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虽然他背对着我,但我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了,他穿的衣服,跟常山跟本不一样,他的衣服好像是个斗篷,还有这个人的背影,也显得比较苍老,最主要的是,他的脚下,没有鞋子,而是光着脚的。

  这一刻,我猛的往后退了一步,这个人的穿着打扮,跟之前的那个干瘪老头很像,难道真的就是他,我的心跳再不停的加速,脊梁骨都在冒着冷风,他就这么背对着我,更是让我琢磨不透,他到底想干什么?

  我慢慢的拔出腿上的潜水刀,盯着他的背影说,“你是谁?”

  他没有说话,还是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就跟一座雕像一样,他想玩什么花样,难道就想这么吓倒我吗?那他也太小瞧我了。

  我身体里的怒火正在燃烧,当人恐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会变的疯狂,我又大吼了一句,“你他妈到底是谁?”

  这个人仍然还是纹丝不动,就这么用后背对着我,我握紧了潜水刀,咬牙切齿的说,“好,你不说话是吧?那我就亲自过去看看你是谁。”

  我话说完,拿着潜水刀就走了过去,可我刚走没两步,他居然开始动了,他这么一动,反倒是给我吓了一跳,我立马停下了脚步。

  我面前的这个人,他慢慢的把头顶上的帽子了摘了下来,露出了一头散乱的长发,我的天那,果然是那个干瘪的老头,我不敢乱动了,更不敢向前了,如果真动起手来的话,就算我没有伤,也未必打得过他,何况我现在还有伤在身呢。

  他把帽子拿掉以后,就很慢很慢的转过身来,当他彻底转过来,跟我面对面的时候,我并没有看到他的猫眼,在黑暗中,我看不清楚他的眼睛,只是一片漆黑。

  “你到底是谁是人是鬼?”我知道我说话的语气有点颤抖,可我已经在极力的控制了。

  “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从他的嘴里,发出一种很苍老,也很难听的声音,就好像人在临死的时候,快断气了一样,他的脸上似乎还蒙着黑布,我根本看不到他的嘴在动。

  “你想干什么呢?”我再次颤抖的问道。

  “走,快走。”他依旧用那快快死的声音说道,身体还是一动也不动。

  走?他是在告诉我离开这个岛吗?“走向哪里,你到底是谁?回答我。”我死死的盯着他问道,我感觉从他身上,正在散发着一股难闻的腐烂味道,难道他是死人吗?怎么会这么难闻呢。

  有那么一瞬间,我差点恶心的就要吐出来,正当我紧盯着他的时候,我突然间看到,他的眼睛正在发生着变化,慢慢的变成了橙黄色的猫眼,并且散着光芒,在这漆黑的丛林里,两只黄色的眼睛,显得额外的阴森诡异。

  “再不走,你们会死的.....会死的....”他的声音并不大,可却在整个丛林里来回的游荡,放佛每一个角落里,都站着同一个人,发出同一种声音。

  这声音好像有魔力一般,有如一根钢针直接扎进了我的心口一样,痛楚难忍,即便我用双手死死的捂住耳朵,可这声音依旧能传入我耳中,丝毫不会减弱,根本就阻挡不住。

  我感觉自己有点上不来气了,“你他妈的到底想怎样?有本事你露出你的真面给我看看啊。”眼前的我,开始出现了眩晕状态,人都开始有点摇晃了,这个干瘪的老头,在我面前居然出现了重影,糟了,我居然产生幻觉了。

  “这是最后一次的警告,离开这。”这该死的声音,根本就不像是人发出来的,听的我胸口直发闷,好像随时都有可能吐血一样。

  我使劲摇晃着脑袋,让自己能保持清醒一点,可我浑身就好像虚脱了一样,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我只想睡觉,什么都不想干,我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可我心里很清楚,我一旦睡过去,有可能就再也醒不过来了,我一口咬破我的舌尖,这种疼痛感简直专心,使我瞬间就清醒了不少。

  我拖着疲惫的身躯,转身就往下跑去,这一路我不知道摔了多少个跟头,可他的声音依旧在我的耳边徘徊着,他想要了我们的命,他可能想杀了我们。

  我拼了老命的往前跑去,可双腿的力量越来越小了,突然间,一个人影出现在我面前,我来不及停下脚步,直接就撞倒了他的身上,接着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彻底失去了知觉....

  一阵寒冷,让我慢慢的睁开了眼睛,腹部的伤口还有点疼痛,我支撑着身体,勉强坐了起来。

  “义哥,你醒了?”焦八在我旁边,看到我醒来,他伸手扶了我一把。

  珍妮坐在我对面说,“怎么样了?没事吧?”

  我摇了摇头,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说,“我们现在在哪?”我头很痛,是那种针扎一样的刺痛,感觉自己还是有点昏昏沉沉的,并且舌尖也很痛,像是有溃疡了,说话都蛰的上。

  “还在小岛的丛林里,这是之前我们来过的地方。”焦八看着我说道。

  我又仔细看了看,这个地方,好像是我和焦八来找柴火的树林,顺子和其他人都在周围睡着,唯独麦老和大个子两人不在这,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麦老和大个子呢?”我问了一句。

  “他们去岸边了,看看能不能尽早离开这里。”焦八伸手向前指了一下。

  “我是不是昏迷过去了?”

  我记得,我之前好像又遇到那个干瘪的老头了,他还跟我说了几句话,然后我就开始头晕,天旋地转的,想起来了,我的舌头也是我自己咬破的,可逃跑的中途,我怎么什么都想不起了,就连怎么昏迷的都记不住了。

  “你还说呢,你怎么走着走着人就没了啊,我们几个是到处找你啊,可等我找到你的时候,你正发疯的跑着,跟见鬼了一样,直接就撞我身上了,别说你昏迷了,你这一下都差点给我撞迷糊。”焦八比比划划的说着。

  “我昏迷多久了?”

  “没多久,三个小时左右吧,义哥,这有点不像你的作风啊。”焦八心里很清楚,我不会无缘无故走丢的。

  “回来的路上,我确实是走丢了,然后我顺着路就找你们去了,可谁知道…”

  我后面的话没说出来,一想起那个干瘪枯瘦的老头,我这心里就发虚,尤其是他跟我说的那几句话,‘你们会死的,会死的....’想起来我浑身就发冷,冷汗直流。

  珍妮有点担心的问道,“忠义,你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焦八把你背回来的时候,你脸色煞白,呼吸都困难,要不是有李欣在这,我真怕你醒不过啦啊。”

  听完珍妮的话后,我看了一眼她旁边的李欣,李欣也在看着我,可她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我只好尴尬的说,“那个…谢谢你了。”

  李欣轻笑一下说,“你不用谢我,这是你命大罢了。”

  焦八又问我,“义哥,这好好的你怎么还能走丢呢,根本就不可能吗,你到底是怎么了?”

  我脸色有些难看的说,“具体....具体的我也说不清楚,我只知道,是有个人引我过去的,还跟我说了几句莫名其妙的话。”

  “有个人?这…这荒岛上会有人?”珍妮一脸惊讶的问道。

  这件事情没必要隐瞒,我几乎一五一十把全部的经过都跟他们三人说了,唯独只没有提起那老头的黄**眼,也没有说出我对他的种种怀疑,毕竟李欣和珍妮还在这,焦八自然是知道这个老头的。

  当我的话说完后,除了焦八以外,珍妮和李欣的脸色全变了。“听你这么一说,这根本就不像人类啊,难道…难道真的有鬼不成?”珍妮小声的说道,看样子她好像害怕了。

  焦八笑着说,“你别瞎想,这世界哪有那么多鬼啊,都是自己吓自己的,鬼其实就是灵魂,可灵魂是不可能有实体的感觉,义哥所说的那个奇怪老头,我认为他是人类。”

  “我也认为他是人类,可能是一直隐居在这个岛上的人,我们的到来,也许是打扰到他了。”李欣很平静的说着。

  珍妮摇头说,“我看没那么简单,这个岛上什么都没有,人怎么生活啊,根本就不可能的吗。”

  “没什么不可能的,食物可以吃鱼,水可以喝雨水,咱们不都在这过好几天了吗,你不也活的好好的吗。”焦八很轻松的说道。

  李欣却突然问我,“忠义,你认为呢?”

  我并没有马上回答她的话,我脑海里在琢磨着这几天来所发生的一切,自从上岛以来,这个神秘的老头就一直尾随着我们。

  可至今除了他以外,我没再见到过岛上还有其他人存在,还有那些可怕的怪虫和不知名的果实,以及常山之前说过的诅咒,等等很多怪事。

  这种种迹象都表明,这个干瘪的老头,绝对不是简单的人类,可他如果不是人类的话,那他又会是什么?我实在想不明白,这根本没有一点头绪,我的脑袋又疼了,还是针扎的疼,我赶紧按住太阳穴,这样能稍微缓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