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我靠坏了,这是那麻子脸的声音,最重要的是,这声音来自最后一间船舱,这个孙子,他居然自己偷偷溜了过去,完蛋了,肯定得出事儿。

  麦老一听有人喊他,赶紧招呼我们赶过去,我无奈的看了焦八一眼,只好也跟着一起去了。

  此时麻子脸正在最后这间船舱的门口,麦老跑过去问道,“怎么了?一惊一乍的?”

  “麦老你看那棺木,已经让人给打开了。”麻脸说话的语气带着愤怒,似乎还有点责怪麦老的意思。

  麦老带着我们走进船舱,用手电照了照说,“这...这棺木怎么打开了呢?你们几个谁动过?”他眼神扫视我们一圈,我到是挺沉得住气的,继续装傻的摇摇头。

  “我跟大个他们肯定是没动过了,至于别人吗,就不好说喽。”麻脸是冲着我和焦八说的,眼神里充满了怀疑。

  “喂麻脸,你看咱俩干嘛,又不是咱俩动的。”我盯着麻脸,一脸阴沉的说道,按理说,这第一个开棺木的人,是那个猫眼黑衣人,我和焦八只是顺手牵羊罢了。

  “是不是你们干的,你们心里最清楚,大半夜的就玩失踪,然后又突然跑了出来,别以为咱们就那么好糊弄。”麻脸冷笑一下,眼神显得更加鄙视了。

  他这句话说到我心坎里了,毕竟自己理亏,也不好再多说些什么,可我这么做,不也是为了大家吗,希望早日能解开这一切谜团吗,可有些话,没法说出来,只好自己忍气吞声了。

  “算了,都别吵吵了,我们先检查一下棺木里还有什么。”

  麦老刚要过去,焦八立马上前拉住他说,“麦老,别过去,有危险。”焦八用一种很坚定的眼神望着他,月光照在他脸上,显得很是爷们。

  “一具棺木而已,能有什么危险的,俺去看看。”麻脸话说完就走了过去,我过去想劝阻他一下,可麻脸根本没给我面子,直接从我身边绕了过去。

  棺木四周的黑雾已经消失了,船舱里的温度也恢复到了正常,可我总感觉,这就好像是暴风雨前的平静一般,后面的事情应该不可想象,我手心里全是汗水,胸口还在隐隐作痛。

  麻脸走到棺木跟前,用手电看了看,回头冲着我们说,“看给你们吓的,这也没什么吗,只不过是一具腐烂的尸体罢了,我看看还有什么宝贝没?”

  什么?腐烂的尸体,糟了,那女尸冲破符咒了,麻脸的话音刚放,就听‘哄’的一声闷响,紧接着屋里一团黑雾弥散开来,这黑雾瞬间笼罩住整个船舱,就连人都看不见了。

  大家伙被呛的直咳嗽,麦老大喊着,“咳咳~~大家伙....别乱动,尽量保持在一起。”

  我双手在面前不停的挥舞着,黑雾渐渐的散去了,我看到麻脸正背对着我,他还在棺木跟前站着呢,不过他身体却在来回的轻轻摇晃。

  我赶忙快步走过去,一拍他肩膀说,“快走麻脸,别愣着了。”
  可我这一拍他不要紧,麻子脸的脑袋直接掉了下来,鲜血呼的一下就窜了出来,有如喷泉一般,身体‘咣当’一声瘫倒在了地上。

  我的脸和身上瞬间就全被染成了红色,我傻傻的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切,这场面简直触目惊心 ,很快,麻脸的鲜血已经染红了地面,他的脑袋就在我的脚前。

  我低头看着他的脑袋,他的眼睛往外突出,长着大嘴,这明显是受到了惊吓,他颈部的位置上血肉模糊,看的我是心惊肉跳的。

  我用手胡乱的擦了一把脸上的血迹,可心却在砰砰的乱跳着,说不害怕这是假的,麻脸死的这一幕,实在让人无法接受,恐惧感仍旧刺激着我的大脑,最重要的是我根本不知道他是怎么死的。

  我是在强迫我自己,尽量保持住最冷静的一面,要不然我早就承受不住了,呼吸的加速,就是最好的证明,其实我就跟惊弓之鸟一样,就差六神无主了。

  黑雾渐渐的散去了,月光又重新照回到了船舱,当月光照射到棺木上的时候,我又一次惊呆了,这棺木里空空如也的,那女尸居然不见了。

  我用手电再次确认了一下,那女尸果然不见了,除了一把断掉的伞兵刀刃以外,棺木里什么都没有,我脑袋‘嗡’的一声,青筋都跳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