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或者刘廷只是杀了自己女友,和一直在云平镇那一带传说的吃人狂魔没有关系?
  对于民间谣传的8点之后吃人一件事情,上级多次询问批评过自己。。。
  但地方警察对传闻不愿意调查和证实。。。大部分都是被拐卖或者自己走失,捕风捉影的事情一旦开始查起来,按照自己经验,就算没有吃人狂魔也会查出来其他麻烦事情。。。
  到时候就是忙活一通反倒显得治安恶化。。。更容易惹上级不高兴。。。
  现在刘廷出现。。。如果就是他吃人。。。一连串把这个谣言也给解决了。。。那该多皆大欢喜。。。

  前面的发错了把上一个小说的又发了一遍。

  这个是正常的更新。

  刘廷沉默了几秒:“。。。你觉得哪个是正确答案?”

  苏香儿的姐姐眼神突然暗淡:“。。。也许这两个都是正确的答案。。。她心里到底是邪恶还是善良,都无法控制她对别人的吸引。。。”

  “当年你们的父母以你们为傲么?”

  冰冷的口气:“他们俩?。。。他们明显更喜欢她。。。对我就一般了。”

  “你怀念他们么?”

  “现在都过去了。。。他们要是活着,我(没有用我们)也许不用在孤儿院受那么多苦。。。

  不过反过来说。。。我也可能不会有今天的一切。。。你们现在仍然还没抓到凶手么?”

  “抱歉。。。还没有。”

  “如果这次的案子还没抓到凶手,是不是帐又要算到我妹妹头上?”

  “我们不会冤枉好人。”

  “说得好听。。。

  其实我的妹妹她已经被毁了。。。”

  “为什么这么说?”

  “不论你们能不能抓到真凶?她也会更被你们这些看热闹的人妖魔化。。。

  我们当年居住的村子禁止我和妹妹进入你知道么?”

  “还有这样的事?”

  “这次案子发生在村子后面的无欲庙,村里那帮蠢货又愤怒。。。又害怕。。。

  半夜我已经接到几次有人给我们打恐吓电话。。。”

  “你担心你妹妹?”

  “不论她将来遇到什么事情。。。我会保护她。。。保护她不受到你们这些人的伤害。”眼神带有敌意。

  屋子里让人不舒服的安静了几秒钟。。。“今天上午我去了村里。。。”

  “你去那里干什么?”

  “去看你父母当年死亡的案发现场。。。”

  苏香儿姐姐有些吃惊。。。沉默了几秒没有说话。

  “遇到了一个女人,自称会驱魔的大师。”

  恶狠狠的口气:“我知道那个女人。。。是个江湖骗子。。。

  她说什么了?”

  “说我。。。(刘廷说到这里立即停嘴,不能说实话,不能说那个女人说的话和自己有关)。。。

  说你的妹妹会遇到一个男人,

  会被那个男人的真心吸引。。。

  然后你妹妹和那个男人,会一起走向毁灭。。。”

  刘廷说完,有些紧张的看苏香儿姐姐的反应。

  苏香儿姐姐愣住了几秒钟,突然忍不住笑了起来:“吸引我妹妹?不可能。。。只有我妹妹吸引别人。。。

  (突然表情认真起来)她是个冷血的人。。。

  你看过十年前案子的结案报告吧?小孩子遇到死人的场景。。。会像她那么冷静么?

  当时我在寄宿学校,没看过案发现场。。。

  但我在梦里梦见过。。。那种场景只是模模糊糊想象一下。。。我就要疯了!

  可是她(人称从妹妹变成了她)呢?

  这次四个男生死亡。。。

  听说都抽搐的身体变形了。。。她居然就坐在屋子中间一动不动。。。听说那里完全黑暗。。。

  坐了一个小时。。。正常人会不会疯掉?

  她缺少感觉到恐惧的能力。。。

  这样的人也缺少爱的能力。。。

  我要是告诉你我很爱她,但她却完全不在乎我你信么?”

  “你这么说,似乎是在嫉妒她?”

  “嫉妒?(冷哼)

  她是我妹妹。”

  “那也会嫉妒。”

  “她缺少感情波动。。。

  总是那么平静。。。

  我从来就没有看到她哭过你知道么?

  从来没有哭过。。。

  想象满变态满可怕的。。。

  我很反感她这点。。。

  我是一个直脾气的人。。。

  但我经常猜不透她到底在想什么。。。想要什么?

  我比她。。。更像一个正常人。

  如果你碰到的那个老巫婆说我会被什么人吸引爱上。。。

  我倒觉得有这个可能。。。

  当然。。。你会认为对方是个有钱人所以我产生真感情。”

  “。。。”

  “不说话?你不就是这么看我的么?你看这栋房子的眼神。。。和大部分人的眼神都一样。。。

  但是我妹妹会被什么人吸引爱上对方?。。。

  这绝对不可能。。。

  如果真有这样的男人,我倒要看看他会什么法术?”

  刘廷沉默了几秒钟,自己不可能有这样的魅力。。。

  刘廷突然问道:“你爱你的父母么?”

  “。。。当然。。。”

  “似乎回答得不那么干脆?”

  “他们偏心。。。所以我对他们。。。有恨意。”



  刘廷拜托苏香儿姐姐上楼询问一下苏香儿是否可以和自己谈谈。

  苏香儿姐姐想要讽刺刘廷为什么这么彬彬有礼,但没有说出来。

  苏香儿姐姐上楼后不久:“刘警官。。。你上来吧。”

  苏香儿的妹妹已经换了一套白沙底印花长裙,头发扎上仍然有些潮湿,

  没有化妆。。。

  站在走廊里,远远看到刘廷:“刘先生。。。刚刚不好意思。。。”

  刘廷回想起刚才的画面,尴尬地笑了一下。

  “我们能到阳台上聊天么?我想吹吹风,把头发自然吹干。”

  曾经有人对刘廷说过,有一类女人很会用不着痕迹的小要求随意又亲切的展示一点点诱惑。

  现在有这种感觉。

  刘廷点头。。。同时突然感觉自己对对方防备起来。

  那种少女异性的吸引力,让刘廷感到不安。

  两个人在二楼阳台坐下,

  远处的海岸山峦,有小鸟落到阳台栏杆上。。。

  苏香儿优雅的转头,看着小鸟露出节制的微笑。

  “我今天去了你们小时候住的村子。。。”

  脸仍然朝向小鸟的方向,

  但微笑渐渐凝固。。。没有说话。

  “你父母去世时候你多大?对那时候的事情还有印象么?”

  声音平静:“七岁。。。或者是八岁。。。

  我在家里后面的院子里玩过家家。。。”

  “和谁玩?”

  “和爸爸妈妈给我的那两个玩偶玩。。。

  后来饿了,我回家想吃饭。到处都找不到他们。

  后来上楼,看到他们都已经。。。

  我愣了一阵。。。

  转身去找邻居了。”

  “你不害怕么?当时?”

  “我忘记了。。。也许没想那么多吧?”

  好像苏香儿姐姐说的,缺少感觉到恐惧的能力?

  “为什么去找邻居?”

  “那家的阿姨对我很好,我父母经常吵架。。。吵架的时候我爸爸有时候会打人,我就会躲到她家,她还会给我做吃的。。。”

  口供上那家女人说很讨厌苏香儿,感觉她身上有一股邪气。。。

  只是因为是小孩子不好拒绝。

  “那你父母呢?你觉得他们对你怎么样?”

  “他们?。。。他们更喜欢姐姐吧?。。。”

  “不喜欢你?”

  “对我也不错吧。。。本来他们生我时候,是想生一个男孩。。。

  我可能让他们有些失望。”

  “虐待过你么?”

  “没有。。。对我还不错的。。。”

  “你喜欢你姐姐么?”

  “。。。她是我姐姐。”

  这样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