丢了。。。你们快来。。。”电话挂断。

  “这个包里有什么秘密?脚印是她报警后出来找那个包留下的?”

  下属刚想说话,电话响了。。。下属拿起来说了几句后挂断:“头。。。包找到了。。。”

  ”哦?在哪?“

  “。。。苏香儿的家里。。。她姐姐找到了,她和她姐姐在一起生活。。。

  现在她姐姐正在赶来,包也带过来交给我们了,法证科的人大概看了一下,没发现什么异常。”

  刘廷点头。

  “还有外面那些脚印。。。按照苏香儿之前口供,她是在招魂仍然在进行的时候,突然发现的。。。

  她就起身爬出去了,说她当时仍然是光脚裸体,

  “逃跑?”

  “不是。。。是告诉了那几个人,让他们继续,她自己跳出窗子后,她说她慌乱的找自己的包,留下那些脚印,突然听到屋子里面有惨叫声,她又连忙跑回去,结果看到那四个人都突然暴毙,”

  “回来时候已经死了?”

  “不。。。她说她回来时候,那几个人正在地上挣扎,是她眼看着那几个人死亡的。。。”

  “没有其他人?”

  “因为就这一个入口,她说没有看到其他人。

  泥地上的脚印确实是光脚留下的,她的脚上也确实有变干的泥土。。。

  那四个人死亡后,苏香儿先报了警,然后就再也没有离开那里,先是哭泣,然后发呆。。。

  直到我们的人到达后,才从里面出来。”

  两个人翻过矮窗框,

  里面一股燃香的味道,水泥地面多处开裂布满灰尘,四面墙拐角密密麻麻脚印应该就是那四个人招魂留下的,

  正中间一块大防潮布,旁边整齐的摆放着苏香儿的衣服,

  四个角落,每个角落躺着一具尸体,

  和下属描述一样的打扮,血滴描画出来的眼睛和嘴,手脚身体都扭曲举向天空显示他们死亡前抽搐挣扎最后定格的状态,

  邪教信徒一样的三角白粗布帽子把他们脸遮盖上,

  但刘廷仍然能想象出他们嘴因为痉挛张到最大,眼球暴出,肌肉紧绷的扭曲恐怖表情。

  法医正在检测。

  “有外伤么?”

  “没有发现。。。症状上看,像心脏病突然发作。具体结论还要回去做进一步检测。”

  刘廷点了点头。

  屋内已经开始出现腐肉的臭气,

  苍蝇在空中旋转。

  正北方向一个香炉,里面有刚刚燃烧尽的佛香,

  还有几个小点在香土里:“这是人的血液,他们扎破手指时滴落的。”

  后面佛龛上,一尊巨大的涂黄铜金佛,脸上表情似乎在享受什么。。。

  更准确地说,似乎是正处在性高潮的紧绷又放松的笑容,

  穿的佛衣全部都是一个一个小金元宝组成(财),

  身体并不直立,而是侧躺倒,好像马上要睡觉一样(睡),

  手里拿着一个金箔,上面刻着八个字:“天上地下,唯我独尊。”(权)

  下面摆满各种山珍美味的碟碗,另一只手拿着一双筷子,似乎正要吃东西(食)。

  同是一个穿着佛衣的女孩,正在无欲佛下面位置,背对着似乎正在。。。(色)。

  “好狂妄的人生态度。”

  “怪不得遭天谴。。。现在还害死了这四个人。”

  “这个案子你们看出来了么?这次很麻烦。”

  下属询问的眼神看刘廷。

  “动机上来看,这四个人就是想来和那个(刘廷差点脱口而出小妖精三个字,苏香儿那双波光流动的眼睛在刘廷脑海里晃动。。。一股邪恶的勾引感觉。。。为了不让别人发现自己情绪的波动,刘廷改了词)。。。和那个女大学生占便宜。。。

  没想到把命搭上了。。。

  女孩受到了惊吓,反复提到自己的包丢了,现在包却在家找到了,应该只是大脑为了逃避恐怖现实的一种注意力转移,”

  “头,你是说包本身不重要?”

  “对。。。很多人死了亲密的人后,都会把注意力放到某一个物件身上,这可以防止人精神崩溃。

  至于她跟这些人上山是自愿的,还是被逼迫或者灌药,还要继续调查。”

  “那这几个人的死因呢?”

  “这是最麻烦的。。。如果真的都是心脏病发,那就应该有一个共同的诱因。”

  下属突然邪恶的笑:“会不会一想到马上要喝那么妖艳的同学上床。。。兴奋造成的?”

  刘廷一阵反感:“不要开这种玩笑。”

  那不是妖艳。。。那是一种更深层的。。。精神上勾引人的感觉。。。

  那是一种无比诱人。。。却又让你感觉你可以很容易得到她。。。又可以毫无顾忌随心所欲的可怕吸引力。。。

  凡是唾手可得似乎不用任何付出的好处。。。刘廷总是会觉得。。。这会不会是一个将来要加倍偿还的陷阱?

  “你们要仔细检查他们带来的食品和饮料,看看里面有没有异常。。。”

  “食物中毒?”

  “有这种可能。。。(刘廷长出一口气)。。。但我觉得可能有更深层的可怕原因。。。”

  “什么意思?头?”

  “就算是食物中毒。。。

  这里有一个逻辑漏洞。。。”

  “什么逻辑漏洞?”

  “你看他们分别躺在自己的位置上。。。能看出来什么问题么?”

  下属想了想。。。摇头。

  “这说明他们。。。一定是一起发病的。。。一分一秒都不会差。。。”

  “我不懂。。。为什么?”

  “如果有先后的话。。。假设先有一个人发病。。。你看他们身体肌肉扭曲的程度。。。

  这是要多么痛苦的死亡过程。。。

  怎么可能死前不发声痛苦嚎叫?

  任何一个人一旦开始痛苦嚎叫,其他三个人会怎么样?”

  “一定会第一时间去看那个人出了什么事情?!”

  “对。。。

  可是她们四个每个人相距都那么远,各自躺在地上挣扎,说明他们发病的时间几乎都是同步的。。。

  就算他们都吃了同一种毒药最后导致发病,

  每个人体质、吃入毒药的剂量等等都不会相同。。。

  那么他们都好像上了定时闹钟一样同步发病的可能性有多大?”

  “几乎是不可能的?!”

  刘廷点了点头。。。

  苏香儿的脸又在刘廷脑海中浮现。。。似笑非笑。

  转头看那个大佛。。。

  突然脑海中形象更加具体。。。

  刘廷躺在那里。。。

  苏香儿则在自己的下边。。。

  带着陶醉的笑容,一边在动。。。一边对着自己浅笑。。。

  为什么自己只是刚刚见过她。。。就会对她有这样的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