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连续两日,苏香儿没有离开别墅,

  夜间有短暂的开灯时间,应该是用来梳洗。

  其他时间她没有声息(手机只要不取出电池,就算不开机,警方就可监控到手机周围声音),

  苏香儿姐姐也从来没有和苏香儿进行过交流,

  早中晚餐有钟点佣人做好,苏香儿只吃了两顿晚餐。

  第二天夜里,苏香儿电脑开机。。。

  她搜索了有关案情的报道,随意安静的浏览了几个网页后,

  发现了那个大师与刘廷相遇的视频。。。点开。。。

  监控声音里传来清脆的鼠标操作声音,

  苏香儿对警方来自东边山上密林里面的远程监视拍摄没有防备,房间没有窗帘遮挡,警方可以通过高倍摄像机拍到苏香儿表情。

  刘廷看着苏香儿电脑屏幕里自己出现,肾上腺素疯狂分泌,

  其他警察都保持沉默担心激怒刘廷。。。

  苏香儿的脸上反射电脑的荧光,一种幽灵般的空灵怪异美感。。。

  刘廷尽量躲避显示苏香儿脸孔的屏幕,

  苏香儿表情平静,看了大概一分钟对话的前半部分,

  突然移动鼠标将视频向前快进,

  刘廷表情如常,身体没有动作,仍然盯着屏幕。。。

  但心里一阵极度失望的感觉。。。

  她对自己显然兴趣不大,也不信那个大师的说法。。。

  挪到后半段又看了一阵大师对当年案情的描述,以及苏家四个人星座命理的分析,

  只看了不到半分钟网页突然被关闭。。。

  露出电脑的桌面。

  苏香儿没有移动,静静坐在电脑前好像发呆。。。

  又重新打开网页,

  再次搜索“苏香儿”三个字,

  出来的前十个页面都是案件猎奇和当年惨案解密之类的帖子,

  苏香儿表情仍然平静,

  慢慢挪动屏幕看上面的内容,

  最后打开一个页面,

  大概浏览了一下解密内容,

  刘廷也同步看了那个内容,里面对案情配了几张血腥恐怖的照片,将苏香儿一家人小时候的合影处理成满屏颗粒老旧照片的那种效果有些阴森,

  苏顺门和妻子搂着苏香儿和姐姐,一起带着微笑的全家合影。。。

  苏香儿胳膊离开鼠标微微抬起指向屏幕,但被屏幕遮挡看不到她手指在做什么。。。

  所有警察都对苏香儿充满好奇都围拢过来观察。。。

  一个下属:“她好像手指头在上下摩擦屏幕。。。”

  另一个下属:“是在抚摸那张照片。。。”

  话音落下,屋内所有人都立即赶到一股阴森的寒意。。。

  过了十几秒手放下重新操作鼠标。。。

  苏香儿表情似乎有些暗淡。。。

  也可能是屏幕显示的错觉。。。

  屏幕开始向下滚动,移动到评论区。

  苏香儿开始慢慢阅读,

  评论主要分成三种:对案件感到恐怖、对案件本身的猜测和评论,

  以及对苏香儿美貌,勾引男人,以及如何杀死那几个同学还有自己父母的邪恶特质恐怖性格的调侃和意淫。。。

  网络上网友肆无忌惮的调侃和辱骂,苏香儿耐心的,一条一条看下去,

  表情仍然平静,

  所有警察都紧盯屏幕,希望能看到她的爆发或者异常。。。

  但就那么一条一条读下去,

  读到最后,

  苏香儿用鼠标点选了发言框,

  两只手都放到了键盘上,

  但之后过了十几秒钟,

  一个字也没有打。。。

  “你们猜她要说什么?”

  所有人一起摇头。。。

  手放下了,

  苏香儿重新握住鼠标,

  静止了几秒。。。

  把网页关掉。。。

  又静止几秒。。。

  把电脑关机,

  慢慢站起来。。。走到窗口,

  微风吹动她的头发,

  她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你们猜她在想什么?”

  “她在想怎么报复吧?”

  “报复谁?”

  “报复所有人。。。。所有男人。”

  屋内大家哄笑一下,发现刘廷没有反应就立即都平息了。

  苏香儿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呢?



  第三日,苏香儿打了一个电话到学校,

  然后简单梳洗一下后,简单描了描眉毛(眉毛有点浅),

  从衣柜里找了一条裙子穿上,照镜子后,又换了一条裙子,

  明显比第一条宽松,保守,

  女下属:“老被人骂狐狸精骂怕了吧?”

  男下属:“人家有资本。。。要胸有胸,要脸嫩脸。。。不露肉也大把的男生追求,(夸张的眼神看女警)和某些女人不一样。。。”

  “讨厌。”

  出门开车(宾利gtc)离开。

  警方立即开始跟踪,

  下山后向西北开去,过石塘嘴直奔香港大学方向。。。

  “养了几天后终于还是要回学校。。。”

  “跟紧。。。到学校后怎么跟踪安排了么?”

  “他们这几天有国际交流活动,我们已经和学校打过招呼,没问题。”

  车子进入校园后,直奔办公楼,

  苏香儿下车,走进大楼。。。

  “要销假么?”

  “不回学校,怎么再和男人接触对不?再美的脸不用也等于没有。”

  刘廷并不制止这种调侃,对旁边女警使了一个眼色:“你跟上去。”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