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如果我一个人贸然的进去,搞不好真容易挂里啊,上次是地雷那孙子给我档了下来,这次可就没有挡箭牌了,要是再遇上那鬼东西,我真就没辙了。

  正当我左右为难的时候,我隐隐约约又听到了那声嘶吼,不过这次声音却比刚才那次要小了很多,我侧耳倾听了起来,这声音的来源,好像就在这黑暗的海域里,难道说,是这里面的某种生物发出来的?

  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这里面是个未知而又危险的地带,我决定返回渔船,跟麦老商量一下再行动,我一个人要是进去了,百分之百得交代里面,我不再犹豫,起身向着海面就冲了上去。

  几分钟后,我冲出了海面,下午的阳光很充足,照射在我身上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一丝的温暖,很舒服,有那种生命的存在感。

  我已经脱离了安全绳索,但我心里很清楚,渔船应该就在我前方的不远处,我匀速的往前游行,二十分钟左右,我看到了我们的渔船,甲板上有很多人,看来其他人都已经回来了。

  我伸出手大声的喊着,“喂~~~喂~~~这里,在这里呢。”

  我看到焦八站在船头,向着我这边指了指,渔船很快就开了过来,随后安全梯被放下,我顺着安全梯就爬了上去。

  回到船上后,我赶忙卸掉身上的氧气瓶子,然后一屁股就坐在了甲板上,嘴里大口的喘着粗气说,“呼~~~呼~~~我靠,我总算他妈的回来了,累死我了。”这一趟下海,又是一番生死搏斗,固然消耗了我不少的体力,不过我还是很庆幸啊,起码老子还活着。

  “忠义,你怎么样?”珍妮在旁边关心问道。

  “还好,没什么事儿。”我抬头看她一眼,咧嘴笑着说道。

  顺子这会儿赶忙过来说,“义哥,义哥你没事吧?担心死我了。”

  我拍拍他胳膊说,“没事,这不好好的吗,你怎么样?是不是伤口破了?”

  “恩,是伤口复发了,但不碍事,看到你回来就好。”顺子眼睛有点红,估计是哭过了,可能他以为我这次回不来了,也难怪,在深海下被一群鲨鱼给围上,换做是谁,谁也出不来,我这又他妈捡条命啊。

  “忠义,回来就好啊,我们正打算下海去救你呢。”麦老蹲下身子,拍拍我肩膀说,我笑着向他点点头。

  “是啊义哥,顺子回来一说你们遇到鲨鱼了,急的我都差点跳海去找你了,你可真行啊,遇到鲨鱼群都能活着出来,哥们我是越来越佩服你了。”焦八竖起大拇指,一脸认真相的说道。

  我看他一眼说,“行个屁行啊,我他妈差一点就挂了,要是没有那声鬼叫,我早就死了。”

  “鬼叫?什么鬼叫?”焦八愣头的问了一句,其他人也相互看看,好像都没明白我的话。

  “是啊忠义,你说的鬼叫是什么意思?”麦老推推眼镜,看着我问道。

  我勉强的站起身来说,“咱们还是回休息仓再说吧,我先换个衣服。”

  我擦干了身上,换了一身保暖的衣服,在水下给我冻够呛,我们几个又来到了珍妮的休息仓,我坐下后,从焦八手里拿了一根烟点着,抽了两口后,才仔细的把经过说了一遍,“事情就是这样,简单点说,我也不知道那是个什么声音,可当时的情景就是这样。”

  “麦老,你说这会是个什么声音?”焦八又把问题丢给了老头,也不知道为啥,焦八每次都爱把难题丢给他。

  麦老很无奈的摇摇头说,“这个....我真就不知道,我还从来没见过鲨鱼听到某种叫声会集体逃窜的,惭愧啊惭愧,我这个海洋生物学教授,出海这么久了,几次被问题所难倒。”

  焦八看了我一眼,露出了得意的神情,珍妮这会儿说,“会不会是海底火山爆发所引起的声音呢?”

  “不会,绝对不会,海底的火山在水深千米以下呢,怎么可能传播这么远,而且就算是这样,那也不至于发出这种奇怪的鬼叫啊。”焦八在旁边解释着。

  这时候我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对了,刚才忘记跟你们说了,我在深水下又遇到那片黑暗的海域了,而且那鬼叫声,好像就是从那片海域里传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