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我勉强的坐起身子,看了看四周,休息舱内就我自己一个人,其他人也不知道都哪去了,我脑袋还有点疼,也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了。

  这时候,船舱门被推开了,顺子端着盘子走了进来,“义哥你醒了啊?怎么样?感觉好些了吗?”他放下手里的盘子,赶紧坐到我床边问道。

  我轻轻点头说,“恩,没什么事儿了,我昏睡多久了。”

  “没多久,才两个晚上而已,现在是下午一点多,你饿了吧,要不要吃点东西?”他扶着我,让我身体往后靠了靠。

  “恩,我喝点粥就行,其他人怎么样?”我看着他问道。

  顺子脸色有点难看的说,“除了麻脸死了之外,大家伙都没什么事儿,大胡子的渔船算是炸毁了,那女尸和棺木也随着渔船沉没了,只可惜这次又白玩了,白搭了一条人命不说,还什么东西都没搞到。”他说着话,把一碗粥放到我面前。

  我喝了一小口粥,“别的都无所谓,只要大家没事就好,焦八和其他人哪去了?”

  “其他人都在甲板上放风呢,焦八他去麦老那边了,好像是在商议下一步事情。”顺子轻声说道。

  “哦,这样啊,顺子我问你,这次搞的这么严重,其他水手没有要求回去吗?”麻脸都死了,大个子他们还能沉得住气吗,出海到现在,已经死了六个人了,细想一下也是挺可怕的。

  “一开始是有的,后来也不知道麦老跟他们说了些什么,他们就同意暂时留下来看看,不过那大个子说了,他们不会再下海了。”顺子很无奈的说着。
  我点点头,叹口气说,“也难怪,死了这么多人了,谁还会去冒这个险呢。”

  顺子也叹口气说,“是啊,事情越来越辣手了,死了这么多人了,一想起来,心里就怪难过的。”

  我看着面前的这个大男孩,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顺子还是老样子,很阳光,也很憨厚,笑容还是那么温暖,可我一见到他,就会想起那个奇怪的梦,我不知道那梦到底说明了什么,可偏偏为什么让我看见他的脸。

  而且我还记得,那天珍妮他们来大胡子渔船找我和焦八的时候,顺子亲口说什么是我在叫他,这怎么可能吗,到底我跟他之间,是谁在说谎呢?

  “顺子,哥问你,那天晚上你说我半夜喊你,是什么意思?”我盯着他问道。

  “义哥,那天晚上真的是你在喊我,是你让我去杂物间找你的,我去了以后,可你却没在那,后来休息舱也没有你,我担心你,这才通知珍妮他们的。”顺子一脸委屈的表情,就像是自己被冤枉了一样。

  “可我真的没叫你啊,你会不会是听错了。”我盯着他眼睛,很想看穿他,可我并没有看到那混浊的眼神。

  “义哥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怎么可能骗你,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也不知道啊。”顺子说话有点激动。
  我拍拍他肩膀,算是安慰他说,“好了好了,没事儿了,都过去了,这事以后就别提了。”

  顺子点点头,可他眼睛有点红,看着眼泪汪汪的,他抬头冲我笑笑说,“义哥你再多睡一会儿吧,李欣说你肋骨断了两根,得好好修养一段时间,我去帮你把衣服拿出去嗮嗮。”

  顺子抱着衣服走了出去?我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突然感觉自己很过分,那天夜里我对他发脾气大吼,现在想起来,真觉得挺对不起他的。

  顺子一路跟我出生入死,是多年的兄弟啊,可我却因为一个梦而耿耿于怀,这确实不应该啊。

  但顺子偏偏最近又如此怪异,那天晚上我跟本就没叫过他,他为什么要这么说呢?这里面到底隐藏着什么?我真的想不明白,一想脑袋都疼。

  我刚躺下,正打算再睡一会的时候,珍妮推开舱门走了进来,脸上还带着笑容说,“醒了啊?好点没?”

  “好多了,你怎么知道我醒了?”突然看到她来看我,我心里居然还有一股莫名的感动。

  “在甲板上遇到了顺子,是他告诉我的,你算是命大,掉到海里了,这要是摔倒船上,恐怕就没这么幸运了。”珍妮走过来,坐在凳子上看着我说。

  “呵呵,我这人一向命大,就是没什么福气,总赶不上好时候。”要是再早出生个两三百年,咱起码也是个小王爷啊,我拿出烟来,准备点着抽一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