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麦老这会儿突然问我,“忠义,除了李欣说的这些以外,你跟她在船舱里,再没遇到什么其他的吗?”

  麦老好像话里有话一样,但好像不是针对我,更像是针对李欣,“没有了,就是李欣说的那样。”我还是没打算把那女尸的事情讲出来,呆会找个时间问问焦八就是了。

  这时候,珍妮拿着准备好的东西回来了,我们几个人开始帮着焦八一起弄,等红绳绑完,喂完食醋以后,顺子他们几个水手除了脸色依旧发白之外,已经不再哆嗦了,看样子还真挺管用的,焦八这孙子,果然不一般。

  “好像见效了,他们不哆嗦了。”珍妮高兴的看了焦八一眼。

  焦八笑了笑说,“不是说了吗,他们没事的,明天就能清醒过来了,然后再休息两天,就没事了。”

  麦老这会儿说,“行了,既然他们没事了,珍妮,咱们也回去吧,大半夜的,让他们好好休息吧,忠义,你和小八多照看着点,有什么事赶紧通知我,明天醒来后来珍惜这边,我们商量下一步的事情。”

  我点头说,“恩,知道了,放心吧麦老,我会看着他们的。”

  等麦老他们离开后,我的睡意也全无了,我坐在床铺上,拿出烟来点着,狠狠的抽着,我又想起了在之前在沉船里的那个女尸影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焦八看我一眼说,“义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要跟我说?”

  “你怎么知道?”我看着他,很纳闷的问道,这孙子是怎么看出来的。

  焦八坐在我旁边,笑着说,“从你的眼神里就看出来了,刚才麦老问你话的时候,我就猜到了,你是有话想说,可又吞了回去。”

  我抽口烟,眯着眼睛问他,“你什么时候学会察言观色了?”我突然有一种感觉,一直以来都是我低估了焦八,我以为他就是个懂古董的盗墓贼,可今天我才发现,这小子比我想的要复杂,从出海这些天来看,他确实很不一般。

  焦八搂住我的肩膀说,“这还不都是跟义哥你学的,你以前不总告诉我吗,要多观察,少说话。”

  我一把打掉他的胳膊说,“你少跟我扯,还忽悠起我来了。”

  焦八一转正色问道,“义哥,你到底有什么事儿要说。”

  我看了他一眼,把我在沉船船舱里的所有经过都详细说了一遍,焦八听后眉头紧锁,可始终没有说半句话,“老八,你到是说话啊,我为什么会看到那女尸的影像,我实在是想不明白,她应该跟清代沉船一同沉入海底了才对。”

  焦八沉着脸,看着我说,“事情是有点怪异,听你这么一说,这艘沉船应该不会只是粮仓船,肯定还会发现些什么。”

  我有点着急的说,“老八,我是问你这女尸的事情呢,你说,我是不是见鬼了呢?难道那女尸的灵魂一直在跟着我吗?”

  焦八突然笑了笑说,“这只不过是一种非自然的现象罢了,根本谈不上什么鬼怪的。”

  “靠,那你刚才还说是鬼影,又说顺子他们是中邪了。”这小子说话怎么前后颠倒呢,一会儿说有,一会儿又说没有的。

  焦八很认真的说,“义哥,我跟你说实话,刚才只是麦老他们在这,我才说顺子他们是中邪了,其实根本就不是这样,所谓的中邪,都是普通人不明白,胡乱的一种叫法,哪有那么多邪可中啊,你们应该是被沉船里的某种毒素给干扰了大脑,所以才产生了幻觉。”

  “你是说,我们这一切都是幻觉?可顺子他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焦八这次说的话,稍微让我理解了一点。

  “这个就是人的个体不一样了,再有就是,你身上有某一样东西,能让你不受这毒素的干扰,或者干扰的程度会轻一点。”焦八轻声的说道。

  某一样东西?能是什么呢?我身上什么也没有啊,“我身上也没有什么东西啊,这样,就算我体格好点,可李欣呢?她一个女人不也没什么事吗?”

  焦八冷笑一下说,“这个你就得问她了,她为什么会没事儿,也许只有她自己知道,但我可以肯定的说,李欣这次要求下海,绝对是有目地的。”

  焦八说的话很对,我也怀疑李欣这次下海是有目地的,我们出海这么多天了,她没有一次要求过下海,可这次却强烈要求下海,既然她早就会潜水,为什么不早点说,再者,她一个保镖,为什么要会潜水呢?并且还随身携带着潜水衣和防鲨服,看来是早就有预谋的,难道说,李欣是这一切幕后的黑手?

  那么黑衣人跟她到底有没有联系呢?再有大胡子手下的集体失踪,当时李欣也在现场,还有焦八检查全员笔迹的时候,只有她跟珍妮没有日记本,用焦八的话说,那两次留下的字条的笔迹,有严重的模仿成分,我从来没见李欣写过任何文字,这是不在故意躲藏呢?

  从我们出海到现在,李欣一直都处于一个冰冷的角色,她不跟任何人走的太近,应该说她是有意疏远我们,而今天,李欣一反常态,当我去找她帮忙的时候,她也没有一句废话,这确实有点不复合常理,可我还有一种感觉,事情应该没那么简单,她既然能隐藏这么久了,这会儿为什么突然又暴漏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