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我们这一路,一直跑到之前休息过的地方才停下脚步,我们三个人停下后,全都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这比上战场打仗还累啊,简直太狼狈了。

  “那些...那些该死的虫子跟来了吗?”我哈着腰,双手扶着膝盖,看着顺子问道。

  顺子擦了擦头上的汗水说,“我也不知道啊,我这一路根本连头都不敢回。”

  “他妈的,差点就挂了,那是些什么鬼东西。”我骂骂咧咧的问道。

  “一种可怕的生物,老王的死,就是个例子。”常山看我一眼说道。

  我也知道是可怕的生物,可到底是什么虫子能这么恐怖,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你知道那是些什么虫子吗?”我试探着问了常山一句。

  常山蹲在地上,脸色有些难看的我说,“我也不敢确定到底是不是,我记得以前听人说过,描绘过类似这种东西的虫子,这不是普通的虫子,好像说是....古代帝王时期的一种诅咒所带来的后果。”

  诅咒?什么意思?哪来的诅咒?我还是有点没听明白,“这虫子跟所谓的诅咒有什么关系。”

  常山慢慢的摇头说,“我也说不清楚,好像是死人的一种诅咒,具体是真是假,我不敢乱说。”

  看来这个小岛确实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这个所谓的诅咒,跟那个干瘪的老头有没有什么关系呢?还有常山怎么会对这种事情有了解,这个人仅仅只是水手吗?还是……

  “义哥,你想什么呢?”顺子碰了我一下。

  我看他俩一眼说,“走,咱们再回去看看,确定一下那群鬼东西跟没跟过来。”

  从我们跑到这丛林里后,这群怪虫好像并没有跟来,如果真想要弄死我们的话,那群鬼东西,完全可以一路跟追过来的,它们的速度很快,快到我无法想象。

  “啊?义哥,还去啊?算了吧,我看还是别去了,那里太危险了。”顺子有点害怕的说道。

  我瞄他一眼,“那你俩留在这等我,如果我二十分钟后还没回来,你们就去找麦老,不用等我了。”

  我话说完,正准备要走的时候,常山突然站起来说,“忠义,我也跟你一起去吧,遇到点什么事儿,这多个人,也好有个照应。”

  他态度很严肃,一脸的认真,顺子一看常山的态度,只好也很仗义的说,“靠,得嘞,那我也去吧,走吧义哥。”

  我们三个人又悄悄的往丛林外走去,这一路我们都走的很慢,不敢有半点声响,一是怕引起那些怪虫的注意,再一个我们没有照明的工具。

  手电在焦八的身上,火把也没有了,所以只能放慢步伐,要是一不小心踩到了虫子堆里,那真就彻底的与世隔绝了。

  当我们快走出丛林的时候,也没有发现一只怪虫,我们三个人对视一眼,都感觉有点奇怪,这一路怎么一个虫子都没有啊。

  我轻声对他俩说,“有问题,小心四周,这鬼虫子很聪明的。”

  可等我们走到丛林入口的时候,全都愣住了,岸边的周围一片安静,除了地面上有几个没烧完的火把在之外,什么都没有了,那群红色的怪虫,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除了海浪和风声之外,什么都听不到。

  我看他俩一眼说。“走,咱们出去看看。”

  我们三个人悄悄的走出丛林,边往岸边走,边观察四周的情况,“真是他妈见鬼了,怪虫没了不说,就连老王的尸体都没有了。”

  常山的一句话提醒了我,现在老王的尸骨也不见了,仿佛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有岸边的血迹,证明着刚才所发生的事情。

  我们建造的木筏,依旧在小岛左面的岸边停着,现在是个机会,只要登上木筏,咱们就能离开这了,可要是就这么走了,这些诡异的事情就再也找不到答案了。

  我正低着脑袋思索的时候,顺子在旁边突然说了一句,“喂喂,义哥,你...你看那木筏的旁边,是不是有个人啊?”

  常山这时候也说,“是啊,那边好像是有个人。”

  什么?有个人?我抬头赶紧往木筏那边看去,果然,在木筏的岸边处,站着一个人,借着微弱的月光,我看的有些模糊,不过我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个人,就是之前的那个干瘪老头。

  他的头发太明显了,他枯瘦的身形,站在岸边显得很弱不禁风,放佛海风随时都会把他刮倒一样,可我知道,他的能力,要远远超出他的形象。

  “又是他。”这个老家伙到底想干什么,这一刻,我心里是七上八下的,很不安。

  “这..这个人是谁啊?”顺子问了我一句。

  “我不知道,但我之前见过他几面。”我盯着那干瘪的老头说道,那老头一动也不动,任凭海风怎么吹,他就跟一棵大树一样,纹丝不动,只有他的头发在空中乱飞。

  “我感觉这个人很不一般啊,他从哪来的?”常山说着话,就从腿上拔出了尖刀。

  “不知道,从我们刚登上这个岛的时候,我就见过他,他好像一直在跟着我们,就跟个幽灵一样。”我说话的语气有点低沉,感觉四周的环境都在变化。

  “靠,装神弄鬼的,走,咱们过去看看。”常山向我打了个眼色。

  我把心一横,“走,过去。”

  我也拔出潜水刀,我们三个人奔着那老家伙就走了过去,恐惧,使我变得愤怒,疯狂,使我失去了理智,我现在没有其他想法,只有一个,我不管他到底是人还是鬼,这次都得挨我两刀,我非弄明白不可。

  这老家伙似乎一点都不惧怕我们,我们三个人手拿尖刀,带着满身的怒火就走了过去,可刚走到一般半的时候,我突然间听到一种‘嚓嚓嚓’的声音,这声音很奇怪,根本听不出来是什么发东西发出来的。

  我立马停下脚步说,“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顺子侧耳倾听了一下说,“好像有一种‘嚓嚓’的声音。”

  这时候,常山忽然脸色一变,低吼一声,“不好,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过来了。”

  他话刚说完,我扭头再往那老头的方向看去时,顿时就一惊,吓的脸色都变了,那群红色的怪虫,居然从那老头的身边爬过,奔着我们三个就围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