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我猛的端起鱼枪,正准备发射的时候,突然间我就愣住了,从海里居然冒出一只海豚,正‘咯咯咯’的像我叫着,脑袋还一动一动的。

  我傻愣了几秒钟后才反应过来,原来不是鲨鱼群,是海豚群,焦八在下面还哈哈的笑着,“哈哈,不是鲨鱼,是海豚,是海豚啊义哥。”

  “我看到了,靠,差点就动手了。”还好我收的快,要不然就错杀了。

  这群海豚围绕着翻盘的渔船,会露出脑袋‘咯咯’的叫着,样子可爱极了,珍妮和李欣对视一眼,都笑了起来,在这个充满死亡的气氛中,看到海豚,似乎是一种好的象征。

  “好可爱的海豚啊,它们这是什么意思呢?”李欣伸手摸着海豚的脑袋,那海豚的身体在水里还来回的摇摆。

  “是啊,它们要干啥啊?俺们都要快死了,难道是要嘲笑俺们?”大个子很白痴的来了一句话。

  “亏你想得出来,麦老,这群海豚好像有什么用意。”我看着海里的海豚向麦老问道。

  “恩,我也看出来了,走,下去看看。”麦老率先下到海里,我们随后也跟着全跳到了海里。

  海豚围着我们身边游来游去的,时不时冲我们叫叫,“他们是不是要带我们走啊?”记得以前出海的时候,听说过海豚救人,可还从来没遇到过呢。

  “试试不就知道了吗。”麦老抓住一个海豚的背鳍,那海豚果真带着他就往前游去了。

  “快快快,抓住海豚的背鳍。”我大喊一声,也抓住离我最近的一条海豚,我们一群人就这么被海豚带着,在这个浩瀚的大海里穿梭。

  大雨‘哗哗’的下着,海浪一波又一波,闪电和雷声不断,整个海面起伏不定的,如果没有这群海豚的话,我们用不上几分钟就得死在这片**里。

  我不敢闭上眼睛,因为我不知道这海豚要带我去哪里,我紧紧的抓住海豚的背鳍,不敢有丝毫的放松,我只知道它时而浮出水面,时而再潜入海底,迎着大浪一路向前。

  我忘记了时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一个闪电划过后,我借着闪电的光亮,看到我面前出现了一座岛屿,一座很神秘,放佛带着魔力的岛屿.....
  麦老和其他人一直都在我旁边,这一大群海豚,我们每个人抓住一个,它们奋力的往小岛那边游行,一直到把我们带到海岛附近的海域后,它们才停了下来。

  我翻身从海豚的背上下来,漂浮在海面上,看着这个可爱的大家伙,它还用嘴摸摸我,好像是在告诉我,是它救了我。

  我伸手摸摸它的嘴,这大家伙转身就往深海里游去了,而其他海豚,也随着它一同游走了,这真是个可爱的动物,感觉这一切好像是在做梦一样,海豚救了我们,真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忠义,咱们该走了,海浪越来越大了,得赶紧离开这里。”麦老在我旁边大喊着说道,海浪一波又一波的,就连说话都很费劲。

  我转身也大声的喊道,“好,走吧,先上岛。”

  我们一行人全力往前面的小岛上游去,虽然看着岛屿就在眼前,可这游起来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我们用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才勉强爬到岸边上。

  这还是海浪一路推着我们过来的呢,要是顶着海浪,估计没到岸边我们就得累死了,而最让我感到意外的是,珍妮她这一路居然没掉队,始终能跟得上我们的步伐。

  我们爬上小岛以后,全都瘫倒在岸边上了,我转头看着倒在身边的珍妮,有点虚脱的说,“没想到…你…你还能跟上……跟上我们呢。”

  “别…小瞧人,我…我可是我们学校的游泳冠军。”珍妮歪个脑袋看着我,趴在岸边上喘着粗气。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狂笑了起来,转身平躺在岸边上,任凭海浪冲洗着我的身体,我笑这一切太讽刺了,原本渔船还好好的,可转瞬间就沉没在海底了。

  “喂..你还有心笑呢,想一想怎么办吧,真是...没心没肺的。”珍妮伸手打了我一下,可一点力道都没有。

  我没理她的话,继续闭着眼睛躺在岸边休息,我太累了,实在太累了,现在不光是身体的疲惫,还有伤口的复发,经过这一番严重的折腾,我腹部的疼痛又有点加重了,就连喘气都感觉疼的上。

  “忠义,起来吧,咱们得找个地方避雨,不能总呆在这里啊。”麦老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

  我慢慢的睁开眼睛,朦胧的看到他站在我面前,我勉强支撑着站起身,拖着脚蹼,又随着麦老往前走了几步,“我靠,这里是哪啊?”

  看着面前的这座小岛,我感觉到无比的陌生,还有一种未知的恐惧,大雨疯狂地从天而降,黑沉沉的天就像要崩塌下来一样,现在应该明明是中午,可却弄的跟夜晚差不多,四周昏暗的厉害。

  目前这个小岛的情况只能看个大概,这座岛上有几座耸立的山峰,当闪电划过的时候,就像一把利剑,划破了整个天空。

  那道闪亮的圆弧,从云间一路狂奔而下,直到山峰的边缘,而这凸起的山峰,在闪电的照耀下,也显得额外的诡异。

  狂风刮的整个小岛都‘嗷嗷’作响,就像猛兽在咆哮,在咬啮和窒息着万物生灵,一阵阵地刮着崖头刮着树,发出‘呜呜’的巨响。

  有时且扬起尖锐的悲呜,像是山中的妖怪在外巡游一般,让人心里惶惶不安的,前面不远处的四周都是一些灌木群,就好像丛林一般,密密麻麻的,雨水打在树叶上,‘啪啪’的响个不停。

  整个小岛,在这电闪雷鸣的暴风雨环境下,变得阴森恐怖,充满了人间地狱的味道。

  “我也不知道,应该是个不知名的小岛吧,通知其他人,把东西带好,咱们找个地方先落脚。”麦老看着面前的小岛,有些疲惫的说道。

  我点点头,开始挨个把他们喊起来,每个人都累坏了,全都支撑着身体,很不情愿的爬了起来。

  李欣有点吃力,爬起来的时候还差点摔倒,我上一把扶住她,“怎么样?没事吧?”

  李欣摇摇头,看我一眼说,“我没事,谢谢你了。”

  我笑笑,把她搀扶了起来,看来这个强硬的女人,也有柔弱的时候啊,她能跟我说谢谢,今天是太阳压根就没出来过。

  我把顺子喊过来照顾她一下,毕竟是女人啊,这么折腾我都受不了,别说她了。

  珍妮那边也累坏了,放下李欣后,我又来拽她,“游泳冠军,怎么?不行了?”我擦了擦头上的雨水,蹲在地上看着她说。

  雨水‘哗哗’的打在她脸上,她眼睛都不睁的说,“累,实在是太累了,已经没有力气了,忠义,你就让我睡一会儿吧。”

  “我让你睡的话,你一辈子都起不来了。”

  不容她反抗,我一手托住她背部,一手托住她的膝关节处,咬着牙,愣是把她给横抱了起来,也不知道是我没劲儿了,还是她太胖啊,总之就是太吃力了,险些就给我压倒了。

  “喂,你干嘛?快放下我下来。”珍妮轻声的说道,她是真没力气了,换作往常,她肯定得跟我发火。

  “我没功夫跟你废话,大个子,你把她带过去。”我喊来大个子,把珍妮直接交给他了,大个子背着珍妮往麦老那边走去。

  现在除了焦八以外,大家伙都爬起来了,常山和馒头,还有老王和小虎子四个人,正在帮大伙收拾东西呢,现在剩下的装备,每一样都可能救命,绝对不能丢失。

  我抬头看看这鬼天气,嘴里咒骂一句,“老天爷,你真他妈的杂碎啊。”

  我走到焦八跟前,这孙子还躺着不动呢,我伸脚碰碰他说,“老八,赶紧起来,咱们得走了。”

  焦八睁开眼睛,向我摆摆手,示意我蹲下。我蹲下身子说,“又怎么了?你该不会是想让我背你吧。”

  焦八扭头看着我,很小声的说,“义哥,这里的阴气很重啊,有古怪。”

  “我靠,你开玩笑呢吧?这顶多就是个荒岛,哪来的什么阴气啊。”我无奈的说道,都这时候了,他还有功夫扯蛋玩呢。

  焦八这时猛的坐起身子说,“靠,我骗你干嘛,这地方真的挺不对的,我当这么多年盗墓贼了,这点把握还没有可完了,从我上岛开始,我就闻道一股味道。”

  “你又来了,你这是职业病吧?我怎么什么都没闻到呢?”我扶住他肩膀,支撑着自己的身体。

  焦八很认真的看着我说,“我能开这玩笑吗?你肯定是闻不到了,但我告诉你,这地方尸气太重,重的厉害,很邪门的啊。”

  我一听他这话,浑身不自觉的就是一哆嗦,感觉雨水打在我身上也变得冰凉冰冷的了,那‘呼呼’的风声,听起来更吓人了。

  “你的意思是?这个岛上有死人?”我低声问道。

  焦八擦了擦脸上的雨水说,“说不好,就是邪气,肯定有问题,咱们小心点就是了,最好别单独行动。”

  我拍拍他肩膀说,“行了,应该不至于那么严重啊。”

  我嘴上虽然这样说,但我心里还是有些顾忌的,这鬼地方我看着确实挺胆寒的,也不知道这座岛上有没有什么怪物,但愿别像焦八所说的那样。

  我目光不自觉的往最高处的山峰上望了望,突然,一道闪电急速划过,天空好像被撕裂了一般, 山峰顶上变的一片惨白。

  可就在闪电划过的一刹那时,我好像看到山峰顶上有个漆黑的人影,没错,绝对是个人影,可转瞬间那人影就不见了,我顿时一惊,难道是我眼花了,‘哄’的一声巨响,惊天巨雷的声音,震的整个小岛都为之颤动了。

  “忠义,快点。”麦老的声音在前面传来。

  “来了,老八,走了。”我扶着焦八,往麦老那边走去。

  我们一行人拖着疲惫的身躯,就走进树林里,可刚走没几步,麦老就停了下来,“咱们暂时先在这里躲避一下吧,前面的路太深了,不方便进去,等暴风雨过去后再说吧。”

  我们靠着树下围坐下来,在树下呆着,虽然雨是小了一些,可却不能完全遮挡住暴风雨的袭击,头顶上的大树‘哗哗’作响,海风直接穿透树林打在我们身上,我们几个人紧靠在一起,用身上的体温来保暖,因为实在是有些冷。

  珍妮和李欣两个女孩被我们围在里面,两个女孩抱在一起取暖,看着让人有点心疼,这真是遭罪啊。

  我拿出潜水刀来,愣是把脚蹼的周围都给割掉了,只留下一个跟脚掌大小一样的鞋型,这样一来就能当鞋子用了,脚蹼已经没用了,我总不能一直拖着它走路吧,现在连鞋都没有了,只能这么干了。

  其他人一看我这么做,凡是穿脚蹼的,也纷纷拔出刀来,把前面的脚蹼给割掉,只留下一个鞋型,这样一来就轻便多了,跟普通的鞋没什么区别了。

  焦八很满意的说,“恩,不错,义哥你挺聪明的吗?”

  我没功夫跟他臭贫,瞄他一眼说,“跟哥学吧,长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