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睡醒一觉,继续感谢朋友们的支持,下午晚一点更新,我要出去买点日用品,顺便吃口饭,再次感谢大家了。

  对于那些不和谐的音调,我不想多解释什么,我也懒得解释了,我承认我写文有不足的地方,可谁能无过呢?人家美国大片拍出来都有一堆人指责呢。

  一个人的精力本来就有限,我也没时间浪费在这口舌之争上,您愿意说什么就说什么吧,给您带来不便,我就只能抱歉了。

  您做您的专家,我做我的市井小民,这就OK了。

  天涯的朋友就是热情,谢谢一路跟随的朋友,你们都是可爱的人,下午咱们继续,非常谢谢一路跟随的朋友,支持才是动力,每一个写手,都渴望得到支持,拜谢大家了。



  当我听到这声音的时候,我立马招呼大家先停下来,好仔细听声音的来源,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听到,可我却听的很清楚,这次的声音,跟前两次比有明显的差别,既不是怪兽的嚎叫,更不是野兽的喘息声。

  这是一种‘呜呜咔咔’的声音,声音不大,很轻,有点类似于鲸类,可又不像,说是海豚,也不是,在这片黑暗的海域里,按照前几次的勘测来看,目前除了那条大黑鱼以外,本应该是什么都没有的,别说鲸和海豚了,连他妈海草都少。

  这声音听起来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就这么忽忽悠悠的飘来飘去,回荡在整个船舱里,放佛声音来源于每一个角落,听着让人的心里不免有些发毛,这艘沉船怎么这么多诡异的事件呢,我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

  李欣突然看我一眼,打着手势问,‘听到了吗?好像有声音。’

  我沉着脸,冷静的点点头,随手比划着,‘能听出来在什么位置吗?’

  李欣摇摇头,打着手势,‘听不出,很乱,放佛带有回音一般。’她的脸色很差,能看得出来紧张的程度,就算她再怎么强悍,可她毕竟是个女人,这是在深海下,还是在一艘几百年的沉船里,她能做到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但她说的没错,这声音就好像有回音一样,‘呜呜呜’的由远到近,然后再由近到远,在沉船的过道里前后徘徊,就跟有音响播放的差不多,我谈不上特别害怕,人在经历过几次同样的事情后,就会起到一定的免疫力,但这会使我精神高度集中,能消耗很大的体力。

  顺子有点胆儿突了,一个劲儿的往我跟前靠,他胳膊靠着我的胳膊,我能明显感觉到他的身体在轻微的抖动,准确的说应该是哆嗦了。

  前几天下海他根本没参加,我们所经历的事情他也没能赶上,即便我们再怎么讲解,那他也只是听说,根本不可能跟我们有同样的感受,这次他总算知道这是什么滋味了,这种找不到根源的恐怖,才是最让人发狂的。

  其他几个水手也都有点毛楞了,一个个拿着照明灯来回的观察,那山东大个子,手拿着鱼枪四处瞄准,黑暗的过道处,就算现在我们把照明灯全打开,可依然没有什么安全感,这艘沉船里面,还有这片黑暗的海域,到底隐藏着什么呢,怎么会有这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最主要的是,我们根本就摸不着一点头绪。

  现在也不知道麦老和焦八他俩怎么样了,是安全的离开了,还是遇到危险了呢,我有点后悔就让他们俩去勘测船中,一旦出什么以外,两个人都很难脱身啊,但愿他们能一切顺利吧。

  我们七个人漂浮在原地,围成了一个小圈,这样一来,前后左右都能观察到,我们等了大概有五六分钟的时间,可这声音依然持续,根本就没有一点消失的痕迹,沉船的过道处显得额外的恐怖,放佛周围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我们一样。

  除了我们检查过的船舱门是打开的以外,周围其他的舱门都是紧闭着,我真怕突然间会从那些船舱里窜出什么恐怖的东西,我们七个人始终没敢挪动一步,这声音依旧在徘徊着,好像要穿透我们的内心一般。

  顺子有点安奈不住了,他哆里哆嗦的向我比划着,‘义哥,咱们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