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这大黑鱼身上流淌的东西可能有毒,这让我想起来第一次遇到人面花的时候,它喷射出来的绿色液体,几乎跟这黑鱼身体里流淌出来的东西是一模一样的,一旦接近这些东西,我们可能也会被腐蚀掉。

  等我们退出一定距离后,麦老让我们耐心等待一会儿,一开始我还担心鲜血会把鲨鱼给吸引过来,可又一想,这片黑暗的海域里,别说鲨鱼了,什么东西都没有,也许鲨鱼根本就不敢进来,目前除了这条奇怪的大黑鱼之外,就只有沉船旁边那些白色长条的浮游生物了。

  我们等了能有半个小时的时间,鲜血和那绿色的液体才逐渐的散去,麦老大手一挥,招呼我们过去,我们七个人手拿照明,小心翼翼的游行过去,由于手里的鱼枪已经没有什么用了,我心里多少都有点打鼓,这没有一个防身的东西,难免会有点打怵,尤其是在这诡异的黑暗深海里。

  我们先游行到了那水手的旁边,当我看到那水手的伤势后,我都忍不住差一点流泪啊,简直是惨不忍睹,他整个身体快被撕开了,内脏漂的哪都是,整个人的脸部表情都扭曲掉了,他瞪着一双死不瞑目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看。

  我心里很不是个滋味,刚刚还是个活生生的人呢,现在居然就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还是一具残缺的尸体,我他妈就知道这次下海得出事儿,可没想到事情会来得这么快,这艘沉船还没勘测完呢,我们就先死了一个人了,这真是一个不好的预兆。

  麦老和焦八的脸色也很沉重,其他水手则是变的很惊慌,有两个水手一直打着手势,要求返回呢,也难怪,这种场面换做是谁,谁也接受不了啊。

  焦八的呼吸有点急促,呼吸器不停的冒着气泡,这应该是过度紧张照成的,看来他心里也很恐惧啊,麦老这老头子还好一点,每次遇到难题时,他都能比其他人冷静一些,这一点我还是挺佩服他的。

  我打着手势问他,‘现在怎么办?’

  麦老看我一眼,比划了一下,‘先把他尸体运回到船上。’

  我不明白他的意思,既然人都已经死了,那运回到船上还有什么意义呢,就算是海葬,无非也就是这样,包裹一下,再扔到海里,可现在人都已经这样了,弄回去了又能解决什么呢?

  麦老看出我的疑惑了,他比划了一下,‘尊重。’

  我猛的恍然大悟了,是的,是尊重,每一个人都是有尊严的,即便是死亡,也一样,他是我们的伙伴,起码现在和之前是,我们总不能把他仍在这不管不问的,即便是海葬,他也应该享有他的尊重才对。

  焦八在旁边打着手势,‘恩,给他送回去吧。’

  麦老点点头,赶紧安排人把这水手的尸体送回渔船,这次除了我和焦八以外,其他四名水手带着尸体全部返回渔船,我明白老麦的用意,他们每个人都很害怕,为了给他们减少一些压力,就让他们四个人送这水手的尸体先回船上。

  其实我跟焦八也一样害怕,只不过相对与他们来说,我们两人还算是比较沉得住气,这四个水手拖着尸体,快速的向外游去。

  等他们走后,麦老示意我们去大黑鱼的旁边观察一下,我们三个人游行到这怪鱼的侧面,这大黑鱼一动也不动,就好像沉船一样,漂浮在深海里,也不知道它到底有没有死绝。

  我先用照明灯仔细观察了一下,没什么太大反应,我跟麦老对视一眼,他用鱼枪杆故意触碰了那黑鱼几下,还是没任何反应,看样子应该是挂掉了。

  这条怪鱼的样子真的很特别,体积自然不用说了,太大了,我接近它的时候,浑身上下都在打怵,我真怕这鬼东西还活着,它要回头给我一口,那我必死无疑了。

  这大黑鱼的身上居然没有鳞片,很是光滑,头部比身体要大不少,并且还很恶心,那脑袋就好像畸形一般,长满了刺,我长这么大也没见过,类似于它一样的鱼,尤其是这黑鱼嘴里的尖牙,简直是恐怖到极点了,每一个尖牙都得有筷子那么长,密密麻麻的能有几百颗,这得多吓人吧,让人看了头发都能瞬间竖起来。

  除了头部以外,黑鱼的鱼身跟鱼尾没有什么太特别的地方,除了全身漆黑之外,就跟一般的鱼差不多了,也有鱼鳍,只不过没有背鳍,有点像哺乳类的鲸,但胸鳍比较小,而且在胸鳍的前段还有分叉,看着有点像鸭蹼,这到底是他妈的什么鱼类呢?

  我向麦老投去询问的目光,希望他能给我一个答案,只可惜,这老头子又完蛋了,他给了我一个很没用的解释,‘不太像鱼类。’

  我靠,这等于跟没说有什么区别,我也知道这鬼东西不像鱼类,我又看了焦八一眼,他始终跟这大黑鱼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他好像很畏惧这个东西,一直都不敢靠前,只是用照明灯在不停的观察着。

  焦八打着手势,‘回去再说,氧气没多少了。’

  焦八这一么一说,我才想起来,我们已经在水下呆了有一段时间了,我看了一眼氧气瓶,还有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了,我跟麦老示意了一下,他点点头,同意我们先回去,我们三个人按照原路,开始往回游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