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像这种唬孙子的谎话,谁能相信啊,你大晚上的不去休息,跑这来吹什么海风啊,而且你早不吹,晚不吹,偏偏挑我和焦八正说话的时候吹,这明显就是有问题,并且还独自躲在一个角落里,亏他能想出这种白痴的话。

  我看着面前的常山,他还是那副样子,脸上不带任何表情,这个朝鲜族的男人,当时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傲气,谁都不愿意搭理,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牛逼。

  后来时间一长才知道,他就是这种不爱说话的人,可现在我才发现,这个人的心机还挺重的,我感觉这次并不是巧合,他是有意跟着我们来的。

  “你什么时候来的?”我盯着他的脸,突然问了一句。

  “你又是什么时候来的?”常山依旧面无表情,直接反问了我一句。

  “你是不是应该先回答我啊?”我感觉我们两人身上都有股火药味,现在就差点燃了。

  “我为什么要先回答你?”常山不冷不热的说道。

  焦八一看气氛有点不对,他在旁边赶紧打圆场说,“哎呀山哥,义哥没别的意思,你别误会啊,我们俩一直都在这,你是才过来的吧?”

  常山没有回答焦八的话,而是一直盯着我看,我冲他笑笑,转头对焦八说,“老八,咱们回去吧,常山大哥你慢慢吹风吧,咱们就不陪你了。”
  可我和焦八刚要离开的时候,常山在后面突然冒出来一句,“手里的东西很漂亮吗。”

  我和焦八一听这话,浑身一震,我立马停下了脚步,转身看他一眼,笑着说,“你是说这个?”我故意从兜里拿出一个打火机,这打火机盖打开以后,上面有一个小红灯,会一闪一闪的。

  “也许吧,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他冲我笑笑,然后就从我和焦八的身边走了过去,这笑容让我看着很不舒服,好像是那种能看穿人心的笑。

  “义哥,这...这哥们什么意思?”焦八盯着他的背影说。

  “估计他是看到那玉佩了,你把玉佩保管好,千万别弄丢了,再把剩下的那两样东西给我,我们分开掌管。”

  焦八随后把金钥匙和金色圆球放到了我手里,不管常山到底看没看到,这个人得注意了,从他说话的语气上,我断定他是听到了我和焦八的对话。

  只是不知道他是无意间听到的,还是他早就有这个打算了,像这种沉默寡言的男人,是最难应付的,因为你根本就看明白他在想什么.....

  回到休息舱后,躺在床上我就一直在琢磨这件事情,其他的三名水手里,就属常山最低调,可这越低调的人,就越可怕啊。

  我脑海里稀里糊涂的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可今晚,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我要去查看一个地方,就是那神秘的杂物间。

  自打我开始上船后,我就没有进去过,珍妮和麦老也从来没有打开过,那里面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呢?

  再结合那晚所谓的梦境,我更是赶到好奇了,从我受伤开始,我就一直在找机会,因为之前我下不了床,所以这件事情就一拖再拖,但我心里却一直记着呢,今天晚上,我就打算去看个究竟。

  深夜,大概有十一点多钟吧,休息舱内,焦八和顺子都睡熟了,尤其是焦八的鼾声,更是‘呼呼’的响个不停,跟打雷差不多。

  而我却一直没有睡觉,始终在闭着眼睛等待着最佳时机,我又耐心的等待了一会儿,估计珍妮他们也应该都睡熟了,我这才慢慢的起身穿好衣服,临走的时候我又看了一眼焦八和顺子,两人都睡的跟死猪差不多。

  我轻轻的打开舱门,一步一步慢慢的往杂物间走去,走廊的过道处灯光很昏暗,这又让我想起了那晚的梦境,尤其是那鲜血满地的场面,虽然明知道那是假的,可一回想起来,我不免还是有点发冷。

  由于伤势并没有完全好,我这一路走的很慢很慢,再加上我还怕有脚步声引起别人的注意,这一路走的我浑身都是汗啊,明明没多远的路程,我却感觉自己好像是走了长征两万五一样。

  又是那个熟悉的过道,两间杂物间在左右个一边,两间舱门依旧紧闭着,我站在中间发呆了片刻后,还是按照梦里的情节,直接就往左面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