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麦老回复神态后问他,“小八,你说的这个刺马驹是什么东西?”

  “是啊老八,我也听的不太明白。”我看着焦八问道,刺马驹,要是字面我没理解错的话,这马本身就是驹,可这跟那大黑鱼根本就没有什么联系吗。

  焦八笑着坐下,随手从我手里拿了根烟点着,“我刚才回去查了一下,按照我爷爷写的笔记里,这东西应该就是刺马驹,错不了。”

  “我们现在是想知道,这刺马驹是什么鬼东西,你怎么就那么肯定这大黑鱼就是呢?按照字面上的意思,如果是马的话,那鬼东西怎么跟鱼差不多。”这一次我真感觉焦八的话有点离谱,太不靠谱了,简直是他妈扯蛋呢吗。

  珍妮他们则是一脸的问号,都在等待他的解释呢,焦八抽口烟,语气很平淡的说,“先听我解释,刺马驹这东西,我是肯定没见过了,按照我爷爷笔记里写的,这东西最早出现在汉代,到明代以后就消失了,当时也是一种很邪门的生物,是为了打仗才用的,它本身就是一般的马,只不过是经过道士或者法师的制作,才会变成刺马驹。”

  “在战场上,刺马驹所向匹敌,除了杀人,还是杀人,这东西不知道疼痛,浑身黝黑,脑袋上长满了青刺,嘴里的尖牙跟手指差不多长,即便是白马,要是变成刺马驹的话,全身也会变的焦黑,喂养它的人,要不停的给它提供鲜血和人的生肉。”

  “它吃的人越多,能力也就越大,不过这东西很难掌控,毕竟是很邪门的,所以往往喂养它的人,最后都死在了它的手里,直到明朝前期的时候,制作刺马驹的人就越来越少了,会制作它的法师,也随之减少了很多。”

  听完焦八的话后,我还是有点云里雾里的,刺马驹是个什么东西,我大概已经听明白了,可这跟那大黑鱼有什么联系呢?我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我很纳闷的问道,“老八,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了,可这他妈跟这黑鱼有什么关系啊,你说的马,是陆地上的,现在我们遇到的是海里的东西,扯的有点远了吧?”

  麦老插了一句说,“刺马驹,我好像也听说过一点,不过这些不都是传说吗,会有这种东西吗?”

  焦八摸摸脑袋,笑着说,“刺马驹肯定不是传说,人面花和魔虫尸你们也都知道了,这个有什么可奇怪的呢?再有,我也只是推断,那个大黑鱼的身体特征,跟刺马驹很像,除了外表类似于鱼以外,几乎都是一样的,我刚才也在琢磨这个事情,既然人面花能生长在海底,那么刺马驹也同样可以生活在海里,经过百年的演变,也许就变成现在的摸样了。”

  我冷笑一下说,“你这是在胡乱的推断,就算是进化,也不可能那么快啊,扯哪去了啊。”

  焦八看我一眼说,“义哥,你别忘了,它并不是普通的生物,邪灵自然有邪灵的生存模式。”

  “那我问你,那东西躲在沉船的缺口里干嘛?难道是冬眠不成吗?”我看着他,语气有点生硬的问道,这一次我是真感觉很怪,听着都他妈别扭,还刺马驹,什么跟什么啊,猫狗不相提。

  焦八很平静的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也许是为了生存呢?但我感觉这东西就是刺马驹,或许现在不能这么叫了,毕竟外形已经变了。”

  我跟麦老互看了一眼,这老家伙也是一脸的疑惑,因为焦八这次说的话,可信度并不高,但目前我们还没有一个更好的解释,暂时也只能这么定了。

  麦老这会儿说,“这样,小八,咱们就当你说的是对的,现在我们只想知道,这个所谓的刺马驹,跟之前忠义接触到的黑影,还有听到的那些奇怪的声音,会不会是同一种生物。”

  “这个....这个我上哪知道啊,我又不是百科全书,但我自己感觉吧,义哥遇到的黑影,跟刺马驹应该是同一种生物。”焦八支支吾吾的解释道。

  “我们现在要的不是应该,是肯定。”麦老看着焦八再次说道。

  珍妮突然插嘴说,“是啊焦八,现在咱们都死了四个水手了,不能再出现什么以外了,打捞的事情不说,再有人伤亡的话,我这心里都过意不去。”

  焦八叹口气说,“我也知道,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安全,怎么样才能解决掉这些危险,可按照我们目前所具备的能力来看,在深海下想做到百分之百的安全,那是不可能的,只能尽量减少伤亡了。”

  “那你有什么好的办法吗?”麦老轻声的问道。

  “没有,只能随机应变,我刚才也说了,这些事情我也只是推断,毕竟之前我也没接触过,咱们以后多加小心吧。”焦八很随意的说回答着。

  麦老神色有点差,他摸摸额头,叹口气说,“哎~也只能这样了,忠义啊,那些水手的情绪,你帮我稳定一下,明天下海后,咱们尽量在一起行动,没有特殊情况下,别分开了。”

  我点点头说,“我知道了麦老,放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