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不是,麦老是我们学校的客座教授,很有知名度的,喂,这是哪跟哪啊,你该不会真怀疑他俩吧?”珍妮反应了过来,她一脸天真的表情问道。

  我故作开玩笑的说,“没有没有,哪能呢,我就随便问问,走,回去吧,外面太冷了。”

  我和珍妮各回各的休息仓了,顺子和焦八正跟另外两个水手打扑克呢,看到我回来了,焦八笑着问我,“要不要玩两把?”

  我手一摆说,“我对这东西不感兴趣,还是你们玩吧,我睡觉了。”焦八撇撇嘴,又跟他们继续战斗了。

  我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由于疲惫的关系,我很快就进入了睡眠,这觉睡的很安稳,没做任何梦,也不知道我睡了多久,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轻声喊我的名字,“义哥,义哥,醒醒,醒醒。”

  接着就是轻轻摇晃我的身体,我猛的睁开眼睛,借着窗外的月光,我看到有一个人站在我面前,好像是焦八,我看的不是很清楚,“是谁?”

  “嘘~~~是我义哥。”果然是焦八,他直接坐在了我的床上。

  我坐起身子,看他一眼小声问道,“你有病啊?大半夜的喊我起来干嘛?”

  焦八从手里拿出一个东西说,“不是我想喊你,你看这个。”

  我伸手接过来一看,是一张纸条,“什么意思?我可不搞基啊。”这小子闲的没事儿给我送什么纸条啊,这大半夜的,瞎搞。

  “我操,跟你说正事儿呢,你看看就明白了。”焦八的语气加重了,看来不像是开玩笑。

  我赶紧把纸条打开,我往窗口上挪了挪,借着外面的月光,我看到纸条上面有一行字,当我把这一行字看完的时候,我脑袋嗡的一声,差点炸开,这上面赫然写着,‘把女尸嘴里的东西收好,要是弄丢了,小心你的狗命。’

  “这是什么时候发现的?”我赶紧问焦八,可能我睡的太死了,居然又没发现有人进我们的休息室,冷汗瞬间就流了下来。

  “我起床上厕所的时候发现的,字条就在我的床边,看来这人早就知道那东西在我手里。”焦八说话的声音有点发颤,虽然他尽力掩饰,可我还是感觉出来了。

  我赶紧把当初黑衣人留给我的字条拿出来对比一下,我眼前一亮,得到我想要的结果了,这两个人的字体几乎完全一样,有很明显的相同地方。

  我拿给焦八看看,“老八你看,这字体简直一摸一样,应该是那黑衣人留下的。”

  焦八仔细看了看说,“外表看字迹确实一样,但是...有很明显的模仿成分。”

  “模仿成分?你是说,这不是出自一个人的手笔?”我只能看个大概,对于这些详细的辨别方法,我一概不懂。

  焦八点头说,“恩,字体外表看几乎是一样的,但是下笔的地方有很明显的差异,外人是看不出来的,我学过这个,所以我懂点。”

  “那么说,是有人刻意要留下这字条,来让我们怀疑那黑衣人吗?”我总感觉哪里不对,可又说不上来。

  “义哥,你确定第一次给你留字条的人,就是那黑衣人吗?”焦八这句话算是提醒了我,我一直以来都是这么认为的,可我根本没看到是谁留的字条,不过按照当时的可能性,也只有黑衣人知道我们手里有玉佩才对。

  “我当然不确定,不过除了黑衣人以外,我实在是想不到还有其他人了。”这一点是事实,当时在场的就三个人,我和焦八还有那个黑衣人,难道说,还会有别人?

  焦八拿着字条又看了看说,“这样,我们暂时定第一次留字条的人就是黑衣人,按照这个去分析,目前有两个可能,第一个就是那黑衣人留下的字条,这次他这么做,是为了掩人耳目,让我们怀疑还有另外一个人,可最大的疑点就是,他为什么不直接换个手法来写字,反倒是弄的这么逼真,如果我们俩都是外行的话,那根本就分辨不出来。”

  “而第二个,就是真的还有另外一个人,他一直在幕后躲着呢,他这么做,是让我们怀疑不到他的头上,转移我们的视线,这一招确实挺狡猾啊。”焦八的分析很全面,这孙子的脑子果然不白给。

  我仔细想了想所有事情的经过后说,“恩,你分析的很有道理,可究竟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现在也不好下结论,我们应该检查一下所有人的笔记,来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我感觉没那么容易,既然他能留下字条,就应该能想到我们会去查笔记,不过也只能这样了,明天咱们找机会看看。”焦八细声的说道。

  我点点头说,“好,就这么定了,这事儿千万别声张,你去把舱门繁琐上,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就对了。”

  焦八把舱门繁琐后,又回去睡觉了,既然对方已经知道那金钥匙就在我们手上,我们也不用做无谓的恐惧了,我只是一直没想明白,除了黑衣人以外,究竟还有没有别的什么人,还是说这一切都只是个圈套,只是用来打乱我们的思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