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我胸口处有一团燃烧的烈火,这些曾经跟我出生入死的人,现在却变成了一具具冰冷的尸体,这是谁干的,到底是谁干的,我一定要抓住他,我要亲手宰了他,我要将他碎尸万段。

  我握紧拳头,浑身都在剧烈的颤抖着,牙齿咬的咯咯响,泪水顺着我的眼角开始无声的滑落,眼泪燃烧着我的脸庞,使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下来,上一次我流泪,是因为战友的死亡,而这一次,几乎又是重蹈覆辙。

  我拍了拍自己的脸,尽量让自己保持住冷静的头脑,现在还不是失控的时候,我仔细勘察了一下现场,可并没有发现有用的线索。

  行凶者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现场也没有发生过搏斗,更没有留下作案的工具,而且指纹和脚印都没留下,几乎可以说是一次很完美的猎杀。

  这个人应该是个老手,杀人的手段干净利索,几乎都是一刀毙命,每个人的颈部,都有严重的割伤,心狠手辣的程度简直令人发指。

  我看着我面前死去的同伴,那份心酸与痛楚,简直无法言语,我在心里默默的对他们说,我一定会为你们报仇的,不管这是谁干的,我都要亲手抓住他,必将他千刀万剐了。

  我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转身正打算离开的时候,我猛然间发现了一个重要的线索,这里面好像少了一个人,顺子他并没有在这。

  我猛的转过身去,赶忙再重新查看一遍,可结果是一样的,顺子确实没有在这,我脑袋‘嗡’的一声,难道说....是他下手杀死了这些人吗?
  我想起之前焦八说过的话,他一直就在怀疑顺子是那幕后的操纵者,起初我还极力的反驳他,始终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

  可现在呢?事实已经摆在了我面前,全船所有人都遇害了,可只有他自己消失不见了,这不就说明了一切吗,他残忍的杀害了我们的同伴,现在又逃之夭夭了。

  这个畜生,这个混蛋,他怎么可以这么做呢?他还算是个人吗?我胸口处有一团烈火在熊熊燃烧,曾经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兄弟,可他现在却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恶魔,一个沾满鲜血的禽兽。

  愤怒冲刺着我的脑袋,我失去了往日的冷静,那份兄弟情,也随着这一切化为乌有了,现在我的心里,对他只有恨,恨不得马上将他扒皮抽筋。

  正当我愤怒的时候,我忽然间听到走廊的过道处,有轻微的脚步声传来,好像有人,我赶紧退出杂物间,顺着声音的方向开始寻找。

  当我快到休息舱附近的时候,突然,一个人影在距离我不远的地方一闪而过,以闪电般的速度窜出了船舱,我甚至连他的背影都没看清楚。

  “是谁?”我大吼一声,一个箭步就追了出去,可当我跑出船舱的时候,这个人的身影早就消失不见了。

  我知道他肯定是下海了,因为船头根本就没有躲藏的地方,我站在船边上,借着月光,在海面上开始寻找这个人的踪迹,果然不出我所料,在海面上真就有一个人,他在快速的往大胡子的渔船方向游去。
  这个人的速度极快,甚至都快赶上海里的鱼了,这个人的身影怎么那么熟悉,他跟之前的黑衣人几乎是一模一样,这时候,他已经游到了大胡子渔船的旁边,眼瞅着就要爬上渔船了。

  突然间,大胡子的渔船上又发来了暗号,手电光在急速的忽闪着,这是焦八打的紧急信号,我差一点就忘了,焦八还在大胡子的渔船上呢,如果这个人遇到他的话,恐怕焦八就没命了。

  我连想都没想,一个猛子就扎到了海里,全力往大胡子的渔船上游去,夜晚的月光,照射在海面上,悠悠的就跟鬼域一样,而那艘渔船漂泊在漆黑的海面上,就有如幽灵船一般。

  很快,我就游到了渔船的边上,我甚至连调整心态的时间都没有,赶忙顺着救生梯就爬了上去,可等我爬上甲板的时候才发现,甲板处居然什么都没有。

  空空如也的船头,让我有点发蒙,焦八他人哪去了呢?我明明记得他刚才是在船头给我发的暗号,可现在人却消失不见了,而且之前我们打捞上来的棺木也没了,我记得很清楚,那棺木一直就放在甲板处的。

  我悄悄的在船头和船尾处找了一遍,还是没有发现焦八,难道说...他已经遇害不成了?我心里很清楚,这船上还有另外一个人,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黑衣人,也可能就是顺子,也许他正躲在某个角落里,偷偷的注视着我呢。

  我身体贴紧船边,一点点的挪动着,甲板处的舱门大开着,可里面却是黑暗无比,海风呼呼的吹着,一股冷意,传进了我的心窝里,我赶紧从腿上把伞兵刀拿拔出来,紧紧的握在手里,接着一步一步的往船舱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