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我的话说完后,麦老他们几个人互相看了看,焦八突然问我,“那这些事情都安排谁来做啊?”

  我就知道会这样,既然是我想到的注意,那理应还得由我来冲锋陷阵啊,“我来,但我需要一个人,跟我负责一起去引那刺马驹,我想那鬼东西,应该还在船头的缺口里,至于其他的,就由麦老你来安排吧。”

  最后麦老决定,由我和他去负责引刺马驹,焦八在舱门外做接应,顺子和李欣还有其他水手在船舱里面负责卡住舱门,一旦计划成功,我们将直接从沉船上游,看看能不能浮出水面,要是可以的话,下一步紧接着就是打捞沉船。

  等商议好这些以后,焦八突然说了一句,“对了麦老,我必须得提醒你一句,那禁地里面的棺木,应该只有一具有用,其他的两具都是没用的。”

  “哦?你是怎么知道的?”麦老很怀疑的看着他。

  焦八笑笑说,“我也是猜测而已,按理说三具棺木,不可能都有尸体的,而且,我怀疑之前清代沉船里的棺木女尸,跟这次的其中一具棺木,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你认为呢麦老?”焦八并没有说实话,而是很委婉,很随意的说着谎话。

  可还没等麦老说话呢,顺子却突然开口了,“我看不见得吧,它们之间会有什么联系呢?”也不知道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是装傻充愣啊,还是他真没想到啊。

  焦八有意看了我一眼,我假意咳嗽一下说,“我到觉得老八的话有点道理,毕竟之前的棺木女尸,也是明朝的,这次我们发现的又是明代沉船,里面也装有棺木,说不定真会有点什么发现呢。”

  我话说完,直接看向了麦老,这老家伙点点头说,“不是没有这个可能,那小八你说,咱们应该动哪一具棺木呢?”

  焦八故意装出一脸为难的样子说,“这个....我暂时也说不好啊,太难分析,毕竟我也只是猜测,这样吧麦老,我先查查笔记,沉船要是打捞不上来的话,咱们再想办法也不迟,你说呢?”

  我在旁边忍着笑呢,真能忽悠啊,这个孙子装起孙子来,还真他妈够孙子的,我看他一眼,焦八则是一脸的平静,任谁都看不出来是在说谎话。

  “恩,那就先这么办,对了,今儿个休息,你们有没有兴趣一起来钓钓鱼玩啊?”麦老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我们三个赶紧摆摆手,“没有没有,我们对钓鱼都不敢兴趣。”我话说完后,麦老笑着拍拍我胳膊,转身就离开了甲板。

  麦老走后,顺子呆了一会儿也回休息舱了,他前脚刚走,我后脚就问焦八,“禁地的事情,为什么不跟麦老实话实说呢?”

  “没那个必要,我只要提醒他们哪些是安全的,哪些是危险的就行了。”焦八随口说道。

  我叹口气说,“可我感觉他已经怀疑你了,你没发现吗?”
  “那就让他怀疑好了,有些事情,说多了反倒麻烦,你知我知就行了,告诉他们也没用,而且棺木女尸身上的东西,都在你我手里,现在也没法说,等把另一具棺木打捞上来再说也不迟。”

  “随便你吧,只要别再出什么大事儿就好了。”

  我们俩正说话的功夫,珍妮和李欣两人从船舱里走了过来,焦八这孙子很无聊的来了一句,“哎呦,有大美女来找你了。”

  “滚蛋,你怎么不说来找你呢。”对于上次的事情,我仍然记忆犹新啊,珍妮对我根本一点意思都没有,我可不想在自找没趣了。

  “我可没你那人格魅力啊。”他话说完,就笑嘻嘻的向着她俩打了个招呼。

  而我则是故意跟李欣打着招呼,有意没搭理珍妮,“早啊李欣。”

  李欣楞了一下,可能是认为我居然会主动跟她说话,感觉很以外吧,她很随意的点点头,“你也早。”

  珍妮看了我一眼,我立马把头转到了别处,装作去看外面的大海,对于这个女人,我是不愿意再多说什么了,李欣是外冷,她是内冷,这两妞还真是他妈互补啊。

  她俩走过来之后,焦八有意说,“我去找点吃的,你们几个慢慢聊啊。”临走的时候,他还用胳膊碰了我一下。

  我继续装死,优哉游哉的抽着烟,嘴里哼着小曲,一条腿还在不停的打着节拍,时不时的也突然唱出两句词,搞的很是轻松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