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我总感觉这次出海不是来打鱼的,就说这几个管事儿的吧,没他娘一个像样的,哪有一个像打鱼的人吧,尤其是珍妮和那个女厨师,越看越不对,再加上那个黑子说的话,让我疑心更重了。

  这个时候,渔船突然停下了,那个戴眼镜的老头子走出来说,“大家伙先休息休息,等到傍晚了,我们在开始工作。”

  傍晚作业?你他娘搞什么飞机啊,之前的渔船都是可着白天作业,晚上能休息尽量多休息,实在遇到鱼群多了那没办法,你丫到好,白天一直闲着,非要等到傍晚作业,这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啊。

  我决定去问个明白,我跟顺子说了一声,起身就往船舱里走去。


  操作室里,珍妮,花镜老头,那个女厨师都在这,居然还有焦八这孙子。

  珍妮看到我来了,依旧带着她一贯的笑容问道,“有事儿吗?”

  我很随意的说,“也没什么,就是想来问问,咱们为什么要在傍晚作业。”

  “这个还不用你操心,你只要干好你的工作就行了。”她的语气有点冷,虽然带着笑容,可我看着还是很不爽。

  我冷笑着说,“呵呵,你们到底想干嘛,之前错过那么多鱼群不说,还非要在傍晚作业,请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越来越觉得,这帮人不像是打鱼的,不问个明白,我可不能给你干活。

  珍妮走到我面前,语气生硬的说,“我不需要向你解释什么,我是老板,我让你干什么你干就是了。”

  靠,你是老板多个蛋啊,难道你让我死,我还死不成?我当下也沉着脸说,“你是老板又能怎样,有什么可得瑟的?今天你要不说清楚,老子我还不斥候你了呢。”

  “你….”珍妮被我的话气的脸都红了,顺子在旁边拉了拉我说,“义哥,消消火,别生气。”

  我没搭理他,继续盯着珍妮,她缓解了一下说,“金忠义,你别忘了,这合同你已经签了,白纸黑字可写着你的名字。”

  我不屑的回答道,“我靠,你丫少拿合同来吓唬我,我说不干就不干,谁他妈都不好使。”小娘们,别以为你长地漂亮就可以糊弄老子。

  珍妮扫了我一眼,带着嘲讽说,“行啊,要不想干,你现在就可以走,没人会留你。”

  我也学着她的笑容说,“好啊,你把救生船给我放下,我跟顺子马上走。”

  我早就发现了,这里一共有两条小救生船,别看现在已经远离陆地了,就凭我跟顺子两人的耐力,划也能划回去,大不了累个虚脱就是了。

  “哎呦,你们俩别吵吵了,珍妮啊,要不你就把情况跟他说说吧,这个事情没必要隐瞒的。”那个花镜老头看我们吵的厉害,就赶紧出来打圆场了。

  “是啊珍妮,义哥也不是外人,早晚都得说。”焦八在旁边也劝说着,我转头瞪了他一眼,这孙子肯定知道内幕,要不然他不能这么说,焦八一看我这眼神,赶紧就把头扭到一边不敢看我了。

  擦你大爷的,等一会儿再找你算账。珍妮看了看老头,又看了看我说,“那好吧,我告诉你,咱们这次出海远洋,并不是什么打鱼。”

  看看看看,果然被我猜对了,我就知道,谁家打鱼的连渔网都没有啊,我问道,“那不打鱼你找我来干嘛?”

  那花镜老头推了推眼镜说,“呵呵,找你来打捞沉船啊。”

  什么?打捞沉船?我跟顺子两人都愣住了,尤其是顺子,表情像个傻鸟一样,估计他都没明白什么意思。我简直不敢相信我听到的话,你丫脑子没进水吧?还打捞沉船,丫电影看多了是怎么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