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弟弟还要收拾东西,立即被哥哥制止:“你大包小包别人看到了傻子都知道我们是跑路!你怕不引起别人注意?!”

  “那什么都不拿?”

  “就拿钱,别的都别动,装成我们好像随意外出那样。。。”

  弟弟有些舍不得,但还是听哥哥的两个人迅速离开,

  按照哥哥指示,两个人分开分别到两个朋友家住了几天,也没有向朋友吐露任何有关的事情。

  因为钱不够维持多长时间,两个人决定过海去澳门找工作顺便躲避一段时间,结果被警方抓住。

  警方在经过一段时间调查后,抓到了两兄弟第一次见到的那个刻玩偶的人,

  四十多岁,和兄弟两个描述的一样,黑瘦,有些秃顶,出乎意料的是看起来很老实。

  “我十二岁时候随父母从大陆到香港。我爸打家具养活我们,

  我家造家具是祖传的手艺,我按照家族传统,也是和父亲从小时候学起。”

  “现在在哪工作?”

  “粤龙木器厂,不过快倒闭了,竞争不过内地企业。”

  “倒闭后你靠什么为生?还是做家具?”

  “(很感慨的表情)现在谁还找人做家具,都是买现成的。。。

  为了我考虑过,有三条路(条理性很强的表达),进装修公司,但执照不好考,而且我年龄大了,那个劳动强度我干不了几年。

  或者去大陆木器家具厂,不过我不想去,要离开老婆孩子,我舍不得。。。”

  “第三条路呢?”

  “就是彻底转行。。。我现在在考保安执照。。。孩子快毕业赚钱了,我要求不高,能维持现在收入就行,我和老婆每个月还有剩余,还能帮衬孩子点。。。

  其实还有第四条路,就是领综援,不过那太丢人!我是手艺人,怎么能靠别人养活。”

  警察对他印象不错。。。一个负责任的男人。

  “你多次提到你老婆孩子,提到时候表情能看出来挺开心的,挺以你家庭为荣。。。”

  对方咧嘴不好意思地笑了。

  “那为什么还偷情?”

  笑容立即不见。。。

  眨眼睛,想了一阵。。。

  头地下了,表情羞愧。。。“今天你抓我们这个事情,会不会告诉我家里?”

  “恐怕瞒不住。。。”

  对方咽吐沫,喉结动了一下。。。头埋得更深:“我住在林村,以前不认识苏顺门老婆。。。
  一年前她找到我说要做小人。。。我就给她做了。。。”

  “说做这东西干什么?”

  “我问过,她说要给孩子当玩具。。。”

  “做过几个?”

  “八个。。。”(苏香儿和她姐姐口供说是四个)

  “八个?你记得清楚么?”

  “前后很长时间。。。第一次要一个。。。第二次要一个, 后来又要了三次也不四次,每次两个。。。”

  “都是交给苏顺门妻子么?”

  “都是。。。只有倒数第二次还是第三次,是一个小女孩来取得。”

  “小女孩?。。。(两个警察互望一眼,同时想起来村子里都传的苏香儿的说法。。。警察私下里八卦时,也对这种邪异力量的猜测话题很感兴趣,只是不能按照这个方向去查案。)

  (几乎脱口而出)那个小女孩是不是叫苏香儿?”

  “好像是吧。。。”(警察互相看了一眼。。。这算不算又是苏香儿有问题的一个证据?)

  木工师傅摇头好像在回想:“就是苏顺门他家两个女孩中,比较大那个。。。嗯。。。对。。。就是她。”

  “比较大的那个?!”

  “对。。。名字我有些含糊。。。都是什么香啊,什么的。。。不过两个我都见过,是那个个子较高的。。。”

  那就不是苏香儿。。。

  警察的兴奋劲消失。。。

  “她来取的时候说是自己妈妈让来的。。。怎么警官这有什么问题么?”

  警察没有回答对方问题,转头问:“这八个玩偶,都是给孩子当玩具的?”

  “应该是吧?”

  “她要那么多干什么?”

  “说是多了才好玩过家家。。。小孩子喜欢。。。”

  “那脸都雕成什么样子?分男女么?还是仿造什么人?”(这个问题是一个陷阱。。。按照老大的口供,小人他看到的时候脸是平的,完全没有五官,而现场找到的玩偶明显是模仿苏顺门和他老婆的样子。。。如果这个木工师傅说刻了脸,那就说明木工师傅活着老大至少有一个人在撒谎。)

  “她特意嘱咐我。。。不让我刻脸,我给她的时候,都是没有脸的。。。”

  “不让你刻让谁刻?”

  “说是要找一个画匠给画上。。。就好像京剧脸谱一样。。。还要给玩偶刷油彩。。。

  苏顺门老婆对我说的话我还记得,说你看这样一个光秃秃的玩偶,也没有脸,看着你不觉得挺吓人么?像是干尸似的。。。

  给小孩子玩不把小孩吓哭啊?画上油彩就不一样了。。。那就好像活了一样就可爱了。。。”

  “你确定是画油彩?”

  “确定。”

  “你亲眼看到过么?”

  “那没有。。。”

  苏香儿手里拿着的那两个玩偶,身上没有油彩,脸也不是画上去的,而是雕刻成的。。。

  “你和她怎么开始有那种关系的?”

  对方听到这个问题,立即头又低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