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珍妮一把拿掉我手里的烟说,“病人就应该好好修养,还抽什么烟呢,你说你没福气,为什么这么说?”

  我看她一眼,难道我会告诉她我的身世?还是算了,这没什么可说的,“是啊,咱一没钱二没权的,到现在老婆还没有,你说我有福气吗?我简直都可怜到家喽。”我一脸心酸的表情说道。

  珍妮笑着打我一下说,“都这样了还贫呢?我看你伤的还是轻了。”

  我笑了笑说,“再重点我就跟这个世界拜拜了。”

  珍妮突然脸色一变说,“忠义,我很想问问你,从出海到现在,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也死了这么多人了,你有害怕过吗?”

  “当然,我也是人,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一个的死去,我心里很害怕,害怕下一个死的就会是我,同样我也很难受,尤其是麻脸的死,简直太惨了。”想起那晚麻脸的死状,我至今还触目惊心的。

  “对不起忠义,是我害了他们,要不是我一再的强留他们,也许他们就不会死了,有时候想想,我这么做真挺过分的。”珍妮说话的语气很低沉,想必她心里也不好受。

  我慢慢的握住她的手说,“算了,别想了,这些都过去了,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可他们也是死于以外,谁又能想到,会突然出现这么多诡异的事情呢,一开始就连我都接受不了。”

  珍妮这时流下了眼泪,她擦了擦泪水,又恢复笑容说,“对不起啊,我今天有点失态了。”
  我笑着摇头说,“不会,你还是那么漂亮。”

  我和珍妮还没说几句话呢,焦八就推门进来了,“义哥你醒了,哎呦,珍妮也在这呢啊,你俩这造型,是在这谈情说爱呢啊?”

  我这才发现,我还握着珍妮的手呢,我赶紧松开她手说,“滚蛋,别瞎说,珍妮就是过来看看我。”这个孙子,你早不进来晚不进来,偏偏这个时候回来,这点好事儿全让你给耽误了。

  珍妮也显得有些尴尬的站起来说,“那个..我就是来看看忠义的,你别误会。”

  “没误会,没误会,你俩继续,我再出去走走。”

  焦八转身就要走,珍妮一把拉住他说,“你站住,忠义身体不好,你就多照顾点吧,我还有事,就先回去了。”还不等我和焦八说话呢,珍妮打开舱门就走了。

  我瞪了焦八一眼说,“这点兴致全让你给扫了。”

  焦八嬉皮笑脸的坐到我旁边问道,“义哥,不错啊,看来你有戏啊,珍妮挺关心你的吗,这次没白负伤啊。”

  “她只是出于人道的关心,友情的关心,人家根本就没那个意思的。”我想珍妮对我是没什么意思,这次来看我,估计就是出于平常心。
  焦八拍拍我肩膀说,“不要着急,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

  我挪了挪身子说,“行了,少说废话吧,你去跟麦老谈什么了?”

  “哦对了,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麦老叫我过去,是商讨下一步事情,咱们现在遇到一个大问题,这航海图上,我们已经跑到最后一站了,你也知道,这张海航图本身就不全,看来咱们要前功尽弃啊。”焦八说完话,很无奈的皱着眉头。

  “是这样啊,你把航海图拿来我看看。”我轻声的说道。

  焦八随手拿出海航图说,“我已经带过来了,打算好好研究研究。”

  我接过航海图看了看,在最后面,画着一个圆圈,证明这是我们现在的位置,可的确是最后一站了,后面根本没有任何的指示了,只有一个向下的箭头,也是手绘出来的。

  “这个箭头是谁画上去的?”我看着焦八问道,我记得之前没有这个箭头,这个符号好像是后画上去的。

  “这个箭头好像之前就有吧?谁没事儿会画它呢。”焦八随口说道。

  “你确定不是后画的?是这航海图上面带着的?”我又一次问道。

  “义哥你到底什么意思啊?这箭头是谁画的不要紧,关键是这根本就没什么用。”焦八不急不慢的说道。

  我仔细想了一下说,“咱先不管是谁画上去的,单说这个事儿,向下?那是不是就代表在海底呢?或者说是在沉船的下方呢?”

  焦八突然很激动的说,“对啊义哥,你这么一说我就有点想通了,沉船的下方不是有一个大缺口吗,我们不是一直都没进到过最里面吗,也许...在那缺口里,会找到一些咱们想要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