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麦老的话喊完后,我们八个人直接跳入海中,向水下前进,这次依旧是每人都手拿照明跟鱼枪,麦老打着头阵,我跟焦八两人紧随其后,其他水手在我俩后面跟随,为了减少体力的消耗,我们下潜的速度明显比上一次慢了很多。

  大概用了十几分钟,我们才潜入到海底,深海下有点浑浊,能见度很低很低,周围已经是漆黑一片了,照明灯的作用也不是很大,即便我们八个人同时打着照明,也仅仅只是能看到周围几米远的位置。

  我还是感觉有点慎得慌,每次夜晚下潜到海底时,我都会想起黑子毒死的那一幕,放佛是再提醒着我,危险,正在一点点的接近我们,可为了弄清楚这一切的谜题,我又不得不这么做,就好像有某种魔力在吸引着我前进一样。

  麦老为了确保安全,他先清点了一下人数,水手们都跟了过来,他这才放心的继续往前游行,我们八个人排成人字形,匀速的往前游行,为了把危险降到最低,我们得时刻小心身边发生的一切。

  照明灯光在四处扫射,为了防止被鲨鱼或者其他海洋生物袭击,我们必须做到不落(la)下每一个角落,最后面的两个水手,照明灯一直往后方扫射,时不时的还要倒着游行,这属实是累了点,也得亏我们游行的速度不快,这两人才能保持不掉队。

  我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那片黑暗的海域,毕竟现在周围的海水也已经变成了黑色,不过这次是由麦老带队,我也就没必要多心了,这老家伙肯定有他的办法。

  当我们游行了一段时间后,麦老突然就停了下来,他伸手比划了一下,意思把所有照明灯全部都对准前面,我们八个人排成一排,照明灯全部往前方照去,我终于知道麦老为什么突然会停下来了,在强大的灯光下,我看到了那片黑暗诡异的海域。

  虽然现在深海下的海水已经变成了黑色,可那黑暗海域的海水,却跟周围的海水有着很明显区别,借着照明的灯光,我能很清楚的看到,那片海域的黑色很特别,白天的时候,它比周围的海水的颜色都要深,可到了晚上,它又比周围海水的颜色要浅一些。

  麦老果然不是一般人啊,在当时没有强光的情况下,他居然也能找到这片海域,这老家伙到底是靠什么找到的,如果换做是我的话,我肯定不会发现的,不用强光照射的话,根本看不出来有什么变化,这次如果还能活着回去的话,我非得问问他不可。

  麦老这时候看了我一眼,我向他点点头,他大手一挥,我们八个人逐一进入了这片海域,基本跟之前来的时候一样,这片海域平静的如一面镜子,没有任何的波动,我甚至都感觉不到是在海底,冰冷的海水刺骨难忍,海水的温度照比外面的海域要低多了。

  唯独不同的是,夜晚海水的阻力没有白天那么大,海水相反还不浑浊,很清澈,虽然是在黑暗的海域里,但只要稍微呆上一会儿,等眼睛适应了环境后,就能看到周围的情况了,目前唯一证明我们在海底的就是这呼吸器,正‘咕噜咕噜’的冒着气泡。

  我快速的游行到所有人的前面,伸手比划着,‘大家一定要加倍小心,这里很危险。’

  麦老也打着手势督促大家,‘注意周围的一切情况。’

  交代完毕后,我们才继续往前游行,从下海开始,我们大家就格外的加倍小心,尤其是我和焦八,一直都处于精神高度集中状态,浑身上下的神经都绷劲了,既然是玩命,那就得做好玩命的打算。

  从到海底后,我这手里的鱼枪就时刻保持着发射状态,只要发现异常,我会毫不犹豫的发射鱼枪,别看焦八平时嬉皮笑脸毫无正行的样子,可这关键时刻到了,他比任何人都细心,就连顺子跟他都比不了。

  我自从进入这片海域后,心里就没踏实过,我总是感觉在这黑暗的某个角落里,有一双血红色眼睛在盯着我们的一举一动,还有那个恐怖的黑影,也不知道那鬼东西会什么时候出现,万一它半路杀出来,咱们这些人可就得交代这里了。

  我这一路都是提心吊胆的,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居然胆子小了这么多,甚至连我自己都瞧不起自己了,曾经皇族的后裔,部队的精英战士,现在却变的这么唯唯诺诺,可经历了这么多诡异的事件后,换做是谁,谁都会害怕的,不过我心里很清楚,越是害怕,我就越想揭开这一切。

  麦老依旧在前方打头,大概又潜行了几分钟后,我们才算到达了目的地,沉船的影响在海底看的很清晰,比上一次要清晰多了,即便是不用照明灯,我们也依然能看到。

  在我们前方不远处,一艘巨大的沉船,安详的躺在海底,整条船的大小几乎一目了然,船身稍微有点倾斜了,就好像是人熟睡的时候侧卧着身体一般,可是却没有一点生命的气息,有的只是一种死亡的预兆,透着一股恐怖而又神秘的色彩。

  诡异的沉船让人看着心里都发毛,在沉船的周围,漂浮着一些白色长条的生物,好像是某种海洋的浮游生物,可我又说不上来是个什么东西,这些生物在沉船的附近来回游荡,时而快,时而慢,好像有生命,又好像没生命。

  沉船的四周散发出一股强劲的冷气,一波一波的往我们身上袭来,虽然海水还没有任何的波动,可我能明显的感觉出来,是从内往外的冷,我浑身都不自觉的打起了哆嗦,我看了看其他人,除了麦老以外,他们也跟我一样,身体都有明显的发抖,这老家伙真是挺抗冻的,从来没听他喊过冷。

  焦八在旁边碰了我一下,伸手比划着,‘冻死我了,太冷了。’

  我点点头,打着手势回答他,‘我也一样,要多加小心。’

  我们在外围观察了一会儿沉船,麦老回过身来,打着手势告诉我们,‘大家分成两组探测,一定要保证安全。’随后他怕拍我,向我比划着,‘你带一组,从船头开始探测,我从船尾开始。’

  我点点头,招呼焦八和另外两个水手跟我走,我们两组正好兵分两路,上一次我是探测的船尾,这一次探测船头正好,我们四个人匀速的往船头的方向游去,当我们距离沉船越来越近的时候,我突然发现,那些漂浮在沉船周围的白色浮游生物,居然向我们靠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