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苏顺门,生于1952年4月11日,广东潮州人,62年大饥荒时逃荒到香港,后港府大赦时取得香港身分。生前一直居住于大鱿村,

  职业是棺材铺老板。

  案件发生后,警方初期怀疑是仇杀时,有村民提供线索,说苏顺门确实得罪过不少人,在村子里口碑很不好。

  得罪人的方式也很可笑。。。

  村子里有人死亡后,他就会立即上门,一般台词是这样:‘你家是什么什么人家,能买得起什么档次棺材,明天就给你送来。。。’

  不管对方失去亲人感受,对对方财力品头论足,而且强买强卖,

  很让人反感,

  白喜事时,村里人都会随分子钱,苏顺门也一概不给,

  理由是:‘棺材价格都给你打折了,赔那么多钱还不抵我那点分子钱?我比别人大方多了。’

  大部分人家都觉得一个村住着,而且刚死人不愿意再发生冲突,就都忍了。

  但他第二天棺材运到,会立即伸手要钱,不管你脸色好坏什么心情,只有拿到钱才安心,而且一个子都不可以少。。。

  有人家反感他那个要钱不要脸的做派,棺材送上门的时候就说我们在别人家订了,

  苏顺门就会堵在门口骂街,说都是一个村的,给你们棺材价占便宜了你还肥水流外人田,能骂上很长时间,曾经为此和不少家人家发生冲突。

  但这样一来那些心软的胆小的怕麻烦怕打架的就更不敢不用苏顺门家棺材。

  警方按照这个情报当时重点排查了多户曾经发生过口角的家庭,

  但最后都排除嫌疑,没有收获。

  案件发生后,因为苏顺门和他的老婆都是大陆移民,无法联系到他们其它亲属,

  苏香儿和她的姐姐被送到孤儿院,警方按照标准流程在征求了苏香儿姐妹两个的意见后,

  对家产进行了整理。

  房屋放盘,但没有人肯购买凶宅,一直闲置到现在。

  苏顺门共留下港币二十三万七千元三百五十二元七毫(角),藏在卧室床下地板里面、厨房厨柜后面,以及厕所水箱后面,所有现金都在家中保存,没有银行存款。

  几处藏钱地点都是苏香儿姐姐向警方指出,“无数次看到半夜时自己的爸爸悄悄检查整理这些钱。”

  苏香儿姐姐像大人一样:“你们要用这些钱,安排好我们在孤儿院的生活,还有我们以后上学,嫁人。”

  在场警员很惊叹,之后感到很心酸。

  其中卧室地板里面应该是临时藏钱地点,硬币的堆放方法让警方惊叹,

  按照当时的记录:“硬币按照面额大小依次排列,整齐的堆成几个小山包,

  硬币上下左右都完全对齐,硬币上面的图画字体都完全朝向正北方向,死者生前每天都应该耗费大量时间充满热爱的完成这些完全无用的细节。

  另外警方还在屋子后院地窖里发现了一个储物间,

  里面整整齐齐放满了完全无用的破旧衣服,破鞋,啤酒瓶子(苏顺门不抽烟、不喝酒),塑料水瓶,铁丝电线(捆绑特别漂亮),别人丢弃的破电视机,收音机,洗衣机,一摞一摞的纸盒子,

  像一个垃圾收集站一样。

  苏顺门死亡后,隔壁小卖店的老板娘找到警方要求将苏顺门欠的151块五毫买东西钱清账。征得苏香儿姐妹同意后,警方进行了偿还。

  老板娘噘嘴讥讽:“估计是有人来偷钱时候苏顺门和歹人搏斗死的吧?”

  “为什么这么说?”

  “苏顺门来买东西,基本上口袋里一分钱都不带,全都是赊账你知道为什么么?”

  “为什么?”

  “欠多了后他就会对我说我也是你家大户,买这么多东西还不给打个折?。。。

  简直就是个极品。。。”

  苏香儿麻木的在一旁没有反应,苏香儿姐姐好像事不关己在一旁冷笑,就好像说的不是自己父母一样。

  案发后,警方在村子里挨户排查时,

  发现有两个租住在村里的年轻人从案发当天起,突然一直没有回到住处,

  情况引起了警方注意,

  警方将他们列为疑似对象,

  专门派人到他们打工的茶餐厅,发现他们也是从案发第二天起消失,没有打招呼,之前也没有任何反常迹象。

  警方立即将这两个人级别调高,向全市发布图像协查通告,同时到他俩朋友亲戚父母家里寻找,

  结果当天下午就在往澳门去的码头将他们两个截获。

  两个人被分别审问。

  警察:“你们去哪?”

  “去旅游。”

  “去澳门找工作。”

  警察:“为什么这个时候去?”

  “我俩刚发工资。去赌两把痛快痛快。”

  “我俩手头没钱了。就想去澳门找工作碰碰运气。”

  警察:“茶餐厅那边为什么也不打个招呼就突然离开?”

  “老板对我们不好。我俩不想再理他了。”

  “我俩准备到澳门就给老板打个电话辞职。”

  警察:“你们住在村里时,和苏顺门家熟悉么?”

  紧张:“不认识。。。没听说过。”

  表情紧张:“认识。。。那个。。。村口卖棺材的。。。”

  警察:“现在你们被分开审问,你那个兄弟在隔壁。。。如果你们两个口供不一致,我们就很容易发现你们其中有一个人在撒谎。。。

  如果撒谎的是你,而你兄弟交待了实情。。。

  那么他可能会在将来轻判,而你会获得重刑。

  你知道么?”

  脸色变得苍白。。。点头。

  脸色变得苍白。。。“我交待。。。我都说出来。。。”

  两个人打工的茶餐厅在大鱿村东边五公里的集坊街,

  半年前夏天一个闷热下午,

  空调配合电扇吹来吹去,两个人中的老大值班,一个客人都没有,老大昏昏欲睡时,

  一个三十多岁女人走了进来。。。

  很不客气地在老大桌子上一敲,自来熟的说道:“来客人了还睡?!”

  老大一下子被惊醒,连忙回头不满的看,

  是一个村子里住的苏顺门的老婆。。。

  连忙起身擦眼睛拿菜谱。

  “苏姐来了。。。”

  “这你老板看到了不管啊?”

  “嘿嘿嘿。。。”

  苏顺门老婆很喜欢这个男孩,显得有点笨,但看着很老实。

  这次她看走眼了。。。

  拿菜单。

  “不用了。。。来个冰柠檬水。”

  “好。。。”

  老大转身向后喊。。。

  这时候突然身边电话响了,是一条短信。。。“哥。给她端完水进后厨。。。”

  老大很疑惑,

  一分钟后走进后厨:“出什么事了?不直接喊我还要发短信?”

  老二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向外面使眼色。

  “到底怎么了?”

  “那个苏姐你看在干什么?”

  老大疑惑的小心掀开帘子,

  苏姐一只手握住那个冰水杯慢慢的转来转去,

  另一只手拿着手机,一会看看门外,一会看看自己手机,

  有些魂不守舍。

  老大:“看不出来。。。等人?”

  “前几天我值班的时候,也是这个时间。。。

  要是我没估计错的话,一会电话一响,她就会出去。。。

  你说她一个家庭主妇为什么这个时间到外面来?”

  “有事情呗。”

  “家里有那个长得特好看的小女儿要照顾,有什么人要来,直接到她家多方便?

  而且你忘了她那个老头苏顺门?看菜谱什么都喊贵。。。

  到这里从来就要杯开水还不给钱,

  她老头要是知道她居然点15块钱的柠檬水,还不打死她?”

  两个人嘿嘿偷笑。

  老大:“她会不会是在偷人?”

  老二:“你有没有兴趣?”

  “干什么?”

  “老板不在家。。。一会她走的时候,你跟出去。。。去看看?”

  “你怎么不去?”

  “我胆小。。。”

  突然外面有动静:“埋单!”是苏姐的声音。。。

  老二立即用手指外面。。。

  老大犹豫一下。。。点了点头。

  结帐后苏姐离开,

  老大犹豫了一会,

  跟了上去。。。

  如果再有一次选择机会,

  如果老大知道后来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一定会选择。。。不那么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