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义哥,说话啊。”焦八见我没吱声,伸手推了我一下。

  我叹口气说,“老八,你也知道的,顺子跟我早就认识了,好几年的朋友关系了,他怎么可能吗。”

  焦八冷笑一下说,“呵,义哥,你这人哪点都好,就是有时候太感情用事了,你了解顺子的过去吗?你知道他以前是干什么的吗?你跟他不过是一起干水手的时候才认识的,这能算得上很了解吗?”

  我有点反驳不了他的话,焦八说的很对,我确实不了解顺子的过去,“可我跟他认识几年了,他的为人我很清楚,不会是他的。”我心里有点烦躁,如果真是顺子的话,我该怎么做,我又能怎么做呢?

  “义哥,先扔掉你跟顺子这层关系,但论这件事情而言,你也有怀疑过他吧?”焦八歪着脑袋,眯着眼睛看着我,放佛看穿了我的内心一般。

  “顺子没理由这么做,他为什么要这么干呢?这对他又有什么好处?”我没有直接回答焦八的话。

  焦八冷笑着说,“嘿嘿,这个咱就得慢慢看了,他为了什么,也许只有他自己知道。”

  “那你呢?你又为了什么呢?”我盯着他的目光,语气平淡的说道。

  焦八拍拍我肩膀说,“义哥,你不会是连我也怀疑吧?”

  “哈哈,怎么会呢,开个玩笑,何必当真,咱俩可是多年的兄弟了。”我露出笑脸,装做无所谓的样子说。

  “放心,我没当真,在事情没有完全查清楚之前,我们对任何人都要防着点。”焦八嘴上这样说,可我心里清楚,他指定不是这么想的。

  “恩,回去吧老八,这里怪冷的。”我缩了缩脖子,转身就往船舱里走去......

  第二天一早,我就起来了,这一夜睡的很不踏实,被顺子他们折腾完,都已经是后半夜了,一想起昨晚跟焦八说的话,我这心里总是感觉堵得上,顺子一路跟我出生入死,现在焦八也怀疑他了,难道这些事情,真的跟他有牵连吗?

  我翻身看了一眼睡在旁边的顺子,可我旁边的床铺上空空如也,顺子哪去了,我猛的坐了起来,焦八跟其他水手正‘呼呼’的睡着,我赶忙下床把焦八喊起来,“老八老八醒醒,醒醒了。”

  焦八睁开一只眼睛,很不情愿的说,“顺子早起出去了,没事的,丢不了啊。”

  “靠,你他妈怎么知道的?”我有点意外,他怎么知道顺子出去了。

  焦八依旧懒洋洋的说,“看到的呗,没别的事别打扰我,困着呢。”他话说完,闭上眼睛又睡了过去。

  这个孙子,他还挺机敏呢,我刚打算出去的时候,舱门就被推开了,顺子端着盘子走了进来,“义哥,你醒了,吃早饭吧。”

  他说着话,把东西放到了桌子上,顺子的脸色恢复了不少,已经不那么苍白了,“怎么样?好些了吗?”我看着他,笑着问道。

  顺子把筷子递给我,点点头说,“没事儿了义哥,我可能就是有点感冒了,李欣还说我是中邪了,整的那么认真,竟瞎扯。”

  “恩,没事就好,快吃吧,一会儿别凉了。”我没有正面回答他的话,我总感觉我和顺子之间,没有以前那么近了,好像是有了一层隔膜.....

  吃过早饭后,麦老叫我们去珍妮的休息舱商量下一步事情,焦八依旧在睡觉,只好我和顺子两人前去,看到顺子恢复的很好,珍妮和麦老的脸上也都带着笑容,不管这笑容是真是假,或者背后隐藏着什么,我都得陪着笑脸迎接着。

  对于昨晚在船舱里发生的一切,李欣基本上已经都说了,我今天也只是补充了一下详细的情况,毕竟在连续搜索了六间船舱后,依旧毫无进展,除了那些诡异的事件外,什么都没有得到。

  我故意说,“我看咱们还是算了吧,那就是一艘破烂的粮仓船,什么都没有。”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们再仔细勘察一次,肯定会找到一些有用的东西的。”珍妮立马反驳了我的话,我看她一眼,这妞表面装傻充愣,我看她心里早就清楚。

  “说的容易,下海很危险的,那破船什么都没有,还勘察什么啊,麦老你说呢?”我依旧咬住不放,我必须得看看他们三个人的态度。

  麦老有点为难的说,“这....李欣,你怎么看这件事。”这老家伙还真会啊,直接就往李欣身上推了。

  “我随便,听你的,你说去就去,你说不去,大不了我们回家就是了。”李欣更干脆,难题又给你扔回去了,她摆明自己的态度,去不去,都无所谓。

  珍妮这时候却有点急了,“不行,我不同意,咱们必须得再下去一次,忠义,就算我求你们了,再仔细检查一下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