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这大铁门在伴随着一阵刺耳的声音后,终于是被打开了,当铁门打开的时候,我感觉整个沉船都起了变化,我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对了,但我就是感觉很怪,心里也很不踏实。

  手里的照明灯仅忽闪了一下,可转瞬间又一切恢复正常了,我们七个人站在大铁门的外面,照明灯全部对准里面,手里的鱼枪也端在胸口上,一个个精神高度集中,周围是一片死寂,我甚至都能听到我的心脏,在‘扑通扑通’的乱跳着,既然这上面写着‘禁地’两字,就肯定是有用意的,真不知道这里面会有什么鬼东西。

  在我们等待的这个期间,我似乎又听到了那野兽般的呼吸,在我的耳边久久的荡漾着,我有点毛楞了,端着鱼枪来回的观察着,我又想起了那个叫刺马驹的大黑鱼,一个明明已经死了东西,却突然间消失不见了,它会不会就隐藏在这个所谓的禁地里呢?

  由于我高度的神经紧张,导致周围其他人都被我的举动给吓到了。

  焦八碰了我一下,打着手势问我,‘怎么了?’

  我呼吸有点急促,看他一眼,比划着,‘你没听到有声音吗?’

  焦八摇摇头,麦老在旁边向我打着手势,‘冷静点,你太紧张了。’

  难道真是因为我过度紧张照成的?我又仔细听了一下,那野兽般的呼吸声似乎已经不见了,可刚才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根本不像是幻觉啊,我承认我有点紧张了,可还不至于紧张到这种地步。

  等待了能有两三分钟的时间,那片禁地里也没出现什么危险的生物,一切都显得很正常,照明的灯光依旧看不到里面,光源照到里面后,瞬间就被淹没,这个入口的大小,还有那漆黑的程度,我想万丈的深渊也不过如此吧,反正比之前的任何一个船舱都要大上好几倍。

  我有总预感,那个叫刺马驹的大黑鱼,就算不在这禁地里,也应该在我们这附近的一左一右,我不相信我会因为紧张而听到那野兽般的喘息声音,时间已经不多了,看来我们必须得进去才行了。

  麦老这时招呼大家赶紧进入,他打头第一个游了进去,我们其他人也紧随其后,等进入到这片禁地之后,我放佛就跟进了一间冷藏冰库一样,这里面的温度,几乎在零摄氏度左右,估计就差能结冰了,正常海水的温度,要比这低太多了,这是目前为止,我接触过海水最冰冷的一个地方。

  我们一群人被冻的哆里哆嗦的,就连平时体格最强悍的山东大个子,现在都是冻的浑身上下在打摆子,我不停的用手搓着身子,而且不敢有半点停息,因为我很清楚,一旦停止运动,我们很可能瞬间就被冻死在这里。

  麦老也再提醒着我们,让我们尽量不要停止活动,因为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想保持住生命的存在,就只能自己照顾自己了,别人是帮不上什么忙的。

  照明灯四处的散开,周围的环境也在一点一点的清晰,当我看到这里面的情况后,我再一次被眼前的景象给震惊了,那股兴奋的感觉,甚至都让我感觉不到海水的冰冷了,激动的我浑身的血液都快倒流了,这里面简直就是个藏宝库啊。

  我看了一眼焦八,他也露出了和我同样的神色,这时他转头看我一眼,用力的向我点点头,麦老手拿着照明灯,旋转着观察这里的一切,虽然他极力在掩盖自己的表情,不过从他那放亮的眼神里,我还是看出了贪婪之色。

  顺子和李欣更是傻眼了,估计两个人兴奋的就快叫出来了,他们不停的再打着手势,意思就是我们终于是找到了传说中的宝藏了,其他人也不过如此,高兴的都相互击掌了开始。

  是的,我们来的目地就是为了寻宝的,为了这明朝的宝藏,我们死伤了好几个人,不过现在看来,这一切还算是比较值得的,我们这些日子以来的辛苦以及汗水,总算是没有白流,那些之前死去的兄弟们,也许是他们的在天之灵,保佑了我们也说不定啊。

  我在心里,默默的为他们祈祷了起来,一个多年的无神论者,现在也变成了唯心主义了,虽然我也很激动,可我还没被喜悦冲昏了头脑,希望这一次,可以解开这所有的谜团,找出这幕后的黑手。

  时间已经不多了,麦老让我们大家赶紧分散开,看看这里面都有些什么,我和顺子两人从右路开始游行,在禁地的右面,摆放的全是瓷器,由大到小整齐的排成一排,每一个瓷瓶外观都很美丽,大小瓷瓶的花纹让人看着就知道是珍品,绝对的价值不菲。

  但是在瓷瓶整齐的排列中,偶尔会出现几个空位,这一看就是原本应该有摆放瓷器的位置,现在已经没了,可在这些空旷的位置上,居然会有一些发黑的东西,起初我也没看出来是个什么东西。

  可当我游行过去,第一眼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猛的给我吓了一跳,浑身都是一震,因为这些发黑的东西,居然是人类的尸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