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我的话说完后,麦老连忙问我,“你是说,吓跑鲨鱼的那声怪叫,是从那黑暗海域传出来的?”

  “恩,我听着好像是。”这老家伙非得重复我说的话,让我很郁闷。

  “义哥,你说的那片黑暗的海域,是不是上次胡子的手下就是死在那的地方?”顺子看着我问道。

  “对,没错,就在你出海不长时间,我就发现了那片海域,我想沉船应该就在那里面,麦老,现在应该怎么做?”这次我不会再鲁莽了,生命诚可贵啊,不能盲干,要不然真容易死翘翘。

  “还是那句话,不管前方有什么,我们都得把沉船找到才行,忠义你还能下海吗?”麦老看着我问道,其实我心里清楚,他是希望我下海的。

  “没问题,我又没受伤,不过顺子暂时就别下海了,他身上的伤口还没愈合呢。”我点点头回答道。

  顺子立马插话说,“义哥,我伤势不要紧的,我想跟你一起去。”

  麦老一摆手说,“顺子你就别去了,安心的养伤吧,焦八,呆会儿你跟我们一起下海。”

  “啊??我还去啊?我这....”焦八露出一副吃屎的表情。

  “怎么?你有意见?”麦老抬头瞄了他一眼,这老家伙看来也记仇啊,焦八几次让他难堪,他不得找回面子啊。

  焦八刚想接话时,我看他一眼说,“让你去你就去,哪那么多废话。”焦八很无奈的点点头,我开口了,他不得不去。

  “大家伙还有什么提议吗?要是没有的话,咱们一个小时后出发。”麦老扫视了一圈,见没人反对,他最后说,“好了,大家去休息吧,一个小时后甲板集合。”....

  我们几个又回到了休息仓,其他水手精神很高涨,又继续打扑克娱乐,我有时候很佩服他们,每天都面临着生死的难题,他们居然也能玩的这么开心,不过想想也是,他们始终不知道危险,很多事情,麦老和珍妮都不让我们告诉他们。

  这些水手也够可怜的,当然也包括我们几个,起初我是为了钱才出海的,现在我是为了解开这一切的谜团,细想一下,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命运吧,正当我坐在床上胡思乱想的时候,焦八走过来说,“义哥,出去放放风啊,抽两根烟。”

  他向我使了个眼色,我顿时就理解了,“好啊,走,出去抽一根,这里太憋屈了。”

  我们两个边走边说,嘻嘻哈哈的就来到的甲板上,现在甲板上没有人,我突然小声的问道,“怎么样?查到什么了吗?”

  焦八拿出烟来,扔给我一根,“没有,我把所有休息舱都翻了一个地儿朝天,但凡是写笔记的人,我都检查过了,没有一个能对得上的。”

  我接过烟来,点着后抽了几口说,“听你的意思是?咱们船上还有不写笔记的人 ?”

  焦八很平静的说,“当然有,不过就两个人,珍妮和李欣。”

  什么?珍妮和李欣?要是说李欣不写笔记,我到可以想到,她有很多理由可以唐筛,最重要的是李欣原本就是我的怀疑对象,我都想到她不会写笔记了。

  可怎么珍妮也不写笔记呢,像她这种历史系的研究生,应该有写笔记的习惯才对啊,出海这么多天了,经历过这么多事情,死了好几个水手了,她没理由不写笔记啊,是她不想写,还是她故意隐藏什么呢?

  “要是说李欣不写笔记,我到能想到,这女人一天装的神神叨叨的,搞不好就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可珍妮为什么也不写呢?我实在是想不明白。”我把我的疑问问了出来。

  “这个我也想过,李欣也许就是像你说的那样,为了隐藏自己,她把所有能暴漏信息的方法都给抹掉了,但是珍妮不写笔记,我只能想到一点。”焦八说道这里时,有意的看我一眼。

  “哪一点?”我看着他问道。

  “不想写。”焦八很白痴的来了一句。

  我上去就给他一脑瓢笑骂道,“去你大爷的,你他妈还用你放屁啊?”

  焦八捂着脑袋,笑嘻嘻的说,“哈哈,开个玩笑义哥,珍妮不写笔记,应该有两点,第一点是她没有写笔记的习惯,再有一点就是,她把写的笔记随身携带了,你们下海后,珍妮和李欣就一直在甲板上,借着这个机会,我才把所有的休息仓都翻了个遍,如果她真写笔记的话,那么只有这一种可能,就是随身携带了。”

  “你想想义哥,珍妮她不用下海,笔记随身带着也没什么不对的地方,这东西本身就属于隐私,她不想让人看到,不也很正常吗。”

  听完焦八的解释后,我感觉有点道理,不过我又想到了另一点,“珍妮平时只跟李欣住一个房间,要说隐私的话,除了李欣以外,没有人会知道,谁闲的没事儿回去翻看别人的笔记玩呢,这又不是什么大事儿,珍妮这么做,会不会是故意想避开李欣呢?”

  “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不过这些都是咱俩的猜测,不好下结论,珍妮跟李欣的关系到底近到什么程度,咱们也不知道,是珍妮故意避开她啊,还是怎么样,这些咱们也都只是猜测罢了,不过这也证明了一点,李欣这女人,确实挺值得怀疑的。”焦八扔掉手里的烟头,眯着小眼睛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