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那老头依旧原地不动,可那些虫子根本碰都不碰他一下,全都绕开他,向着我们冲了过来,刚才那‘嚓嚓嚓’的声音,居然是这些虫子发出来的。

  我发呆了仅仅一秒钟时间,接着嘴里大喊一句,“是怪虫,快跑。”

  顺子和常山两人也看到了,我们三个人一个调头,又向着丛林里飞奔了过来,这些红色怪虫越来越多了,我们三个人左跑右跳的,好几次险些都被这群虫子给围攻了,最后勉强才冲进丛林里了。

  可等我们一冲进这片丛林后,那些怪虫似乎就停止了追赶,我跑了没两步就停了下来,“顺子,常山,都别跑了,虫子没了。”

  他们两人这才赶紧停了下来,刚才在逃跑的过程中,我大胆的回头看了一眼,突然发现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只要我们一进到这片丛林里,那群红色的怪虫就不再追赶了。

  当到丛林入口的时候,这群鬼东西全都是一群一群的调头往回爬,凡是接触到丛林入口的虫子,全都立马返回去,那些怪虫好像是不敢进来,难道说...这丛林里面是某种禁地,这群怪虫不敢乱闯吗?

  “走哥俩,咱们再回去看一眼。”我再次对他俩说道,我很想确认一下自己的想法。

  “啊?还去啊义哥?你这是玩命呢啊。”顺子瞪着眼睛说道。

  “最后一次,咱们不需要走出丛林,只要站在丛林入口的边上就行。”我喘着粗气说道。

  常山看我一眼,点点头说,“好,那就再去一次。”

  顺子脸色难看的说,“好吧好吧,我也去。”

  我们三个人再次返回丛林的入口处,结果跟我预想的一样,那群怪虫还在岸边的附近徘徊着,当发现我们三个人后,它们又快速的冲了过来。

  “我的妈呀。”顺子转身刚要跑,就被我一把给抓住了,“别动,没事的。”

  我这也是在赌一把,拿生命在赌,当那群怪虫快速的爬过来后,我脑门子上的青筋都跳了起来,可几秒钟后,我心里就踏实了不少,它们爬到丛林入口的时候,就不再前进了,就这么来回左右的爬来爬去。

  “奇怪了,这群虫子好像是不敢进来啊?”常山看着脚下的红色虫子说道。

  “恩,确实是这样,刚才我就发现了,这群鬼东西好像很惧怕这里,你看,即便明知道咱们就在它们跟前,可它们也奈何不了咱们,只能急的到处乱爬。”

  这个丛林里面到底隐藏着什么呢?能让如此凶猛的红色怪虫都不敢踏进半步,难道,这真跟常山所说的那个什么诅咒有着某种关联吗?

  还有那个干瘪的老头,他更让我感到不可思议了,这些吃人的怪虫,居然不会攻击他,就这么从他身边绕过来,直奔我们,这个神秘的老头,实在是太可怕了。

  “哎呦,义哥啊,咱下回可别这么干了,吓死我了,好在它们是不敢进来,要不然咱们就死定了。”顺子在后我后面埋怨了一句。

  我没理他的话,而是看着常山问道,“常山大哥,你刚才有没有看到,这群怪虫并没有攻击木筏旁边的人,而是直接从他身边绕过来的。”

  常山摇摇头说,“这个....我到没有注意,不过,木筏旁边的那个人确实很怪异,他是哪来的呢?难道这个岛上还有人居住不成?”

  “一个荒岛,怎么可能会有人居住,我上次跟麦老把周围大体的情况都看了,这里根本就是荒无人烟。”我冷着脸,语气很低沉的说道。

  “那..那刚才那个人,又怎么解释呢?”常山也有点蒙圈了。

  “我也想知道怎么解释,只可惜没解释。”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神秘的小岛,也许真就是航海图上面的下一站,还有那个干瘪老头,可能是解开这一切谜团的关键所在,仅仅只是直觉,没有任何依据。

  “义哥,看来咱们要想回到木筏上逃跑,估计可能性不大了。”顺子在我耳边说了一句。

  我叹口气说,“先进去找老麦他们吧,后面的事情再商量。”

  我们转身刚要走的时候,就听到丛林里面有脚步的声音,“有人。”常山警觉的说了一句,并且看我一眼。

  我手一摆,示意大家分散开,躲进旁边的树林里,我们三个人躲在两侧的大树后面,顺子跟我在一起,我慢慢的把潜水刀又拔了出来。

  脚步声音越来越近了,居然有灯光,很快,我就看到一个拿着手电,长相猥琐的男人,正偷偷摸摸的,跟做贼一样往四下查看呢。

  我收好潜水刀,快步走出来说,“老八,你怎么回来了?”

  这个猥琐的男人正是焦八,“哎呦我义哥,你可吓我一跳啊,你怎么躲那去了,我还以为见鬼了呢。”焦八拍拍自己的胸口,喘口大气说。

  “鬼你大爷,至于吗,看把你吓的,我哪知道是谁啊,不躲着点行吗,你怎么想起跑回来了。”我看着他问道。

  “废话,你说为什么啊,都这么老半天了,你们几个人也不回来,麦老和我都不放心你们,我就返回来看看啊。”焦八一脸着急的说道。

  “没事了,咱们正打算回去呢,走吧。”我拍拍焦八的胳膊。

  焦八突然说,“那些虫子呢?”

  “就在丛林外面呢,怎么?你要去找它们叙叙旧?”常山说了句很冷的玩笑。

  “我才没那闲心呢,走吧义哥,麦老他们还等咱们呢。”

  焦八在最前面带路,而我在最后面殿后,我们四个人一路往丛林的里面走去,这丛林给我的感觉依旧冷飕飕的阴森,进到这里面后,浑身上下都不自在。

  “老八,还有多远啊?”顺子边走边问道,我们已经走过之前休息的地方了,眼看着就要到达通往山顶的道路了。

  “快了,他们就在前面不远呢。”焦八边走边说。

  当我们快走到之前找柴火的地方时,我突然发现旁边的树林里好像有动静,似乎有人在跟着我们,我赶忙停下脚步,扭头往四周看了看。

  丛林的四周一片漆黑,月光全被大树给遮挡住了,根本就照射不进来,我手里也没个手电,根本就看不清楚,我盯着黑暗的一个角落里看,那树丛里隐隐约约的有点声响。

  这时候,一阵大风刮过来,树丛跟着摆动了,我浑身不自觉的也哆嗦了一下子,原来是风吹的,看来是我多疑了,可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焦八和顺子他们三个人早就走远了。

  糟了,可别给我扔下了,我赶忙快跑了两步,摸着黑一路向前,当我走到一个双岔口的时候,我看到了他们的身影,心里顿时踏实了不少,在这种环境下,身边没个人是真不行,心里压力都承受不住。

  我小跑了两步,就跟了过去,这条小道很陌生,周围全是密密麻麻树木和藤蔓,就连风都刮不进来了。

  这一路我们都是在往上坡走,焦八这是要带我们去哪呢?感觉怎么越走越远了呢,当我走了一段路程的时候,我猛然才感觉有点不对劲,这焦八怎么把手电光给关了。

  而且这一路也太安静了,他们三个人怎么谁都不说话呢?就连平时最能白话的焦八都闭口不谈了,没有了手电光,我模糊的只能看到我前面人的背影,这个人应该是常山。

  我试着向前喊了一句,“喂老八,咱们这是去哪啊?”

  没有焦八的回答,丛林里除了我的回音之外,没有任何的声音,就连我前面的常山,也不说一句话,就这么一直的往前走着,甚至连头都不回一下。

  我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这一切都显得太诡异了,周围安静的厉害,除了脚步声以外,我什么都听不到。

  对了,脚步声?我这一路走过来,只听到两个人的脚步声,一个是我自己的,再一个就是我前面的常山,可顺子和焦八呢?

  “常山大哥,别走了,这顺子和焦八呢?”我向常山问了一句。

  “很快就到了。”常山说话的节奏很慢,并且语气突然变的也很低沉,不对,这不是低沉的声音,是那种很苍老的声音。

  我心里‘咯噔’一下,立马停下了脚步,不敢再跟着他往前走了,我这一停下,我前面的人也停了下来,不过他还是没有转身,就这么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我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死死的盯着我前面的常山,常山说话的声音我很熟悉,是那种很阳刚,很爷们的声音,根本就不是这种快死的声调。

  “常山大哥。”我又试着小声喊了他一句。

  可他依旧一动不动,既不回答我的话,也不继续向前走了,就这么一直背对着我,搞的我心里都发毛了。

  我距离他不远,当我刚想过去的时候,突然间,一道月光穿过树林,直接照射到了他的身上,我这个时候才发现,我面前的这个人,根本就不是常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