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焦八和顺子带着其他人去了船舱那边,而我则是和麦老直奔船头右边底部的缺口,我们两人一路快速的下潜,尽量把时间节约到最少。

  一路上我紧握鱼枪,照明灯来回的扫射,我精神处于高度集中的状态,麦老在我旁边,相对来说,他比我能镇定一些,总是打着手势提醒着我,要保持冷静的头脑。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缺口的边上,再一次站在这里,看着面前巨大缺口的时,感觉比之前还要慎人,我总感觉里面有一双眼睛一直在盯着我们。

  我们两个人漂浮在缺口外,谁也没有往里面踏进一步,我们计划是引出刺马驹,可要是真进到这缺口里,我和麦老容易出不来啊,搞不好就得死里,这里面空间有限,如果那鬼东西真在这里面的话,我们逃跑都来不及。

  我先用照明灯往里面照了照,虽然明知道照明灯起不到太大作用,但我还是愿意试试,里面依旧是一片黑暗,无底的深渊一般,其实我到真想进去看看,这个大缺口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也许不光是刺马驹,还能发现其他的什么东西。

  我看了麦老一眼,打着手势,‘进不进?’

  麦老一直盯着缺口看,老半天也没回答我,我估计这老家伙也是害怕了,之前的那些豪言壮语,估计都他妈是扯蛋。

  十几秒后,麦老向我比划着,‘你游到沉船的上方,我在这里引它,如果它出来了,就用鱼枪射它,然后你掉头就跑,别管我。’

  我有点没明白他的意思,打着手势问道,‘不是一起来引它吗?’

  麦老很认真的看着我,比划道,‘听我的,就这么办,去吧。’

  既然他开口了,我就得照做啊,我上游到沉船上方,找了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在这里,我虽然不能清楚的看到麦老的一举一动,但起码不能让他离开我的视线。

  这时候,我看到麦老手里的照明灯在一闪一闪的,而灯光却是在对着缺口里面,我恍然间明白了什么,他这是在利用光源的忽闪,来引那刺马驹出现。

  我不得不承认,这老家伙还是很有脑子的,可这么做的代价就是危险太大,那鬼东西一旦冲出来,他恐怕都来不及逃跑,一想到那黑鱼的庞大体型,我浑身都他娘的发颤。

  我把照明灯光对准麦老的前方,手里的鱼枪也摆正了位置,现在就差那鬼东西上钩了,麦老依旧不停的闪着照明,一分钟左右过去了,还是毫无发现。

  周围依然安静的如死寂一般,正当我刚准备放下紧张心态的时候,突然之间,借着麦老的灯光,我看到一个巨大的黑影从缺口里窜了出来,直奔麦老冲了过去,果然是刺马驹,那鬼东西还真就没死。

  麦老当时是怎么反应的我到没看清楚,我甚至都怀疑他是不是被他黑鱼给生吃了,可我却来不及多想,我一鱼枪就射了出去,直接扎中了那黑鱼的脑袋。

  我本以为这一枪会把它激怒,可我却想错了,我这一枪下去,这鬼东西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还是在缺口外来回的盘旋,好像是在找什么东西一样。

  麦老的照明灯光已经不见了,我根本不知道他跑哪去了,是死是活我更不知道,现在最重要的是引刺马驹到船舱口,麦老不见了,就只能我自己亲自动手了.....
  我快速的游行到黑鱼的附近,也用照明灯在它面前不停的忽闪,好来引起它的注意,要不说这动物的智商永远没有人高呢,即便它是什么刺马驹,是什么邪恶的生灵,也不过如此。

  在我灯光的急速忽闪下,它果然调转枪头,奔着我就冲了过来,当我看到它那满脑袋的大刺头,还有那嘴里的尖牙时,吓的我‘呜’的一声大叫,转身就往船舱口游去。

  我一路加大力度游行,用尽我浑身的解数,黑暗海域的海水是平静的,可我明显能感觉到这后面的海水波动很大,那是因为有刺马驹在后面追着我。

  我知道我游不过它,在深海下,它的速度要远远超越我,可我根本就不敢回头看,一旦我回头,我怕会有一张大嘴直接把我给撕碎了。

  刺马驹那野兽般的叫声就在我的后面,声音也越来越近,我几乎快抓狂了,因为它马上就要追上我了。

  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一个人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我不远处,我定眼一看,那人居然是麦老,他还活着,他端着鱼枪正在向我这边瞄准着,可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就感觉到鱼枪几乎是擦着我的身体就窜了过去。

  我赶忙一个转弯,快速的向着船舱口游去,这一枪使得黑鱼的速度减慢了下来,当我快游行到船舱口的时候,我看到焦八正在人面花的旁边等待我的指示。

  我急忙向他打了个手势,焦八立马伸手去碰人面花,这一刻,海底开始轻微的震动了起来,那原本暗红色的人面花变成了暗绿色,巨大的绿色光芒照亮了整个船头。

  紧接着花瓣快速的张开,一张绿色的人脸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来不及看它什么样子,因为那刺马驹在死死的跟随着我,焦八这会儿已经躲避到船舱里了。

  他伸出一只胳膊,我游上前一把抓住他的手,我们两人同时用力,我被直接拉近了船舱口里,现在也顾不上麦老了,当我进到船舱以后,其他人立马松手,舱门‘咣’的一声就关上了。

  可紧接着,我就听到一声强烈的撞击,这舱门差一点被那刺马驹给撞开,可下一秒钟,我就听到了一声既痛苦又恐惧的声音,就好像来自地狱一般的吼叫,是那多人面花的苏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