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我苦笑着说,“具体能不能找到线索,目前也只能这么试试了,要不然真就一切都白费了。”

  焦八点头说,“我感觉可行,那缺口里面,搞不好真有着天大的秘密呢。”

  “有没有秘密,等下去以后就知道了,对了老八,我有点事情得跟你说说,是关于那天晚上咱俩行动的事情。”我很认真的说道。

  “你先等一下。”焦八起身打开舱门看了看,确定外面没人后,他又走回来打开放音机,播放着一首难听的歌曲,并且把声音调到不大不小,然后再坐到我跟前,“说吧义哥,小声点,小心隔墙有耳。”

  “老八我问你,我身上的东西呢?”我突然间想起我在女尸身上拿到的半块玉佩还有那金色的圆球,现在我都不知道哪去了。

  焦八小声在我耳边说,“放心吧义哥,所有东西都在我这呢,你掉海里之后,是我第一时间给你捞上来的,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

  “怎么样?玉佩合在一起后,有没有什么新发现?”我现在很想知道,这块玉佩到底隐藏着什么。

  焦八贼笑着说,“当然有发现,不过现在没法看,等到晚上了,咱找个没人的地方,我让你看看,你就全明白了。”

  我点点头,“恩,也好,对了,我身上的伤,是谁给我包扎的?”

  “是麦老,这老家伙挺专业的,没想到他还懂医术呢。”焦八有些赞许的说道。
  “麦老这个人太不简单了,你不知道吧?他以前当过兵,还遇到过海难,并且一个人独自在海里漂过几天几夜,他能懂医术,我一点都不吃惊。”我回想着这些天来所发生的一切,麦老这个人,简直深不可测啊。

  焦八有点吃惊的说,“我靠,这老家伙可以啊,经历过的事情不次于你啊。”

  我冷笑一下说,“我?我跟他一比就是小巫见大巫了,我算什么啊,这几次在深海下,要是没有麦老,我早就他妈死翘翘了。”

  焦八眼珠子一转说,“恩,也是,麦老这个人确实不一般,每次到关键时刻,他总能给人意想不到的结果。”

  我看他一眼说,“呵呵,也许这只是个开头,后面还有更精彩的呢,我问你,李欣为什么没给我包扎。”按理说,这种事情应该是李欣负责的,没理由让麦老来动手啊。

  “不知道,李欣这两天一直没露面,听珍妮说,她好像是生病了。”焦八摇了摇头说。

  又是生病的借口,那天晚上,那个矮个黑衣人被我划伤了,而李欣却在这段时间一直不露面,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呢?当时我记得那晚我伤到了他的手臂。

  从这以后,李欣就一直没露面,我得找个机会,看看李欣的手臂,伞兵刀割伤的地方,我能看出来,如果她手臂上有明显刀疤的话,那就证明,那天晚上的矮个黑衣人就是她。

  “义哥,义哥你想什么呢?”焦八碰了碰我。

  我回过神来说,“再想那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

  “我也正想问你呢,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有你说的那个什么梦又是怎么回事儿?”焦八在我耳边轻声说道。

  “我现在就告诉你....”我仔细回忆着那晚所发生的一切,我开始向他认真的讲述,从我们原计划开始,到我闻到那股香味后,接着就是梦境里的一切。

  然后就是现实中和梦境的对照,最后又在大胡子的船上遇到了两个黑衣人,等等这些所有的事情,我全部很详细,很完整的讲解了一遍,几乎没有落下任何一个小的情节。

  “我找到你的时候,你已经昏迷了,等我把你喊醒后,后面的事情你也就知道了。”我看着焦八,脸色阴沉的说道。

  焦八眉头一直紧锁,半响过后他说,“首先可以肯定一点,你我这次的计划 ,算是彻底的失败了,咱俩全上了别人的套了。”

  我没有说话,打算继续听他说,焦八冷着脸说,“你当时闻到的那股香气,应该是属于迷香的一种,迷香这东西有好几种,不过这种东西在古代最为普遍,最常见的都是用曼陀罗花,再配上一些山药来制作的,点燃后会释放一种香气,人闻后就会昏迷,这东西无需解药,三到五个小时人就会自然醒了,这是最最普通的迷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