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忠义,你发什么呆呢?”麦老的一句话,又把我给喊醒了,我这才反应过来,我站在原地愣是老半天没动地方。

  “哦,没什么,走吧。”我们捧着战利品回到了岸边上。

  珍妮和顺子他们几个人,正抱着胳膊在原地踏步呢,一个个冻的,小脸都快煞白了。

  看到我们三个回来了,珍妮赶紧说,“我的天啊,你们可算回来了,再不回来咱们就得去找你们了。”

  “没事的,这不都安全的回来了吗。”麦老放下东西说道。

  珍妮哆里哆嗦的说,“这海风实在太冷了,我都快被冻死了。”

  “是啊,你们再晚一会儿,咱们就算不冻死也得饿死。“李欣在旁边说道。

  馒头又接了一句话,“就算不饿死也得渴死啊,咱们现在连一口水都没有,该怎么过啊。”

  麦老随手扔给他一个娃娃脸果实说,“那…这回你不会渴死了。”

  馒头看了一眼手里的东西说,“这…这他妈是什么玩应啊?”

  “好玩应。”焦八在旁边说了一句,随后又把这娃娃脸果实分了给其他人,现在基本上是人手最少一个,可大家伙谁也没敢扒开,拿在手里看了老半天,谁都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

  “这好像是人参果啊。”还是李欣第一个开口说了句话。

  “跟人参果差不多吧,反正里面的东西能喝,大家放心,绝对没毒的。”焦八话说完,又用刀划开一个,直接仰脖就喝了。

  其他人一看他喝了,这才放心的划开,珍妮喝了一口说,“恩,感觉还不错,就是有点苦,还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味道,这...这果汁怎么是红色的?”她喝完以后才发现,这里面的液体是红色的,还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焦八这会儿突然间闪现出一丝不一察觉的眼神,那眼神很奇怪,是那种很贼,很邪恶的眼神,可转瞬间他又恢复了过来,“哦,就这东西,放心喝吧,没事的,属于山果。”

  我感觉有点不对,焦八刚才的眼神大有问题,其他人可能没注意,可他逃不过我的眼睛,难道说....他发现了什么吗?现在这里人太多,我还没法问。

  喝完东西,我就开始忙活着点火,先用那些干枯的树叶子放在下面,等火苗慢慢烧起来后,再把那些树枝扔在上面,没用多久,火堆很快就燃烧了起来。

  大家伙一看有火了,都高兴坏了,全都围着火堆开始取暖,不过让我很郁闷的是,顺子他们仅仅在海里抓到了两条鱼,这还是费了老半天功夫才弄到的。

  可人家常山自己一个人,却在岸边搞到了一堆螃蟹,少说也得有二十多个,不管怎么说,有吃的就行啊,总比饿肚子强。

  我们把这些东西全部用火烤熟,按照惯例,女士优先,那两条鱼自然是分给两个女人用了,咱们这些大老爷们只好啃螃蟹来充饥了。

  焦八边吃螃蟹,嘴里边说,“恩,恩恩,好吃,这他妈是我长这么大以来,吃过最好吃的东西了,简直可以称为人间美味了。”

  我们其他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李欣看他一眼说,“那是因为你饿了,所以吃什么都香。”

  我啃着螃蟹腿说,“在这种环境下,能有吃的就不错了。”

  “是啊,有吃的就很好喽,现在俺真怀念在船上的时候,起码可以吃顿饱饭啊。”大个子明显是没吃饱,一共也没多少东西,分到的自然也就不多。

  吃完东西后,我把那三个分叉的大树枝立在火堆旁边,搭了一个临时的晾衣架,接着就把潜水衣脱了下来,直接凉在了上面,就穿个底裤,光着膀子坐在了火堆边上。

  珍妮瞪我一眼说,“你干嘛呢?衣服也不穿,耍流氓啊?”

  “嘿~我这怎么就耍流氓了?那衣服湿的都难受,不烤干它能行吗?”我悠哉悠哉的回了一句,这有火就是好啊,又温暖,又舒服。

  “对啊,我也得把这潜水服弄干。”焦八二话没说,也脱了衣服挂上面了。

  顺子他们几个一看,也都分分跟我学,除了麦老以外,我们几个男的全都脱了衣服,就这么光着膀子围坐在火堆旁边。

  我看着对面的两位女士说,“穿着湿衣服不难受啊,脱下来烤烤吧。”

  我这本来是好意,可没想到珍妮又不乐意了,“不用你管,难受我乐意。”

  我郁闷的说,“好好好,那你就乐意去吧,我还不管了呢。”

  李欣倒是个挺开明的人,她直接就把湿透的衣服裤子脱了下来,也放在树杈上烘烤了,身上就留下个内衣裤,那性感的身材,看的顺子他们几个人眼睛都直了,当然,也包括我在内。

  焦八几乎是流着口水,在我耳边来了一句,“我靠,李欣这妞身材真好,太完美了,要是能....”

  “能你妹啊,别他妈瞎想了。”我知道他这后面没什么好话,所以没等他说完呢,我就给他打断了。

  李欣坐下来后,对珍妮说,“把衣服脱下来吧,太湿了,容易生病的。”

  珍妮有点尴尬的说,“我....”

  “好了,都什么时候了,还讲究这么多。”李欣看着她,很认真的说道。

  珍妮脸色有点红,不过最后还是把衣服裤子给脱了下来,也跟李欣一样,就穿个内衣裤坐在地上,身材也是一级棒,两个美女紧挨在一起,春光外泄的样子,搞的我们这几个大老爷们心里都痒痒了。

  这场景有点好笑,目前除了麦老以外,一群人都光着身子围着火堆坐着,知道的这是遇难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开什么X爱派对呢。

  麦老这人有点意思,不管我们怎么说,他始终就是不肯脱潜水服,反正人家自己不难受,那咱们也管不了啊。

  “看什么看,还是想想怎么离开这里吧。”李欣这时瞪了我一眼,我这才发现,原来我的眼睛一直没离开过她俩。

  我假意咳嗽一下说,“咳...正在想。”

  顺子在旁边说了一句,“谁知道咱们现在具体在哪?”

  “不知道,这他妈鸟不拉屎的地方,谁知道是哪啊。”馒头又咒骂了一句,最近他火气有点大。

  常山这时说,“从我们被那漩涡卷进洞口之后,在到我们被甩出海面,时间非常快,不过一两分钟的事情而已,我猜测,这是一条海底的通道,我们应该离之前的海域,并不是很远。”

  “恩,俺感觉也是,‘嗖’的一下就出来了。”大个子边说,还边用手比划一下。

  焦八一直没有说话,他两眼有点呆斜,很明显他是在思考着什么问题,我碰了他一下,靠近他耳边轻声的说,“喂,你想什么呢?”

  焦八连嘴都没动,硬是挤出几个字说,“晚一点告诉你,现在不是时候。”

  我没做声,只是轻轻的“恩”了一声,李欣这时候说了一句很关键的话,“麦老,咱们这航海图上,是不是已经到最后一站了?”

  “按照航海图上的显示,确实是这样。”麦老轻声的说道。

  “麦老,那航海图上,向下的箭头是谁画上去的?”我看着他,故意问出这个问题,我始终感觉,我们能登上这个荒岛,并不是死里逃生的侥幸。

  “并不是谁画上去的,那是航海图上留下来的,这个珍妮也知道。”麦老看了珍妮一眼。

  “恩,是这样的,在航海图上最后一站的位置下面,确实是有一个向下的箭头标致,那是之前就留下的。”珍妮红着脸说道,因为她一说话,大家伙又把目光集中到她身上了。

  “航海图呢?还在你们身上吗?”焦八这时突然冒出一句。

  “在我这,我一直都放在身上了。”麦老从潜水衣里,把那张湿透的航画图拿了出来,这得亏是羊皮做的,要是纸做的,早就烂掉了。

  焦八接过航海图,又仔细看了看,我在他旁边也跟着一起看,可我还是没看出来有什么变化,跟之前是一样的,就是那画的箭头,我只是怀疑,是有人后画上去的。

  “如果这个箭头是之前就有的,那么说,我们能被卷入这海底洞穴中,还是情有可原的,也许这里,就是航海图上面没有的位置,就是我们要寻找的下一站。”焦八说话的语气很沉稳,不是玩笑。

  “别逗了老八,我们是被漩涡卷进来的,而且还是被海豚给带到这个荒岛上的,这里除了荒山就是野地,怎么可能是下一站呢。”顺子很不服气的说了一句,不过也是有道理的。

  焦八不急不慢的说,“为什么没有这个可能?按照这航海图上的显示,那向下的箭头,可能就是那个洞穴,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了,这可能就是下一站的连接点。”

  “那你怎么解释这个荒岛呢?我们要是不被那群海豚给救了,兴许早就死海里了。”顺子依旧强调这个,我们是侥幸被救活了。

  焦八冷笑一下说,“其实就算没有海豚,我们也照样能登上这个岛的,麦老,珍妮,你们说呢?”他把目光又投向他俩,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