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可还没等我扎到对方的时候,我的手腕直接被这人给扣住了,这人反应极快,他手腕一转,我手里的潜水刀险些脱手,接着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忠义,是我,你这是怎么了?”

  是麦老的声音,我抬头一看,果真是他,这一刻我满身都是冷汗啊,就跟洗澡了差不多。

  我拿刀的手都有点哆嗦了,“麦老,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你,我...我有点乱了。”这得亏是麦老的反应够快,要不然我这一刀非捅死他不可。

  我赶忙把潜水刀收好,用手使劲拍了拍脸,‘啪啪’的扇了几个大嘴巴之后,我稍微冷静了一点。

  这个鬼地方实在是太吓人了,我他妈经历过这么多事情了,即使面对那两具女尸和刺马驹的时候,我也没这么胆小过,可这个地方真像焦八所说,充满了邪恶和阴气啊。

  “到底怎么了?你脸色怎么这么差。”麦老扶住我的肩膀,用力紧了紧。

  焦八这时候在旁边说,“哎呦,麦老你来的太是时候了,刚才义哥说他见到一个人,好像是个什么枯瘦的老头,这不咱俩正打算去找你呢吗。”

  “枯瘦的老头?在哪发现的?”麦老也一惊,并且眼神也变得很认真,仿佛闪着光芒。

  “就在前面的一片淤泥地里,之前只是有脚印,可后来义哥就说看到了一个人。”焦八伸手往后指了指。

  “你看到了吗?”麦老问他一句。

  焦八快速的摇头说,“没有,我倒是没看到,我当时在观察别的地方。”

  我看麦老一眼说,“相信我麦老,我说的都是真的,那刚才确实有个人,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的话吗?我看到山峰顶上有个人影?我怀疑刚才的那个老头,就是他。”

  麦老看我一眼,随后就向前走了过去,我和焦八俩也紧跟着过去了,他走到那片淤泥地旁蹲了下来,焦八递给他一把手电,他仔细看了看说,“这...这地方也没有脚印啊。”

  什么?没有脚印?我和焦八两人对视一眼,赶紧又蹲下来看个究竟,可看到以后,顿时我俩全都傻眼了,那片淤泥上面的脚印,居然全都不见了,之前一排混乱不齐的脚印,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这...这不对啊,刚才那脚印还在这呢。”我始终不相信,刚才那脚印清晰可见,可现在就是一片淤泥,什么都没有了,这到底是这么回事。

  “是啊,这脚印明明是有的,这是我最初发现的,错不了啊,怎么会突然间就不见了呢。”焦八盯着这片淤泥看着,目光一直没有挪开。

  麦老平静的说,“你们确定?没有看走眼吗?”

  “怎么可能看走眼,一个人看走眼可以,难道我跟老八两人都看走眼不成。”我有点火大,他这是明显不相信咱俩。

  麦老赶忙解释说,“我不是这个意思忠义,我并没有怀疑你什么,不过现在也没办法查到什么,你上次说山顶上有人,除非上山顶去看看。”

  我赶忙摆手说,“得了麦老,我可不去什么山顶,咱们赶紧回去吧,珍妮他们还等咱们生火呢。”

  麦老点头说,“恩,也好,这就回去,可咱们现在还缺水源,没有水,比没有食物还难过,咱们应该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找到些水源回去。”

  焦八站起身来说,“像这种地方,应该有可以食用的果实,我们找找看,用果实也可以解渴的。”

  我们三个人就在这周边的地方寻找了起来,除了那些奇形怪状的大树以外,我是没发现任何可以食用的东西,甚至我都有点想放弃了,虽然我很渴,可一想起来那个干瘪枯瘦的老头,我这浑身都不自在。

  “麦老,义哥,有发现。”焦八的大嗓门突然在附近传来。

  我和麦老两人赶忙跑了过去,焦八站在一棵树下,正抬头用手电照着上面,“你们看,这上面有东西,不知道可不可以吃。”

  我顺着灯光往上看了看,在这棵大树的上面,果然挂着很多果实,但这果实很奇怪,我长这么大也没见过这种果实,外表看是通红通红的,但具体的形状看不太清楚。

  “我爬上去,弄几个下来。”我拔出潜水刀,就准备开始上树。

  焦八上前一把拉住我说,“算了义哥,还是我来吧,你身体不行。”他话说完,直接就开始爬树了。

  虽然焦八的动作比较慢,姿势也比较难看,可好在焦八这一路比较安全的爬了上去,焦八也够聪明,他不一个一个的摘,而是用刀直接把带果实的树枝给砍断。

  这样一来,整个树枝会带着很多果实掉在地上的,我蹲下身子,摘下一个果实拿在手里看了看,这个东西很奇怪,除了外表是红的以外,跟其他水果比起来,简直就是个四不像,要说像点什么的话,这果实的形状更偏向一张娃娃脸,并且还是笑脸,看着很有意思。

  “麦老,这是个什么果子?我怎么都没见过。”我拿着这娃娃脸果实对麦老说。

  麦老手里也拿着一个,他看过之后轻声的说,“外表看着有点像人参果?可人参果我记得是白色的啊,这个果实这么红,很奇怪,我也没见过。”

  焦八这时候从树上爬了下来,“怎么样?能吃吗?”

  我摇头说,“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我都没见过,你来看看吧。”我随手就把这东西扔到了焦八的手里。

  焦八拿在手里看了老半天,自从他看到这个果实后,他就眉头紧锁,这会儿他拿出一把刀来,在这果实中间开了个小口,这小口一打开,从这果实里面就流出一种红色的液体。

  “我靠,居然流血了?”我很白痴的来了一句。

  麦老也一脸纳闷的看着焦八,焦八用手粘了一下那红色的液体,接着放在舌尖上试了试,他慢慢的点头说,“恩,可以食用,没什么问题的。”

  “这...这个到底是什么啊?”我还是没看明白,他也没说出来这是个什么果实啊,就光说可以食用。

  焦八看我一眼说,“具体是什么,我也想不起来了,但我好像听说过这种东西,是一种类似人参果的食物,但还是有很大的差别,你等我想起来后再说吧,反正这东西能食用,你就别担心了。”

  “那到底是什么啊?”我总感觉这个果子怪怪的。

  焦八有点不耐烦的说,“你烦不烦啊,你管它是什么干嘛,能吃就行呗。”

  我瞪他一眼说,“靠,那万一要是喝中毒了怎么办。”

  麦老在旁边笑着说,“呵呵,应该不会的,小八刚才不都试了吗。”

  “就是啊,我都喝了你怕什么,走吧,咱们赶紧回去吧,他们还等着咱们呢。”焦八直接抱起柴火,就往外走去。

  我和麦老两人,把这奇怪的果实摘下来,每个人抱一堆,也跟着焦八的脚步往回走去.....

  回去的这一路上,我不敢再四处观望了,我很怕再次见到那个老头,他给我的感觉不光是未知的神秘,仿佛还有一种可怕的杀气,就好像鬼魅一样,让人心惊胆战的。

  尤其是他那橙黄色的猫眼,除了这颜色之外,他怎么跟那猫眼黑衣人的会一模一样呢?几乎没有任何差别,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都怀疑他就是那猫眼黑衣人。

  可从他的身型,还有那股难闻的气味,又跟猫眼黑衣人有着很大的区别,两者明显不是一个级别的,他皮包骨头,干瘪如柴,可猫眼黑衣人却人高马大,体格魁梧,实在是相差太多了。

  从他穿的衣服来看,他就跟个要饭花子差不多,尤其是他那一头的乱发,让人更是琢磨不透,散乱的让人看着跟孤魂野鬼一样。

  排除他不是猫眼黑衣人的话,那他又是谁呢?总不能是传说中的野人吧?难道说…他跟那猫眼黑衣人有着某种关联不成?我想不明白,暂时也只能这么理解了,实在是想不到更好的理由。

  我仔细反复的在琢磨刚才的事情,那个干瘪枯瘦的老头,他是一直生活在这,还是也跟我们一样,是遇难到了这里呢?

  再有,他为什么要一路跟着我们呢?如果他想杀我的话,应该很容易,因为我几乎就察觉不到他的行踪,他距离我那么近,我都感觉不到。

  要是真想要我命的话,简直轻而易举,还是说,他想故意吓吓我,好让我们知难而退呢?这里面肯定有问题,这个干瘪的老头,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就出现在我面前,这显然是他的用意。

  这个诡异的小岛,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这里面一定有某种可以相连的关系,只不过我现在还摸不清楚是什么。

  我突然感觉,我们能登上这个小岛,并不是什么巧合,好像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一样,这一切的问题,都要归还于那个巨大的海底洞穴,要不是我们被卷入洞口,根本就可不能来到这个荒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