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这棺木已经被人打开了。”焦八头也不回的说了这么一句。

  “什么?被人打开了?”我赶忙过去跟他一起查看。

  “义哥你看这里,这四周的钉子都已经被起开了,很明显棺木已经被打开过了。”焦八伸手指着棺木的四周。

  我仔细看了一下,确实是这样,棺木四周的钉子已经被起开了,因为棺盖盖的比较完好,不仔细看,是绝对看不出来的。

  “看来已经有人先下手了,你说这会是谁干的呢?”我扭头看了焦八一眼问道。

  焦八轻轻的摇头说,“我也不太清楚,但我估计是之前的那个黑衣人,你别忘了,咱们这次的计划,不就是为了抓他吗,只不过是计划失败了而已。”

  我仔细思考着今晚所发生的一切,我想到了一件事情,深吸一口气说,“咱们把棺木打开,看看里面还有什么。”

  焦八露出难言之色说,“义哥,这个不好吧,这里面装的可是魔虫尸啊,一旦惊醒了,咱俩想活着出去都难。”

  我瞪他一眼说,“甭废话,我说打开就打开,要是不打开这棺木,咱怎么知道是不是那黑衣人干的。”

  焦八眼珠子一转,邪笑着说,“哦~~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义哥,好,那咱就打开。”

  我们俩刚要动手的时候,焦八又赶紧说,“等等等等,义哥,你想过没有,要是没有那张符咒呢?那咱俩可就玩完了,这东西瞬间就能要了咱俩的命。”

  焦八说的不无道理,我打开棺木的原因,一是想看看里面除了魔虫尸之外还装着什么,再者就是验证一下自己的判断。
  如果尸体上有符咒,那就证明是黑衣人开启的棺木,反之要是没有,那就不知道是谁了,不过这没有符咒的代价也很大,绝对有生命的危险。

  我沉思片刻后说,“赌一把吧,生死无常,各安天命吧。”

  焦八一咬牙说,“得嘞,拼了,那咱就打开吧。”

  我们俩人一人占一边,他站尾,我站头,扶好棺盖后,我嘴里轻喊一声,“推”

  我使出浑身的力量去推动这棺盖,焦八那边更是累的都快高喊了,这棺盖很沉,死沉死沉的,跟之前我们从清代沉船里打捞上来的棺木几乎一样沉。

  棺盖正在一点一点的被挪开,我低头看了一眼,已经能看到里面尸体的胳膊了,“不行了不行了,义哥我推不动了。”焦八翻身就坐在了地上,嘴里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说道。

  “靠,就这么一下就不行了?亏你还是盗墓贼呢,真他娘的。”我松开抓棺木的手,转头骂他一句。

  焦八有气无力的说,“大哥,我是伤员,我这昏迷才苏醒,哪有那么多力气啊,你容我休息一下,马上就好。”

  没办法,我只能等焦八缓解缓解体力了,几分钟后,我上前踢了他俩脚说,“喂老八,没事儿吧?”

  焦八没说话,只是向我摆摆手,“没事儿就赶紧起来,别在这装死了。”

  焦八很不情愿的爬了起来,我们两人继续推棺盖,在伴随着‘咣当’一声巨响后,棺木终于是打开了,我也累的差点虚脱了,这死棺盖,弄这么老沉干嘛。
  可焦八这次却精神的要命,他一把拉着我后退了好几步,眼睛死死的盯着棺木,我刚要说话,他立马打断我,“先别说话,耐心等一会儿。”

  我们两人盯着棺木看了能有几分钟,也没见发生什么事儿,焦八这才招呼我一起过去看看,我们两人走到棺木的旁边,借着窗外的月光,我看到里面躺着一个人,但我看不清是男人还是女人。

  焦八点亮打火机,从头顶开始往下看,很奇怪的是,里面尸体的头部,居然盖着一块黑布,遮住了整个脸,根本看不清楚是个什么样子,这个是什么意思呢?

  我轻声问道,“老八,这尸体上怎么还盖了块布呢?”

  “嘘...先别出声,慢慢往下看。”焦八手里的打火机,顺着头部一点点的往下走。

  在颈部的位置下面,我见到了一张小黄纸,上面还画着红色的印记,跟之前棺木女尸那张符咒是一模一样的,这就足以证明,开启这口棺木的人,就是那猫眼黑衣人,这也验证了焦八说的话,这的确是一具魔虫尸。

  “老八你看,有符咒,看来是那黑衣人干的。”我有点激动,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兴奋。

  焦八‘恩’了一声,没有再说话,一双贼眼翻来翻去,扫遍棺木的每一个角落,尸体身上盖了一层被子,不过这被子已经看不出好坏了,几乎都腐烂掉了。

  焦八一把扔掉尸体身上的被子,使得整个尸体都显露在我们面前,借着火光,我也仔细的看了起来。

  这个人身上穿的衣服很华丽,也是金丝绸缎的,并且我一眼就看出来了,这是典型明朝人的服饰,并且还是女装,由此可以断定,这具尸体也是个女人,她的衣服并没有任何破损,保存的依旧很完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