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操他妈的,这是什么狗操的地方,老子本以为这次出海能赚大钱呢,现在倒好,居然跑到这个荒岛上来了,别说宝藏了,能不能活着离开还不知道呢。”馒头突然气的大骂,擦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瞪着一双怒火的眼睛。

  麦老看他一眼说,“能出现这样的事情,我感到很抱歉,我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你抱歉有个屁用啊,渔船都沉了,好不容易在清朝沉船里打捞上来的东西,现在也他妈没了,两手空空不说,现在还得面临生死的问题,你一句道歉就能抵消这一切吗?”馒头越说越来气,直接向着麦老就吼了起来。

  “算了兄弟,麦老也有难处的,他也不想这样的,谁知道那洞口突然能变成一个大漩涡啊,好在咱们还活着,就算万幸了。”我伸手拍拍馒头的肩膀。

  馒头一把打掉我的手,瞪着我说,“少来,你他妈也一样,一天到晚神神叨叨的,也不知道在搞什么阴谋诡计。”

  “不是...馒头,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看馒头这表情,好像是常山跟他说了什么,或者说,他也发现了什么。

  “什么意思不用我说,你自己比谁都明白,麻脸死的那天晚上,你和焦八两人到底干嘛去了?”馒头语气不善,就跟兴师问罪一般。

  “我不是说了吗,我和老八两人去食堂吃点饭。”我说着话,还看了一眼身边的焦八。

  “是啊,我跟义哥去吃饭了。”焦八配合着我说道。

  馒头冷哼一声说,“吃饭?你真当我是白痴啊?你俩早不吃晚不吃,偏偏那个时间段吃,我看你俩是找那具棺材去了,那棺材能从甲板跑到船舱里,我看就是你俩干的。”

  “馒头,你他妈少血口喷人,那口棺材根本就不是咱俩挪的,你要非这么说,我还怀疑是你干的呢。”

  听他这么一说,顿时我也来气了,感情他一直都在怀疑这个事儿呢,我总不能跟他说,我是为了抓黑衣人才消失的吧,谁知道他心里在打什么主意呢。

  “你说什么,我干的?你他妈放屁,你把话给我说清楚。”馒头‘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好像随时随地都要动手一样。

  “馒头,你干嘛啊,给我坐下。”大个子在他旁边伸手拉着他。

  “你别拉我,姓金的,我告诉你,别人怕你,我不怕,你现在要不把话给我说清楚,我跟你没完。”馒头一把甩开大个子,伸手指着我的鼻子,恶狠狠的说道。

  “好了,你们就不要吵了,都省点力气吧,有吵架的功夫,就琢磨琢磨怎么离开这里吧,再说了,我们是个团队,不要总起内杠。”珍妮在后面,语气很慢的说道。

  我没理珍妮的话,我盯着馒头的眼睛,慢慢的也站了起来,我们俩个人顶着大雨,面对面的站着,“你吓唬我啊?没完又能怎么地?”一道闪电划过,接着雷声大作,就好像是在宣告我们的立场一样,随时都有可能一触即发。

  “够了,馒头,你要是有气,就冲我来,跟忠义他们没关系,是我带你们下海的,是我的失误才让咱们漂到这个荒凉的岛上,我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一刀杀了我,你解恨,再一个是大家一起合作,想办法离开这。”麦老直接拔出刀来,递到了馒头的面前,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麦老如此神态,不容得别人有反驳的余地。

  馒头有点尴尬,他看着麦老不知道说什么了,大个子这时候赶紧打圆场说,“馒头,算了,麦老也是无心的,谁能想到那个鬼船下面会有个大漩涡呢,别较劲了。”

  馒头突然叹口气说,“哎~~算了,麦老,我这人脾气不好,得罪了。”

  麦老拍拍他胳膊,点点头说,“都是自己人,我能理解,休息吧,等雨停了再说。”

  馒头一屁股坐在地上,看我一眼后,就闭上眼睛休息了,我扭头看了一眼常山,他也在看着我,我没理他,靠在树下胡乱的想着事情。

  “义哥,你...你冷吗?”顺子在我旁边问道。

  “冷,很冷。”我伸手搂住顺子的肩膀,焦八也往我这边靠了靠,我们就这样在树下猫着,闭着眼睛休息着,先挺过这一晚再说吧。

  我耳边时不时的传来雷声,迷迷糊糊中,我睡着了,我不知道过了多久,但我听到有人在喊我的名字。

  “忠义,忠义....”

  我慢慢的睁开眼睛,麦老的身影出现在我面前,“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我看着麦老问道。

  “应该是傍晚了,暴风雨过去了。”麦老看着天说道。

  我支撑着身体站起来说,“现在应该怎么办?”

  “把大家喊起来吧,咱们得把这里情况仔细看看,有没有能离开的可能,我先去前面探探路。”麦老说着话,就往树林里面走了进去。

  我把其他人都喊了起来,休息过后,大家的精神显得还不错,唯独依旧有点疲惫,也难怪,这坐着睡觉,自然是很难受的。

  焦八睁开眼睛的第一句话就是,“我饿了,你们谁手里有食物可吃啊?”

  珍妮瞄他一眼说,“哪里还有什么食物啊,先忍一忍吧。”

  焦八没理她的话,继续对别人说,“那你们呢?难道都没有食物吗?随便什么都可以,我真的很饿啊。”

  “我们也饿啊,可真的没有食物,这不都忍着呢吗。”顺子摸摸自己的肚子,很无奈的说。

  “我靠,搞他妈什么飞机啊,真他妈的,现在连吃的都没有,咱们在这里怎么活啊。”焦八大声的咒骂了一句。

  我看他一眼说,“你有这骂人的力气,就证明你还能行,省点力气吧。”

  “忠义,麦老呢?”李欣坐在地上向我问道。

  “他进里面了,估计一会儿能出来。”我话刚说完,麦老就走了回来。

  “怎么样麦老?前面什么情况?”我赶紧问道。

  “我没走太远,只是在周围看看,里面太黑了,也没看到有什么东西,这里好像是座荒岛。”麦老看着大家,语气很低沉的说道。

  “这鬼岛不是什么好地方,大家伙还是小心一点为好。”焦八不冷不热的来了一句。

  “行了,你就少说两句吧,麦老,咱们现在首先得考虑生存问题了,大家都没有食物,要想离开这里,起码得填饱肚子啊。”我在询问他的意见,看看这老家伙有什么办法没。

  麦老叹口气说,“是啊,必须得有食物才行,这样吧,先离开树林里,回岸边看看,希望有路过的船只能发现咱们吧。”

  我们一行人又走出树林,反回倒了岸边,暴风雨虽然过去了,可这天依旧昏暗,没有太阳,也看不到月光,整个天都是灰蒙蒙的,好像随时都要塌下来一样,压抑的让人心里很不舒服。

  小岛的情况,现在基本上都能看清了,除了几座耸立的山峰,还有那灌木群之外,其他什么都没有,也看不到,简直就是一个无人的荒岛。

  岸边的附近长着一些不知名的树木,因为我从来就没见过这种树木,不光异常的高大,而且树叶居然呈菱形状,大部分树都粗壮的要命,起码得三个人联手才能围上。

  海水已经退潮了,但海浪却一道接一道的不断涌来,撞击在岩石上,发出放佛天崩地裂的吼声,喷溅着雪白的泡沫,让人心生畏惧之感。

  “这他妈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啊?”我抬头看着周围,很郁闷的说道。

  “先别管什么地方了,现在我们连水源都没有了,义哥啊,我看我们得死这了。”焦八在我旁边,萎靡不振的说道。

  “你说什么?连水都没有了?”我转头看着他,很意外的问道。

  “是啊,刚才我都问过他们了,没有水,谁又能想到我们一下子就发生这种事儿呢。”焦八站在岸边,望着眼前的大海说道。

  “没事的,总会有办法的。”我安慰着焦八说道,我心里也在盘算着,在这个荒岛上,到底能不能生存,就得看我们的运气有多少了。

  我受过野外生存的专门训练,可那也仅仅只是训练而已,可现在不同了,这次是真落难了,还是一个比野外更要糟糕的地方。

  “麦老,咱们应该四处看看,兴许能找到什么离开这里的办法。”现在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看看能不能找到有用的东西,或者说,幸运的话,会有奇迹发生。

  “好吧,让其他人在这休息,你跟我四处看看吧。”麦老让其他人留在原地等待。

  我们两个人顺着岸边开始一路查看,除了那灌木群和山峰之外,我们把周围几乎能走的地方都走遍了,可还是一个样子,空无任何收获,岸边只有那些奇怪的大树。

  我们两人转到山峰的后面,这后面就已经没有路可走了,是一片茫茫的大海,麦老看我一眼,我点点头,我们两人走进海里,继续向前。

  海水起初并不深,只有到腰的部位,可越往里走,就越深了,“麦老,回去吧,就算绕过去也没用,我看这岛,也就这么大了。”前面除了大海,什么都看不到,我已经不报任何希望了。

  麦老也很无奈的说,“走吧,返回去,然后找个地方,看看我们手里还有什么东西可以利用。”

  我们两人又开始往回返,可当我转身的时候,我无意间往山顶看去,天那,又是那个人影,他站在山峰的最顶端,好像是在观察着我们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