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麦老的话说完后,刚打算散场的时候,我突然又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赶忙说,“麦老,船头的那个缺口有问题,我看到里面有东西在动。”

  我的话说完后,李欣突然又插嘴说,“就你事多,一天到晚疑神疑鬼的。”

  “我拜托你大姐,下回我说话的时候你能不能不插嘴啊?我又没问你。”这女人怎么这么讨厌,要是让我查出来她就是那黑衣人的话,我非亲手弄死她不可。

  李欣冷笑一下,“真是自作多情,好像谁愿意搭理你一样。”

  珍妮在旁边赶紧打圆场说,“行了行了,你俩都说少说两句吧。”

  我也懒得跟她废话,这娘们逼事儿太多,我看着麦老说,“我说的都是真的,那缺口里真有东西,还记得我说过的那个杀死地雷的黑影吗?我怀疑那东西就在船头的缺口里。”

  麦老并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先看了看焦八,好像是在询问他,焦八假意咳嗽一下说,“咳,我...说实话,我当时并没有看到,但是我相信义哥说的话,咱们是应该多加小心一点,对了麦老,义哥一说这个,我也想起个事儿,刚才在水下的时候,我跟义哥还有另外两个水手都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声音,就好像是野兽喘气的声音,很吓人,而且这声音就在耳边来回的荡漾,当时我们几个都有点慌了,你们那边听到了吗?”

  焦八的话刚说完,我立马接话说,“老八你要不说我都忘了,确实,那声音很恐怖,而且就在耳边,所以我才怀疑那缺口里面有东西的。”

  要不是焦八,我都差一点把这事儿给忘了,虽然我们连着三次下海都没发生什么大事儿,可我心里很清楚,那片黑暗的海域里,指不定有什么鬼东西呢,每次进去都能遇到一点奇怪的事情发生,要是不尽早查出来的话,早晚都是个问题。

  麦老沉思了片刻,最后说,“我到真没听到什么声音,不过既然你说那缺口里有东西,不如明天咱们就去看看,也好让大家伙都放心,这次一定要安全的把沉船打捞上来,我也不想再看到有伤亡了。”

  事情都安排完以后,我们几个又回休息仓了,其他水手都睡下了,今天是出海以来最累的一天,别说他们了,我都累的快散架子了,耳朵还嗡嗡的直响,浑身上下的肌肉都酸疼。

  我坐在床铺上,抽着烟,琢磨着这些天来发生的所有事情,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并没有什么好转的方向,反倒是难题越来越多了,事情一个接着一个的冒出,真不知道这后面还会发生什么啊,这张残缺的航海图,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呢?

  “义哥,想什么呢?”焦八的话在我耳边响起,他走过来,直接坐在了我的床铺上。

  我看他一眼,掐灭手里的烟头说,“还能想什么,都是最近发生的事儿呗,真他妈的烦啊。”

  焦八很不要脸的来了一句,“算了,别想那么多了,问题总是会解决的,只是时间的早晚罢了,你放心,只要有我焦八在,什么难题都能给你化解了。”

  我白他一眼笑骂道,“操,你小子还真臭屁啊,行了,你回去吧,我要睡觉了。”我翻身就倒在了床上。

  焦八笑着拍拍我肩膀,摆出一副成熟的面孔说,“睡吧孩子,明天还得下海呢。”

  我你大爷的,我起身刚想给他一脚,这孙子跑的比狗都快,一个高就窜出去了,回身还冲我摆摆手,小声说,“晚安了义哥。”

  这一夜,我睡的很安逸,没有做任何梦,更没有梦到那些恐怖的事情,这是我出海以来第一次睡的这么踏实,也可能是因为我昨天太累了,这一觉睡到下午两点多才起来,我起来的时候,除了顺子以外,焦八他们还在‘呼呼’的大睡呢。

  我穿好衣服刚要下床时,顺子推门走了进来,手里还端着盘子,“义哥,你醒了,昨天太累了是吧,正好我给你带饭了,吃点饭吧。”

  我冲他笑笑说,“恩,是有点累了,你伤怎么样?好些了吗?”

  顺子把吃的放在了餐桌上,随手递给我一双筷子说,“已经没事儿了,我今天也跟你们一起下海吧。”

  “算了,你还是再休息两天吧,深海下的压力太大,我怕你伤口再裂开。”我接过筷子,看了一眼桌上的东西,又是咸菜,罐头鱼,还有粥和鸡蛋,我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吃到新鲜的蔬菜和肉类了,偶尔吃点鲜海鱼,我还对那东西不太感冒。

  “没事儿的义哥,我能行,绝不会给你添乱的。”顺子眼睛看着我,说的话也很诚恳。

  我放下手里的筷子,握住他的手,微笑着说,“哥知道你的意思,你是不放心哥,没事的顺子,还有老八他们呢,你安心养伤,在船上等我们就行了。”

  顺子叹口气,一脸无奈的点了点头,我简单的吃了口东西,披上衣服就往甲板上走去,今天海风很柔和,天气也很好,阳光照在身上的感觉很舒服,也很温暖,出海这么多天了,我都没正经晒过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