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我笑了一下说,“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咱俩总是会慢人家一拍,原来咱们渔船上还有这么个通道呢,这条通道,可以节省很多时间,也能避开所有人的眼睛,然后他在偷偷的回到渔船上,任谁都怀疑不到,这真是厉害啊。”

  我和焦八两人又把那大柜子恢复到原来的样子,把杂物间按照原来的摆设复原,以免让人看出来,当然那件忍者的衣服,我也扔回到原来的位置了。

  “义哥,你说这暗道,珍妮她知道吗?”焦八小声的问我。

  “不好说,但这个通道,最有可能是之前造船的时候就留下的,谁也不可能说在船上打一条通道玩啊,这个也许是用来逃生的,或者是用来干其他的,但绝对不会是什么暗道。”我皱着眉头思索着说。

  焦八点头说,“恩,也对,我看咱俩应该侧面打听一下,问问珍妮,都谁有这间杂物间的钥匙。”

  我摇头说,“没用的,你我没钥匙,不也照样能进来吗,这门锁就是防君子不防小人的。”

  焦八脸色难看的说,“是,你我现在都成小人了。”

  我拍拍他肩膀说,“形势所逼,没办法,不过现在可以肯定一点,就是那忍者黑衣人,应该都是在这离开,然后在从这回来,这个人应该对船体的结构非常了解,估计他早就知道这里有个通道。”

  “义哥,咱们现在应该怎么做?要不要设计引他出来呢?”焦八贼眉鼠眼的说道。

  我笑着说,“没用的,他要是不想出来,设什么计都白搭,现在只能等机会了,可我怎么感觉,好像是有人在操纵着咱俩呢?”
  一个月左右,我身上的伤基本上算是全好了,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珍妮让所有人都彻底休息了,除了偶尔打打鱼之外,其他的什么都不干。

  基本上就是等着坐吃山空了,这是目前粮食还够用,要不然还真就靠不起,其实我知道,她是想让我们的精神放松放松。

  这些日子以来,几乎所有人每天都生活在水深火热的恐惧中,就算再坚强的人,他也有挺不住的时候,现在这一放假,原本很沉闷的气氛,反倒活跃了一些,起码能看到大家的笑容了。

  休息差不多了,麦老又开始计划着下海的事情了,原本麦老打算让我留在船上的,毕竟我身体才复原,水下压力大,容易牵动伤口。

  可我不放心他们几个人下去,那缺口里面,兴许有着更大的危险呢?在临下海的前一天,珍妮在甲板处找到我,跟我说了很多话,大概跟麦老的意思差不多。

  她希望我最好别下海,到时候伤病复发,那就不好办了,对于珍妮的主动关心,我心里还是很温暖的,但我坚定了立场,不管怎样,大家现在起码是一个团队,我就不能干看着不管。

  最后珍妮也同意了,同时她也想让我帮她劝劝其他的水手,最好那三个人也能跟着一起下海,我也笑着答应她了,其实就算她不说,我也会去试试的,毕竟麦老也开口了。

  “那就拜托你了忠义。”珍妮客气的笑着说道。

  “放心,我一会儿就去找他们谈谈。”珍妮点头冲我笑笑,转身离开了甲板。

  可她刚走没多久,李欣就从船舱里走了出来,当我看到她今天穿的衣服时,我眼珠子差一点就掉地上,鼻血也险些就喷了出来。

  这妞今天直接穿个睡衣就出来了,还是那种半透明的粉色睡衣,就连里面性感的内衣裤都能模糊的看到,再加上她那一双雪白的大长腿。

  几乎完全暴露在外面,显得额外的性感撩人,晃的我眼睛都疼,我很想盯着看,但又尴尬的不好意多看,我不自觉的咽了下口水,赶紧假装没看到她,把目光挪到别处。

  可我的余光却还在瞄着李欣,这妞直接奔着我就走了过来,“怎么样?最近身体好了吗?”她靠着栏杆,在我耳边说着话。

  海风正好从她那边吹过来,我貌似还能闻到她身上的体香味,这是一股清新的香气,闻着很舒服。

  “哦,早就好了,谢谢关心啊。”我依旧目视远方,不敢正面看她。

  “我说你这人很没礼貌啊?我在跟你说话呢,你居然背对着我。”李欣伸手打了我脑袋一下。

  我立马一个转身说,“我靠你穿成这样,我哪敢看你啊。”

  李欣瞪我一眼说,“我穿成这样怎么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真是庸俗,明天下海自己照顾好自己吧,可别拖了我们后腿。”她话说完,又带着一阵香气就走回了船舱.....

  嘿,他妈的,这个女人,来找我的目地就是要跟我说这个?神神叨叨的,我还以为是故意勾引我来了呢,看来是我思想猥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