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随后我们又给尸体包裹好,只露出头部,让他看起来死的很安详,再放在甲板的一旁,等到明天一早,给他个海葬就算行了,其实再怎么做也是白搭,人都死了,做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我们这么做的目地,用麦老的话说就是,算是给与死者一个尊重吧。

  等处理完了尸体,我们简单的吃了口饭,随后麦老又招呼我们几个去珍妮的休息仓商议事情,这段时间大小事情出了不少,要是不认真的商议一下对策,我都感觉很难再继续下去。

  我换了身干净的衣服,起身招呼焦八和顺子一起去。

  “义哥你们先过去,我呆会再去。”焦八手里翻看着一本书,头也不抬的向我说道。

  “你看什么呢?都入迷了。”我看了一眼他手里的书,准确的说好像是个笔记本,破破烂烂的,也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外面还是绿皮的,好像是解放前的东西,反正是有点年头了。

  “查点东西,你们先过去吧,我呆会儿去找你们。”焦八依旧头也不抬的说道,一只手还向我们挥了挥。

  我跟顺子对视一眼,随他去吧,我们两个来到珍妮的休息仓,麦老已经在这了,他看了看我说,“焦八呢?睡着了?”

  “没有,他在看点东西,稍后能过来,咱们不用等他了。”我说着话坐了下来,随手拿出烟来点着,狠狠了抽了两口。

  还是麦老第一个开口说,“忠义,咱们这次得想点办法了,不能再有什么伤亡了,水手越来越少了,活也越来越难干了。”

  我眯着眼睛,吐着烟说,“我也知道得想办法了,可想什么办法呢?麦老你也知道,这深海下不是陆地,很多时候我们根本无法掌握,就拿今天的事儿说吧,要不是在深海下,那小伙子还不至于能死呢。”

  我这说的都是实话,人在深海下的活动很受限制,动作相对来说要比在陆地上慢太多倍,遇到突发事件的时候,很难能及时躲避掉,这才是最关键的问题,无论准备工作做的多细致,也得被卡的死死的。

  麦老看我一眼,点点头说,“是啊,你说的很对,就算我们准备好一切,也未必能避开危险,只是我真的不愿意再看到有人伤亡了。”这老家伙今天难得的伤感一次,从他的眼神里,我放佛看到了一丝丝的怜悯和同情。

  “我也不想再看到死亡了,这心都快受不了了。”珍妮在旁边说道,她脸色也变的很差,出海到现在,已经死了四个人了,她能挺住,也很不容易了。

  我无奈的笑笑,抽了口烟说,“安全的事情,咱们只能尽力而为了,也只能这样,先不说这个了,麦老,刚才我们在海下遇到的那条大黑鱼,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是不是鱼类?”我话锋一转,赶紧问正事儿。

  “这个...我真的不知道,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东西,我刚才查看了一下海洋百科,根本就没有这个生物,它具体是个什么东西,我现在查不出来。”麦老一脸的认真,看的出来,这老家伙已经尽力了。

  “难道真的有海怪?”李欣的声音在我旁边响起,好像在自言自语一样,我也没搭理她。

  “我想应该不会吧,麦老,这会不会仅仅只是人类没有记载的生物呢?”珍妮一副天真的表情问道。

  我冷笑一下说,“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顺子这时候突然说,“对了义哥,我想起个事儿,你说的这条大黑鱼,会不会就是你之前说的那个黑影啊?”

  顺子的话算是提醒了我,刚才一直在琢磨它是个什么东西了,却忘了还有遇到过黑影的事情呢,我细想了一下,这两者之间有着很大的共同点,速度都快,体积够大,而且还都是黑色的东西,应该差不多。

  “听你这么一说,好像是那么回事儿,这条大黑鱼,搞不好真就是那杀死地雷的黑影。”虽然我感觉也差不多,但我还并不敢完全肯定。

  麦老又急忙补充一句,“那你之前在深海下听到的吼叫声,会不会也是这东西发出来的?”

  麦老的话又提醒了我,不光深海下那声巨大的吼叫,还有耳边野兽般的喘息声,都是在那片海域里碰到的,可这些到底跟那条大黑鱼有没有关系,我就真的想不到了,如果是一个东西的话,那么还好说,危险暂时是没有了,可要不是一个东西的话,那可就糟糕了。

  我轻轻的摇头说,“我也不知道,这根本就没有什么联系,我也仅仅只是听到一些声音而已,究竟是不是,我真拿不准。”

  麦老沉思片刻后说,“现在水下的情况,大致上我们都了解了,可到底还没有有危险的东西存在,我们就不得知了,如果能确定就是这条大黑鱼的话,那还好办一点,要是确定不了,咱们明天下海,危险性还是很大啊。”

  顺子一脸担忧的表情说,“这可糟了,那鬼东西到底是什么呢?”

  正当我们几个人商量不出结果的时候,焦八急匆匆的赶了过来,他进门就开喊,“查到了查到了,我知道那大黑鱼是个什么东西了?”

  他的话让我们眼前一亮,放佛又看到了希望一般,麦老赶紧问道,“那是什么?”

  我们其他人也纷纷问话,焦八先喝了口桌上的茶水,随后一脸严肃的说,“这是个很邪恶的东西,它叫刺马驹。”

  什么?刺马驹?焦八的话说完后,我们大伙全都傻眼了,一个看一个,面面相视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他妈又是个什么鬼东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