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我看不清楚他的样子,只有一个漆黑的隆阔,唯独能看清的,就是他的头发很长,风一吹,他的头发四处散乱,天空虽然很昏暗,可这并不影响视觉,那是个很清晰的人形,可这个人到底是谁呢?

  他为什么生存在这个荒岛上,他又为什么会在山峰的顶端,他到底是敌人,还是朋友?会不会对我们的生命照成威胁呢?这个人影仅仅只有几秒钟的功夫,当正我盯着他看到时候,他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忠义,你看什么呢?”麦老的声音,把我拉回了现实。

  “我...我好像看到一个人影,就在对面那山顶上。”我扭头看着麦老说道。

  “呵呵,你是紧张过度,产生幻觉了吧?我怎么没看到呢。”麦老拍拍我胳膊,显得很轻松。

  我轻轻的摇头说,“不是幻觉,这绝对不是幻觉。”

  麦老很认真的看着我说,“这就是个荒岛,除了我们之外,怎么可能还会有其他人呢,别瞎想了,咱们还是赶紧回去吧,珍妮他们还等咱们呢。”

  我看他一眼说,“也可能是我太紧张了,算了,不去想了,回去。”

  我们两人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回赶,路上我好奇的问他,“麦老,这些是什么树啊?怎么这么奇怪呢?”

  “不知道,我也没见过,可能...可能是一些稀有品种吧。”麦老的解释很牵强啊。

  “还稀有品种?这荒岛的四周都是这种树,看着都怪吓人的。”我在后面跟着他,目光却一直往四处查看。

  麦老头也不回的说,“既来之,则安之吧,别想这些了。”

  我们两人按照原路,又重新返了回来,珍妮他们还在原地等着我们,看到我和麦老回来后,珍妮急忙站起来问道,“怎么样?有发现吗?”

  我摇摇头说,“没有,简直是一片荒凉,再往前走就是大海了,咱们根本走不出去。”

  麦老示意我们先盘点一下目前手里所有的装备,我们在岸边找了个空旷的地方围坐下来,仔细看过后,我们所能利用的东西并不多了。

  粮食和水源肯定是没有了,这个是目前最大的问题,得尽快解决才行,现在手里还有两把鱼枪,三个防水手电,四个不足的氧气瓶,一套绳索,一小捆荧光棒,大概能有十几个之多。

  这个是常山拼死带过来的,不得不说,他还是很有头脑的,荧光棒在关键时刻相当管用了。

  除了珍妮,老王,还有维修工小虎子之外,我们每个人身上还有一把短刀和一块潜水手表,此外还有一个黑色的小塑料箱子,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了,没有指南针,更没有能跟外界通讯的设备,甚至连多余的一件衣服都没有。

  我们之前下水的人,到现在还穿着潜水衣呢,目前仅有这些可用的装备了,其他的东西,都随着渔船一起沉没在大海里了。

  “这个箱子里装的什么东西?”我拿起来看了看,这是一个封闭很严密的黑色小箱子,程长方形,箱子的大小相当于一个鞋盒子,根本看不到里面有什么,我用手摇晃了一下,也没有什么声音。

  “不知道,这个也是上次从大胡子那搞来的,我看这东西漂浮在海面上,我就顺手拿着了,怕万一要是有用呢。”焦八在旁边说道。

  我拿给麦老说,“这个是什么?我看不明白。”

  麦老接过来看看,又试着想打开,可惜封闭的太紧,根本打不开,“我也看不明白,拿个刀过来,我先给它撬开看看。”

  我递给他一把潜水刀,麦老接过来,用潜水刀顺着封口的位置开始划,别看他胳膊受伤了,但还是很有力量的,他硬生生的愣是把这塑料盒子给划开了。

  他打开盒子后,里面装着八个东西,大概能有拳头般大小,外面还裹着一层海绵,“这他妈是什么东西啊?”我随手拿过来,就把包裹在外面海绵给撕开了。

  当我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后,我顿时大吃一惊,这里面装的居然是一颗军用的手雷,“是手雷。”我看着麦老,一脸惊讶说道。

  麦老也是一脸的吃惊,赶紧把剩下的几个全部打开,果然,剩下的七个也都是手雷,统一全是黑色的,都是杀伤性的武器。

  “不会是假的吧?”焦八有点怀疑,随手拿起一看左看右看的。

  麦老拿起一颗手雷仔细看了看说,“不是假的,确实是真的手雷,没想到这大胡子连手雷都有。”

  “老八,这个活你干的漂亮啊,值得表扬。”我拍拍焦八的肩膀,手雷这东西,保不准什么时候就能派上用场呢,这可是关键时刻能救命的。

  顺子跟其他人也赶紧过来看看,大个子傻笑着说,“嘿,好家伙,俺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见到真手雷呢。”

  焦八看他一眼,很不要脸的说,“怎么样?跟着哥几个长见识了吧。”

  大个子嘿嘿着说,“恩,开眼了,麦老,这个能给俺一个玩玩吗。”

  麦老看着他说,“这东西很危险的,玩不好会要了你的命的。”大个子一听这话,脸色一变,就赶紧闭嘴了。

  “忠义,这些手雷还是你来保管吧,你应该知道什么时候用最合适。”麦老把装手雷的盒子直接给我了。

  我接过来点头说,“行,那我就先保管着,等用的时候再分给大家。”

  常山这时候突然说,“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我们没有粮食了,今晚怎么度过啊。”

  “是啊麦老,快想点办法吧,这海风吹的我都受不了了。”珍妮双手环抱,浑身都在打哆嗦,其实不光她这样,李欣也是,两个女人紧挨着,身体都有明显的颤抖。

  这个小岛说不上很冷,就是感觉有点阴暗,是那种很奇怪的湿气,让人浑身都不舒服,海风吹到身上,就跟空调一样,拔凉拔凉的,难道真像焦八所说,这个鬼地方阴气太重?

  我又想起在山峰顶上看到的那个人影了,连续两次让我看到他,我相信这绝对不是看走眼了,更不可能是幻觉。

  麦老则是看我一眼说,“忠义,你在部队的时候,应该有过野外生存的训练吧,你说应该怎么办?”这老家伙倒好,他直接把难题丢给我了。

  我摸摸脑袋说,“这个...有是有过,不过那也只是训练,真正在这种荒岛上怎么生存,我也没经历过啊。”我不敢乱下决定,毕竟不是我自己一个人的事儿。

  馒头有点着急的说,“有办法就行啊,我这饿的都快虚脱了,得赶紧解决这温饱才行,我可不想活活饿死。”

  “我也是啊,饿的两眼都发花了。”焦八很适当的插了一句,从他醒过来,他就一路都在喊着饿。

  “行了,不光你们饿,大家伙都饿着呢。”其实我比他们还饿,并且伤口还在隐隐作痛,可我始终没有开过口,我怕给大家带来心里压力。

  李欣这时哆里哆嗦的说,“今天晚上要想在这熬过去,就必须得有火源,要不然我们很难坚持过去。”

  李欣说的很对,火源才是野外生存的必需品,可我们上哪弄火去啊,就算是想钻木取火都费劲,暴风雨刚过,很难找到特干枯的树木,这鬼天气一直阴暗,连个太阳都没有,想生火可难了。

  “我也知道火源的重要性,可咱们手里没有生火的东西啊,这天一直阴暗,只能试着找一些干枯的树枝,来钻木取火了。”我实在没什么主意了,也只能这样了。

  小虎子坐在我对面说,“我记得,我身上有个防水的打火机来着。”他边说话,边浑身上下翻个不停。

  他的一句话,顿时让我来了精神,“你有打火机?”

  小虎子找了半天,忽然很激动的说,“找到了,那....给你。”他说着话,把一个打火机扔到我手里。

  我拿过来一看,这果然是一个防水打火机,外表看着还很新,是那种民用的防水打火机,不锈钢制的,看着很高端。

  大家伙看到这打火机后,每个人的脸上都漏出了期待的神色,就连一向沉稳的麦老都是如此,这可是我们的救命东西啊。

  我打开盖试着打了两下,没见有什么反应,“我靠,不会关键时刻进水了吧?”从海里一路折腾过来,也不知道这东西到底保不保准啊,要是买到一个山寨货,那算是坑死咱们了。

  “祖宗保佑,可千万得打着啊。”焦八在旁边小声的嘟囔着,比任何人都着急。

  我又连续试了几下,最后‘刷’的一声火苗窜了出来,当这打火机点着之后,大家伙激动坏了,兴奋的就差嗷嗷嚎叫了,在这种恶劣的条件下,果然是一个火苗,都能带给人希望啊。

  为了不浪费打火机的能源,我关上打火机说,“有火就好办了,老八和麦老,跟我出去找树枝当柴火,顺子你带着几个人到海里抓鱼去,尽力而为就行,能抓多少算多少,女人留下看东西就行,大家伙有什么意见吗?”既然麦老让我做决定,那我就直接发话好了。

  “你说行就行被。”馒头不声不响的来了一句,语气听不出好坏,不冷不热的。

  麦老立马站起身来说,“那就这么定了,忠义,咱们出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