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我点点头,随手拿起手电,我们三个人起身就往灌木丛里走去,我和焦八俩人,一人一个手电,最后一个留给顺子他们用了,要是都拿走的话,恐怕他们那边也不行。

  天慢慢的黑了下来,月亮开始在乌云中若隐若现的,整个小岛安静的厉害,听不到任何的声音,没有鸟叫,也没有其他的声音,有的只是我们三个人的脚步声,和那被海风吹过留下的痕迹。

  我们三个人一路往灌木丛走去,当穿过之前休息过的地方时,我就被眼前的景象完全惊呆住了。

  这里面好像原始森林一样,但跟原始森林还不同,更接近于热带丛林,就好像是它们两者的合体一般,透着一股神秘,一股死亡,一股前所未有的压抑感。

  我眼前全是高耸入云的千年古树,树木的枝梢繁琐着交错,伸展开来的枝叶如一把雨伞一样,把上面遮了个严严实实。

  这些树的树皮是墨绿色的,粗壮奇形怪状的树枝,就像毒蛇一样在树上盘绕着,当海风吹过去的时候,枝叶发出‘沙沙’的响声,恰似蛇的愤怒声。

  丛林中有一条很小的道路,准确的说这也不是个道路,只不过是正好能容纳我们来行走的地方罢了,那交错繁乱的树杈,看的我都眼晕。

  这个鬼地方,是我有史以来,接触过的,最为不可掌握的区域,因为我几乎就没接触过这种原始地带。

  “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啊。”我站在丛林边上的入口位置,始终不敢向前踏进半步,这鬼地方看着都阴森恐怖的,别说走进里面了,谁知道里面会不会有什么毒虫怪蛇呢,一旦被咬,兴许咱们就都丧命了。

  焦八也有点傻眼的说,“这个地方真的太诡异了,麦老,咱们到底要不要进去?”

  麦老接过手电四处照照,声音严谨的说,“恩,是有点不寻常,咱们还是小心一点的好,找到能点火的树枝,就赶紧撤出来。”

  没办法,我们三个人硬着头皮走进去,这一路都是一脚深一脚潜的,道路崎岖不平的,这里面的藤蔓很多,几乎遍布身边的每一个角落。

  进到这里之后,月光就很难照射进来了,只有个别的地方,能看到月光,其他地方都是一片漆黑。

  我们只能依靠着手电的光源来寻找需要的东西了,这里面比外面要冷多了,外面是海风吹过的原因照成的,可这里面就不同了,是空气中就带着阴冷,没错,就是阴冷。

  焦八边走边说,“这地方怎么连个动物都看不到呢,甚至连条蛇都没有。”

  我看他一眼说,“没有东西最好了,要是遇到毒蛇的话,恐怕就没那么容易出来了。”

  当我们走了一段路程的时候,我缩了缩脖子说,“麦老,别再往里面走了,那里面越来越黑了,我们就在这四周找点能点火的东西得了。”

  麦老停下脚步,四周看看说,“恩,也好,不过我感觉,这条道,好像是通向那山顶的,想不想去山上看看?”

  山顶?我用手电光往前照了照,里面还是一片茂密的丛林,根本看不清前面到底有什么,不过麦老一说起那山顶,我就能想到之前看到的那个人影,一想起这个,我这浑身都不自在,立马就发冷了。

  “去山顶?你不是跟我开玩笑呢吧?”我瞄了麦老一眼。

  麦老冲我笑笑说,“是开玩笑呢,抓紧时间找柴火吧。”

  “麦老,我怎么感觉这个地方这么邪恶呢。”这是我发自肺腑的话,这里面的一切,都不太符合常理,尤其是那些奇怪的大树,和这充满神秘而又诡异的丛林。

  “呵呵,别自己吓唬自己,没事的。”麦老说着话,就向我这边走了过来。

  我用手电照着四周说,“但愿像你说的那样。”

  我们开始在四周找一些干燥的树枝来当做柴火,在从地面上翻出来一些干枯的树叶,好用来生火,虽然这里面的树木繁多,可想找到一些能生火的东西,也确实费儿了我们不少的功夫。

  大概能过去一个多小时了,我们才收集到一些干柴和枯叶,我顺手还用潜水刀割断了三根尖刀形的树杈,我拿在手里看了看,大小正好合适。

  “义哥,你在干什么呢?”焦八不明白的问了我一句。

  “弄个晾衣服的架子,衣服太湿了,身体受不了。”我随口回了一句。

  “你是不是伤口复发了啊?”焦八好像看出来点问题。

  我笑了一下说,“没有,放心吧,走,去那边看看。”

  我们两人刚走没几步,焦八就突然间停下了脚步,并且还蹲下身子,用手电照着一个地方看了老半天。

  “走了老八,你在发什么呆呢?”我转头看他一眼,不明白他在干什么。

  焦八放佛自言自语的说,“奇怪了,这里哪来的脚印呢?”

  什么?脚印?我赶忙也蹲下身子去看,这是一片带有淤泥的地方,上面果然布满了脚印,这脚印顺着淤泥,一路往上走去,好像正是麦老说的那个可以通向山顶的地方,只不过是在之前位置的旁边而已。

  这脚印应该是刚留下的,我皱着眉头说,“会不会是麦老刚才留下的?”为了减少这种恐惧感,我尽量把问题往好的一面想,我们刚才分散开四周寻找柴火,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可焦八却突然摇头说,“肯定不是,义哥你看这脚印,很明显是光着脚的。”

  当焦八的话说完后,我才猛然发现,确实如此,这是一排光脚的脚印,麦老不可能光着脚在这上面走啊,那么说,在我们的周围,一直都有一个人在盯着我们?我脑袋‘嗡’的一声,再次想起了山顶上那个人影。

  就在我感觉到恐惧来袭的时候,突然间,我闻到了一股很难闻的味道,这不光是发臭,而是那种好像食物腐烂的味道一样,让人很受不了。

  “这是什么味?这么难闻呢?”我看着焦八问道。

  焦八用手赶忙堵住鼻子说,“我也不知道啊,这味在哪来的呢?”

  我俩赶忙用手电四处的看了一圈,可这周围除了那些灌木丛林之外,也没发现什么,连个海鸟都没有。

  可当我转回身来的时候,由于我是蹲着的,眼神很自然的就落在了那片带有脚印的淤泥地面上,我手电的灯光也是跟着一起过来的,可当我看到眼前景象的时候,我瞬间就楞住了。

  那淤泥上面原本只是有脚印而已,可现在,却有一双干枯瘪瘦的脚,出现在了我的眼前,我楞了足有一两秒中的时间,血液直冲脑门,都快倒流了。

  我猛的往上一抬头,手电光也紧跟了过去,天呐,在我的面前居然站着一个人,那一瞬间的功夫,我看清他是一个披头散发,骨瘦如柴的人,他身上穿着好似古人的衣服。

  他个头不高,好似老头一般弯腰驼背,让人看着浑身毛骨悚然,而周围那股腥臭的味道,我发现居然是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的。

  而最要命的是,他正低头看着我呢,他的脸上蒙着一块黑布,可他那奇怪的眼睛,我却记忆幽深,那是如猫科动物般的锥圆形眼睛,跟之前的猫眼黑衣人的眼睛,几乎是一模一样,唯独不同的是,他中间的眼仁呈橘黄色。

  我这一刻我居然吓的忘记了喊叫,就这么呆呆的望着他,足有三四秒钟的时间,我才反应过来,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嘴里大喊一声,“我的妈呀,你是谁?”

  焦八当时正在观察四周,听到我的喊声后,他赶紧转过身来,上前一把扶住我说,“义哥,义哥你怎么了义哥。”

  我知道,这时的我,脸色指定是煞白煞白的,我瞄他一眼,带着颤抖的声音说,“有...有人,刚才我看到...看到一个干瘪的老头。”

  “老头?在哪啊?”焦八也一机灵,急忙往四周望去。

  我伸手往他后面指了指,焦八回身就用手电照去,可那片淤泥上,除了之前的脚印之外,什么都没有了,刚才那个干瘪的老头,早就消失不见了。

  “没有啊义哥,你...你是不是刚才看错了?”从焦八的语气,我听得出来,显然他也是害怕了,他应该知道我的,这种场合,我几乎从不开那种无聊的玩笑。

  “绝对不会看错,千真万确,刚才确实有个老头在那。”我猛然间想到,那个在山顶上一直盯着我们的人影,不也是坡头散发的吗?会不会就是他呢?

  焦八也脸色沉重的说,“义哥,不管真假,咱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鬼地方吧。”

  我慢慢的往后退步说,“恩,走老八,离开这,马上离开这。”

  可我刚要转身跑的时候,一下子就撞倒了一个人的身上,我顿时就吓了一大跳,差点就魂飞魄散啊,我发疯一般的拔除潜水刀,大叫一声,奔着这人就扎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