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为了大局着想,我不得不这样做,有些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就算他是我身边最亲近的人也不行,倒不是怕他出卖我,而是怕他无意间说走了嘴,万一要是被那黑衣人知道了,那就麻烦了。

  顺子这人心眼太实,不适合干这费脑细胞的活,但我心里还有另一个担心,就是在没有明确查明谁是黑衣人时,除了我和焦八以外,全船任何人都脱不了嫌疑,珍妮都不例外。

  我想起顺子当天离开过休息仓,他说他是去厕所了,可谁知道是还是不是呢?虽然他跟我认识多年,有如亲兄弟一般,我自认为很了解他,也不想怀疑他,可往往有些时候,越是不可能的人,就越可能,我还是多加小心的好。

  顺子露出开心的表情,也一把搂住我的肩膀说,“这才是兄弟吗。”

  焦八在他后面偷笑了两下,我转头瞪了他一眼。

  我们吃过饭后,又闲了下来,觉已经睡足了,也没有什么事儿可干,顺子和焦八两人在休息仓看电视,我则是去操作室找麦老。

  我来到操作室的时候,那老家伙正靠在椅子上睡着,看来他也累了,我随手拿起他的外衣,正打算给他盖上的时候,他猛的睁开了眼睛,与此同时他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速度快的甚至连我都没反应过来,简直可以称之为闪电般的速度了。

  我瞬间就愣住了,吃惊不是他的速度快,而是他敏捷的反应能力,我很肯定一点,这老家伙的敏捷能力绝对在我之上。

  他一看是我,立马松开手说,“不好意思啊,有点累了,本想坐着休息休息,没想到就睡着了。”

  过了几秒钟后我才反应过来说,“哦,没事,我怕你着凉,想给你盖上点。”

  麦老站起身子,活动了几下脖子说,“没关系,我习惯这么睡了。”

  我笑笑,随口问道,“麦老,我们现在到哪了?距离沉船的位置还有多远?”

  “如果我没说错的话,咱们应该是到了。”他左右看看,一脸认真的说道。

  他这句话刚说完,我就看到前方不远处有有灯光,很明显,那是一艘渔船,我有些兴奋的指着前方说,“麦老,你看,是渔船。”

  “恩,看到了,看来咱们来的还挺是时候,他们还没开始呢。”他加大油门,快速的往前面渔船的方向开过去。

  “是我们的渔船吗?”我问道。

  “应该不会错,这个地方,很少有人知道的。”麦老看着前方回答道。

  我们现在到底在哪,我都有点迷糊了,管他娘的呢,爱在哪在哪,想那么多干嘛,现在距离越来越近了,我借着强大的灯光,终于是看清楚了,这艘渔船,果然是珍妮的渔船,“终于让咱们给找到了啊,麦老你说的真对啊,他们还真就在这。”

  “通知焦八他俩去甲板集合,咱们准备登船。”他话说完,拉响了船上的鸣笛,这是要明着告诉他们,我胡汉山又回来了。

  我跑到休息仓死,这俩哥们坐在椅子上又呼呼的睡着,我上前一人给了一脑瓢,“醒醒,醒醒,都他妈别睡了。”

  “怎么了义哥?不睡觉干嘛,有啥事儿啊?”焦八睁开睡眼,一脸不乐意的说道。

  “找到珍妮他们的船了。”我这句话刚说完,焦八‘腾’的一下就站立起来,“真的?找到了?”

  顺子也立马站起来问道,“这么快?麦老厉害啊。”

  “少说废话,走,去甲板。”我们三个人快速的来的甲板上,现在我们两条渔船离的很近,顶多也就几十米远,看的很清楚,麦老依旧响着鸣笛。

  我看到珍妮和李欣已经站到了甲板上,当然还有其他的水手,他们果然没事了,亏我还担心他们的安全呢,我想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咱们居然还活着,并且还他妈活的很好。

  等麦老把船开到珍妮渔船旁边的时候,我冷笑一下,挥着手说,“两位美女可好啊,有没有想念哥哥啊?”

  珍妮的脸上露出惊讶和少许的喜悦,而李欣的依旧是那副死面孔,不冷不热的,麦老从操作室走出来,好像是打着招呼说,“大家都没什么事吧?”

  珍妮这才缓过劲儿来说,“我们没事,你们...你们居然还活着?”

  “废话,你以为我们死了呢啊?听你这话,你好像很盼着我们死啊。”我毫不客气的来了一句,我们出海给你卖命,到头来你居然盼着我们死,这他妈像话吗。

  “不是不是,我当然不是这意思,看到你们还活着,我太高兴了,快快快,放桥板。”珍妮脸上露出了微笑,也不知道这微笑背后是真是假,桥板随后放了下来,我们四个人一个接一个的又回到了原先的渔船。

  焦八看了一眼船上的人员,很小声的跟我说,“义哥,没发现有大胡子的人在。”

  我轻轻的点点头,麦老则是不动声色,很随意的跟他们打了个招呼,顺子没什么话,除了李欣以外,他看见谁就跟谁笑着点点头。

  这时我故意看了李欣一眼,别有用意的说,“李大小姐一切都安好啊?没受什么伤吧?”

  李欣冷哼一声说,“不劳你挂念,我很好,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

  靠,什么东西吧,看她这副傲慢的嘴脸我就来气,真以为自己了不起了?我冷笑一下,没搭理她。

  珍妮随后问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们是怎么逃出来的?”她应该是在问那艘沉船的事情。

  麦老左右看看,很随意的说,“一句两句也说不清楚,走吧,回休息仓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