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麦老慢慢的站起来说,“一句话两句话也说不清楚,这样吧,大家先休息一会儿,半个小时后,都到餐厅来集合,全体人员都来。”麦老话说完,慢慢悠悠的走回了船舱。

  我们其他人也陆续的回了休息舱,可回休息舱后,我发现其他几个水手进屋后就开始收拾东西,我有点纳闷的问道,“哥几个,你们这个是要干嘛啊?”

  其中一个小光头说,“忠义,我们不打算干了,真的,实在是受不了了,今天又死一个,这次说啥都不行了。”

  “是啊忠义,我们打算连夜就离开这鬼地方,实在是挺不住了,没想到这水下这么恐怖,早知如此,我说什么都不来了。”另一个人哭丧着个脸说道。

  “别...别介啊,这眼看着就要成功了,怎么还不干了呢?”这关键时刻了,他们要是不干了,那这不白玩了吗。

  顺子也说,“义哥说的是,这眼瞅着就要完事儿了,怎么还不干了呢。”

  那小光头看我一眼说,“忠义,你也不用劝俺们了,俺们已经想好了,真就不能干了。”

  我向焦八使了个眼色,让他赶紧去找麦老和珍妮过来,“别别别,哥几个,咱们好不容易干到现在了,这说走就走多可惜啊,万一老板不给你们钱,你们不是白辛苦这几个月了吗?”

  “不瞒你说忠义,俺们现在宁可一分钱都不要,也都要离开这里。”
  这时候,焦八带着珍妮和麦老赶了过来,双方这就开始了一番‘你要留,我要走’的口舌之争啊,可不管我们几个人怎么说,这几个水手就是不想干了,你说什么都白搭,他们一句话都听不进去。

  后来那山东大个子也来了,我算看出来了,那大个子在他们这水手里,说话还是比较有分量的,我就把他拉倒一边,希望可以通过他,让这几个水手暂时留下来。

  “大个,帮忙劝劝吧,这走了怪可惜的,钱拿不到不说,离开渔船他们也不见得就能活着回去。”我递给大个子一根烟,我们俩人就在休息舱外的过道上聊着。

  大个子接过烟点着,抽了两口后说,“忠义,你也知道,这次又死了一个兄弟,说实话,现在就连俺都没信心在干下去了,你说这钱跟命比起来,还得是命重要吧?”

  我点点头说,“那肯定的,不过你细想一下,渔船是不可能因为你们回去的,你们要是靠着救生船离开,也够呛能活着回去啊,这海上风浪说来就来,哪那么容易啊。”我这可是实话,上次就跟他们说过,想回去,简直难上加难。

  大个子深思了片刻后说,“是啊,俺也知道,这样吧,俺尽力劝劝他们,能不能行,俺也不敢保证,俺这就过去。”

  我拍拍他胳膊,跟他一起又回到了休息舱。
  大个子回到船舱后,就开始疏通其他几个要离开的水手,麦老看我一眼,小声的问道,“你把大个子说明白了?”

  我不动声色的说,“差不多吧,起码他还愿意试试。”

  “希望能留住这些水手,咱们人员现在越来越少了,要都走了,后面的活就没法干了。”麦老也是一脸担忧的样子。

  那大个子在跟他们谈,我们几个就在旁边时不时的帮着说几句,最后谈了一个多小时,总算是把这几个人给说通了,他们暂时同意留下了,不过有一个要求,那就是这艘沉船打捞上来之后,必须让他们离开。

  珍妮看了麦老一眼,麦老向她点点头,“好,我答应你们,这艘沉船打捞上来后,我就送你们回去。”珍妮虽然很不情愿,可也没办法,水手们能暂时同意留下,就已经很不错了。

  内乱算是摆平了,剩下的就是商讨沉船里面的事情了,麦老把所有人全都叫到了餐厅里,来商议下一步的事情。

  还是这老家伙先开口,“对于这次的勘察,大家有什么要问的吗?”

  “肯定有啊,要问的多了。”我抽了口烟,随口说道。

  “我就想知道,到底在禁地的时候发生了什么?怎么人瞬间就死了呢?”李欣皱着眉头问道。

  顺子这会儿说,“我很想知道那些珍宝到底是什么?怎么会突然就化成一股黑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