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而在甲板的左侧下方,我发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东西,那是一朵人面花,很大的人面花,甚至比我第一次和黑子遇到的还要大,光花骨朵大概就能有井口那么大,正悠悠的泛着暗红的光芒,它躲在最边最黑暗的位置上,不细看,根本就不会发现。

  这么大个人面花,要是咱们不小心惊醒了它,喷射出来的绿色毒素,足以把半个沉船都掩埋了,看来这艘沉船,沉在海底得有几百年了,这连着几次遇到它,我似乎已经习惯了,早就没有之前那么紧张了。

  我招呼其他人过来,让他们千万小心,不要碰到这鬼东西了,要不然咱们全都得死这里,李欣看到人面花后,露出了惊讶和不知所措的神色,她打着手势问我,‘这个是……’

  我没功夫跟她废话,手往脖子上一抹,简单利索的回答了她,顺子好心在旁边提醒李欣,比划了一下,‘人面花,很危险的东西。’

  李欣只是很冷静的点点头,又回复了往日的神态,现在没有时间欣赏这鬼东西,我赶紧招呼大家去船舱口,我们一行人游到沉船的舱门口,船舱门很大,比之前的清代沉船要大不少。

  我往上看了一眼,船舱一共有两层,虽然现在面目全非了,但可以想象一下当年还是很气派的,这么大个沉船,可够我们搜索一阵子的了。

  我游到舱门口试了试,舱门很紧,并且伴随着一股阴冷的气息传入我的身体,瞬间就感觉自己的全身上下冰冷冰冷的,我禁不住打了个哆嗦,尽量让自己心态放松下来。

  然后我使劲用了用力,可舱门依然纹丝不动,我再加大力度的时候,就抓不住了,这舱门也没个把手,根本就握不住,几次都因为用力过猛而脱手了,我赶紧招呼顺子他们过来,我们三四个人一起抓住舱门,我让李欣在旁边打手势,当数到三的时候,我们几个人同时发力。

  当力量集中到一起的时候,我能感觉到舱门正在移动,可刚有这种感觉的时候,我们几个人几乎同时都脱手了,又连续试了几次,还是没有任何成效,舱门实在是关的太紧,徒手根本就抓不住,这艘沉船的舱门,可比清代沉船要麻烦多了。

  顺子有些着急的打着手势问我,‘义哥,怎么办?’

  我让他先稍安勿躁,我得想个办法弄开它才行,可应该怎么弄呢,李欣这时候碰了我一下,向我比划着,‘找个东西撬一下。’

  她这句话算是提醒了我,对,找个东西撬开一条缝就行,只要手指能在里面卡住,我们就有办法能打开它,想到这里时,我赶紧把腿上的伞兵刀拔出来,随后我把顺子招呼过来,我们俩人一个负责舱门上边,一个负责舱门下边,其他水手在旁边等待。

  我用力把伞兵刀卡在舱门的里面,我看了眼顺子,他向我打了一个OK的手势,显然已经做好了准备,我点点头,我们俩开始同时用力撬舱门,再连续几次的作用下,船舱门总算是被撬开了一条细缝。

  我给李欣使个眼色,她赶紧招呼其他水手过来帮忙,现在手指能卡住了,相对来说也就好弄了,我们几个人憋住了劲儿,深吸一口气,同时往后发力,舱门发出‘嘎嘎’的声音,正在一点一点的被打开。

  与此同时,当舱门被打开的那一刻时,我明显感觉到从里面惯出一股强大的寒流直面扑来,平静的黑暗海水居然开始有了波动,我看了一眼其他人,他们和我的感觉是一样的,这股寒流顶的我们身体都漂浮了起来。

  而舱门里面好像是有反力,总再跟我们较劲儿一样,只要我们这边的力量稍微差一点,船舱门就往回挪动一下,当舱门逐渐打开到一半的时候,由于这股寒流的力量太大,使得我们抓着舱门的手也越来越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