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我低声说,“是不是下一站,谁知道了,我只知道这个小岛不那么简单,尤其是我在丛林里面见到的那个人,更是诡异,我一直想找个机会告诉你,那个人是个干瘪枯瘦的老头,而且…而且他的眼睛,居然跟那猫眼黑衣人很像,非常像,除了颜色之外,几乎是一模一样。”

  一说起那个老头,我浑身都觉得发冷,我不自觉的又往四周看了看,我总感觉有一双猫眼正在附近盯着我们,这种感觉有一段时间了,一直很强烈。

  焦八这时看我一眼,脸色沉重的说,“我之所以说,想离开这个岛很难,因为就是这个,就是你说的那个神秘人,他很可能一直都在我们附近,记得刚登岛的时候,我就跟你说过,这个岛很邪门的,尸气很重,而现在,这种感觉更严重了,感觉四周都弥漫着一股死人的气息。”

  焦八的话说完,我感觉自己全身都有点哆嗦了,我咽了口唾沫说,“这个小岛确实很诡异,尤其是……”

  说到这的时候,我后面的话说就不出来了,因为我看到在火堆的对面,居然站着一个人,这个人,好像就是那个…那个披头散发的干瘪老头。

  火光下,他的猫眼放着淡淡的光芒,他距离火堆,大概能有十几米远,就在那丛林入口的边上站着,目光死死的盯着我看,而在他的身上,正散发着一股黑色的气体,是那种死人腐烂的气味。

  我猛的向后退了两步,险些就跌倒在地上,焦八一把扶住我说,“义哥,你怎么了?恩?什么味?这么难闻。”

  我目光盯着那老头,伸手指着火堆的方向,结结巴巴的说,“是…是那个干瘪的老头。”

  焦八一听,扭头赶紧望去,可就在他扭头的那一瞬间,我亲眼看到,那个干瘪的老头,以非人般的速度,瞬间就躲进了丛林里,消失不见了。

  焦八回过头来说,“没...没有人啊。”

  我看他一眼,语气僵硬的说,“他消失了,速度快到我无法想象。”

  我不知道这个该死的老头到底想干嘛,他为什么要一直跟着我们,还有,他的速度为什么那么快,这是我见过速度最快的人,可他却是一个枯瘦驼背的老头子,这确实让人无法接受,因为这根本就不是人类所能拥有的能力。

  “看来你说的这个老头,还真是个麻烦啊,义哥,那咱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办?”焦八问我一句。

  我头也不回的说,“先不管他,既然已经决定了,就按照之前的计划进行,明天一早造船,离开这里。”

  我嘴上虽然这样说,可我心里有另一个想法,如果这真是下一站的准确位置的话,那猫眼黑衣人,不会这么轻易就让咱们离开的,还有那个忍者黑衣人,很可能也会阻止咱们,一切只能静观其变了。

  把顺子和常山叫起来后,我和焦八就围着火堆睡下了,可我这一夜,都睡的不安稳,我总感觉那个古怪的老头就在我跟前看着我,这一晚上,简直太折磨我的精神了.....

  第二天一早,开始了我们的造船计划,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岛上几乎就看不到太阳,白天也都是阴沉沉的,头顶总是乌云密布的,好像随时随地都能下雨一样。

  为了节约时间,我必须把每一个人都利用起来,并且还要利用身边的每一种之源,我们先用火,沿着树的根部,把几个盘口大小的树木给烧断,因为我们手里没有斧头之类的东西,所以只能这么干了。

  再用四个大树木,做成一个木筏的底部框架,每一个树木都要十几米长,四根树木做成一个长方形的木筏框架,四周再用绳索给固定好。

  然后再用一些长度同等,但稍微细一点的树木,做成底部的木筏,我们什么都没有,也只能用绳索加之固定,可我们的绳索不够用,而且也不能全用,必须得留一部分作为备用才行。

  为了节约绳索,我让顺子带人去砍树枝,越长的树枝越好,再把树枝的树皮给扒下来,三根树皮宁城一股绳,这样就能节省我们的一些之源了。

  接着再用六根粗大的树木,在木筏的两侧加固,每一侧三根,这样就能起到一定的保护运用,我们剩下的那四个氧气瓶子,也利用上了,把仅剩的那点空气放空,阀门关死后,绑在木筏的四周,再用我们割断的脚璞绑在木头上做划桨。

  而木筏的上面,用分叉的树木做成划桨的支撑,一边三个,总共就有六个,这样最少就可以三个人同时划桨了,再在木筏的中间,用木头搭建一个三角的框架,尽量密室一点,用来遮风挡雨。

  如果是一个人来做这些事情,起码得需要半个多月的时间才能完成,可我们人多,在连续奋战四天后,这个简易的大木筏子就算建造完成了。

  接下来就是准备水源了,食物可以生吃海鱼,可没有水源是不行的,我们把那娃娃脸果实搞来不少,把每一个上面都割开一个小洞,这样一旦等里面的东西喝光后,还可以用来装雨水,做好随时可能要漂泊在海上的准备。

  这几天大家伙都累坏了,珍妮和李欣两个女人也累的不行了,这是一次很艰难的任务,但好在最后我们完成了,算是胜利了一半吧,只要冲出这片海域,找到其他的船只,或者登上任何一片陆地,咱们就算彻底胜利了。

  木筏子停放在了左侧的岸边上,珍妮看着眼前的木筏说,“忠义,没想到,你还挺行呢,居然真就做成了。”

  我笑着说,“碰巧而已,木筏是建好了,但能不能活着离开,还是个未知数啊。”

  麦老拍拍我肩膀说,“咱们经历过这么多大风大浪了,应该没什么问题的。”

  我很无奈的笑了一下说,“但愿吧,明天一早,咱们就离开这里。”.....

  夜晚降临后,我们围坐在火堆旁边,嘻嘻哈哈的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似乎每个人的精神都比较放松,可我心里,却总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

  那个奇怪的神秘老头,他这时候会不会就躲在某个角落里观察着我们呢?我很想查清楚他到底是谁,可惜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一切也都要结束了。

  今天晚上我和顺子一岗,人员打乱了,站岗的时间也重新排了一下,我在最后一班岗,由于这几天太累了,我早早的就趴下休息了,好准备明天的出发。

  睡梦中,我稀里糊涂的好像听到有人的呼救声,“忠义,快起来。”声音不大,但好像就在我耳边徘徊着。

  这应该是个梦,我翻了个身,正打算再睡的时候,突然,一声尖锐的嘶吼,划破了整个岛屿。

  我瞬间就被这声嘶吼给惊醒了,我猛的站了起来,其他人也被这一嗓子给全部惊醒了,大家伙快速的趴了起来,焦八猛的坐起来喊道,“我靠,出什么事儿了?”

  “啊~~~救我啊。”又一声痛处的惨叫,借着火光,在我前面几米远的地方,我看到老王倒在地上,嘴里惨叫个不停,他来回在地上不停的打着滚,惨叫声不断传来。

  麦老和小虎子两人正围着他,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我连想都没想,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麦老,出什么事儿了?”

  这时,麦老和小虎子两人慢慢的往后退,他头也不回的喊道,“忠义,别过来,快跑。”....

  可这时候我已经冲过去了,等我看到倒在地上的老王时,我脑门子差点没炸开,吓的我差点大叫出来,老王躺在离岸边不远的位置上,浑身上下是千疮百孔的。

  整个人基本上都烂掉了,那鲜血正顺着他身上的窟窿一股一股的往外流,整个脑袋血肉模糊,眼睛的部位就剩下两个大窟窿了。

  原本他那很肥胖的身躯,可现在却瘦的几乎就剩下皮包骨头了,这时候的老王,已经不再挣扎了,他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连抽搐都没有了,一看就是死过去了。

  而与此同时,我看到在老王尸体周围的地面上,布满了红色的东西,由于我刚醒,眼神还有点模糊,也看不清楚是个什么东西。

  可几秒后,我就傻眼了,彻底傻眼了,这红色的东西,居然是一种奇怪的虫子,这些虫子,每一个都有核桃般大小,身体呈椭圆状。

  它们好像蜈蚣一样,身上长满了触手,而且在最前段的部位,有两个好像钳子一样的大嘴,正不停的来回动着,而最要人命的是,这一群奇怪的虫子,密密麻麻的已经布满整个岸边了,看着让人头皮都发炸。

  正当我愣神的时候,突然间,从老王的身体里爬出来一堆这种红色的虫子,有的直接就从他的眼眶里爬了出来,正在来回的啃食着他的身体,这群虫子吃东西的速度吓人,还没用上半分钟时间呢,老王就只剩下一具白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