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坏了,珍妮跟麦老他们怎么来了?”我躲在窗口向焦八说道,这一刻我才感觉自己跟做贼一样。

  焦八也爬了过来,躲在窗口另一边看了看说,“估计是发现咱俩不在了,特意来找咱们的,义哥,现在怎么办?”

  “快快快,趁着他们还没过来,赶紧把棺木盖上,然后找地方躲起来,要是被珍妮他们发现的话,咱们也不好解释啊。”我们这么做,会让对方起疑心的,这不成小人了吗,上次在棺木女尸手里拿到的东西,可以往大胡子身上推,可这次就不行了,。

  人在着急的时候,往往能爆发内在的潜力,我跟焦八两人憋足了劲儿,我脸甚至都憋的通红了,我俩一鼓作气,居然硬是把棺盖给抬了起来,并且还轻声轻响的盖到了棺木上面。

  把棺盖摆正以后,我对焦八轻声说,“快点,你先找个地方猫起来,他们马上就过来了。”

  焦八也着急了,“这他妈一天,我...我藏哪啊?这哪有地方可藏啊。”

  我脑袋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好地方,“有了有了,你赶紧躲到下面冷冻室去,估计他们不会去那找的,要是我不叫你,你千万别出来。”

  焦八一听,当时脸色难看的说,“不是,能行吗?那里面可老冷了,不得冻死我啊。”

  “你他妈怎么这么矫情,忍一忍就过去了,他们一看咱俩不在,就会很快离开的。”我拍拍他胳膊,示意他赶紧去。
  焦八立马说,“行啊,我这就过去,那你呢义哥?你怎么办?”

  “你别管我了,我自有办法,你快去吧,他们要登船了。”我现在窗边,冲着他说道。

  焦八也不再墨迹了,他一个转身就溜了出去,而我则是在窗口一直盯着麦老他们的一举一动,等他们都上船以后,我才发现,顺子居然也跟他们在一起。

  他怎么也来了?刚才他大半夜的干什么去了呢?这个事情有点奇怪啊,我总感觉哪里不对呢?可又摸不到什么头绪。

  我悄悄的走到门口,躲在后面往过道处看,很快,手电光照射了进来,接着我就听到船舱过道处传来了脚步声音,还有麦老喊话的声音,“忠义,焦八,你们在这吗?”

  “我们挨个船舱找找,可别出什么事儿了。”这是珍妮的声音。

  灯光在四处扫射,他们在挨个船舱查看,接着是顺子的声音,“老八,义哥,你们在哪?”空荡漆黑的过道处,泛着回音,听起来很是慎人。

  灯光离我越来越接近了,不过我早就想好了对策,我快速的移动到窗口,单手扶住窗台,一个翻身直接就跳了出去。

  不过我并没有跳下去,我还不至于傻到引起他们的主意,我双手死死的扣住外边的窗沿,直接把身体吊挂在外面,窗台底部的高度,正好能遮挡住我的手指,如果不走进细看的话,绝对不会有人发现的,我这么做其实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想听听他们能说些什么。

  半分钟左右,手电光照射了进来,我在窗台下正好能看到玻璃的反光,接着就是杂乱的脚步声。
  “这里也没有啊,他们会去哪了呢?咦?怎么这里有个棺木?”是珍妮的声音。

  “是啊,这船头的棺木怎么上这来了。”这个是那个大个子的声音。

  “咱们先别管这棺木,找人要紧,大家伙把所有的船舱都查看了吗?”是麦老的声音。

  “都找了,就连操作室和厨房都去了,可还是没有找到义哥他们。”顺子的声音。

  “顺子,你是什么时候发现忠义和焦八不见了?”麦老在问他。

  “就是...怎么说呢,当时我正在睡觉呢,具体几点我也忘了,就记得半夜里,我迷迷糊糊的听到义哥在喊我,然后他跟我说,让我去什么杂物间找他,说有急事跟我商量,我爬起来就去了,可在门口等了老半天也没看到他人,我回来后他也不在休息舱,这才把大伙都给喊醒了。”

  顺子应该就在窗台的附近,他说话的声音我听的最清楚,就跟在他跟前差不多,可我心里很窝火,差点忍不住骂口了,他居然睁着眼睛说瞎话,说什么我半夜喊他,还让他去杂物间,这简直就是胡扯瞎掰呢。

  我猛然又想到梦里的情节,那右边杂物间堆积着所有人的尸体,唯独就是没有他顺子的,还有梦里的猫眼黑衣人,居然也是他,在梦里他还一刀抹了我的脖子。

  这究竟是一种潜意识,还是什么呢?我脑袋本来就有点乱了,顺子他再这么一说,就更乱了,他到底是什么意思?是想把我推到台面上?还是别有用意呢?我真是小看了这个大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