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忠义,你怎么了?”李欣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

  我抬头看她一眼说,“没事,就有点头痛而已。”

  这时候,麦老和大个子两人返了回来。

  珍妮赶紧问道,“怎么样麦老?岸边能过去吗?”

  麦老坐下来说,“不行,过不去,我和大个子两人只要走出这片丛林,那些红色的虫子就立马从四面八方爬了出来,根本就没有路可走啊。”

  大个子也说,“是啊,这得亏是俺俩跑的快,要不然那些鬼玩应就追近来了。”

  “放心,那怪虫不敢进来,咱们在这里暂时还算安全。”我不声不响的来了一句。

  “忠义,你没事了?”麦老冲我笑着,看到我醒来,他很高兴。

  “没事了,麦老,咱们不能总在这丛林里躲着啊,得想办法离开这才行,咱们大家伙商量一下吧。”

  现在人员都齐了,把其他人喊醒后,大家围坐在地上开始商量如何逃离这里,我也把之前遇到的事情跟麦老他们说了。

  大家伙都感觉很诡异,原本决定是打算要离开的,可岸边肯定是不能回去了,那么唯一的希望就是上山了,看看有没有其他的出路。

  再者,我也想调查一下那个干瘪的老头,还有这神秘的小岛,我总感觉,这一切并不是巧合,好像是有人再推动着事情的发展。

  也许这个小岛,真就是下一站的目的地,这次就不用再投票决定了,出去的路都被封死了,所以只能这么干了。

  大家决定,休息到明天一早,往山顶进军,可要是想上山的话,就得穿过这片大丛林才行,这是唯一的必经之路,这片丛林究竟有多大,谁也不知道,可我却感觉危险,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事情商量好了以后,其他人又躺下继续休息了,我则是起身在附近寻找了一些能握在手里的粗大树枝,“忠义,你这是要干嘛?”麦老在周围巡逻着,看到我抱着一捆树枝,他有点不明白的问我一句。

  “临时做个简易的防身工具。”第一班岗,是我和麦老,野外生存,时刻都得警惕,必须有人站岗才行。

  我坐在地上,用潜水刀,把树枝的前面给削尖,这样就能当扎枪来用了,潜水刀太短,不易逃生,我们手里除了两把鱼枪以外,剩下的就是手雷了。

  麦老走过来,随手也拿过去一根树枝,坐在我旁边说,“好主意,我来帮你。”

  我们两个人速度很快,大概半个小时时间,就保证可以人手一个了,我拿在手里试了试说,“粗细正好,杀人绝对没问题的。”

  麦老放下手里的东西说,“忠义,你今天跟我说的那个神秘的老头,他有没有什么特征。”

  “特征?我不是都说了吗,就是很枯瘦,弯腰驼背的,身上还一股难闻的气味。”我把做好的武器,都摆放在一起了,等他们起来后,再发给他们就行了。

  “我的意思是,出此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特征,比如...比如样貌什么的。”麦老双手比划着说道。

  “没有,我看不到他的脸,你怎么想起问我这个?”他问这话是什么意思呢?

  “哦,没什么,就是感觉很奇怪,之前就听你说过有个人,当时也没在意,总感觉这荒山野岛的,怎么会还有人住呢。”麦老说着话,站起身来往四周看了看。

  我靠在树下说,“我也想知道,我总感觉这个小岛不一般,不是那么简单的荒岛。”

  “是啊,原本以为是座荒岛,可没想到又会出这么多事儿,老王死的可真惨啊。”麦老有点悲伤的说道。

  我起身走过去问道,“对了麦老,你说....那些红色的怪虫,到底是什么?”

  麦老摇头说,“我也不知道,第一次见到这么可怕的生物,在人类历史上,还没有记载过这种虫子。”

  “可我今天听常山说,这些怪虫,好像是因为一种诅咒所带来的,你有没有听过?”我试探的问他一句,常山的话,我一直记得很清楚,这个人做事说话都很有原则,一般不会空口说白话的。

  “诅咒?是常山跟你说的?”麦老皱着眉头问道。

  我点头说,“恩,他亲口跟我说的,难道真有诅咒这种事儿吗?”

  “不好说,自打出海以来,没有一件事情是可以按照常理来解释的,不过这所谓的诅咒,我倒是听说过一些,但很多都是传说,或者谣言,可信度不高。”麦老摸着自己的下巴,思索着说道。

  “你也知道,常山不爱开玩笑的,他能这么说,一定是有他的道理的。”麦老这次并没有明确表态,他到底是装糊涂呢?还是真不知道呢?

  “也许吧,事情早晚会查清楚的,时间差不多了,把大个子和焦八喊起来吧,我们俩也休息休息。”

  轮到大个子和焦八站岗了,我迷迷糊糊的就这么靠在树下睡着,也不知道是梦还是什么,我耳边总是能听到那个老头说话的声音,那声音没有一点感情,有的只是死亡的平静。

  这声音过后,我们周围又布满了那些红色的怪虫,它们在我的身体里来回的穿梭,我的身上被专出无数个窟窿,它们从我的眼睛里,嘴里,往外爬着......

  我猛的睁开眼睛,焦八正在我旁边‘呼呼’的睡着,珍妮他们也在对面睡着,顺子和常山两人正在站岗,不得不说,这两兄弟还是挺敬业的,一直在我们周围来回观察。

  “义哥,醒了啊?”顺子看到我醒来,笑着向我点点头。

  我看了一眼时间,现在应该是下午一点多,为什么这么说呢,自从登上这个岛以后,我发现手表居然会受干扰,总是走的时快时慢,我们几个人的手表都会有时差,所以时间不一定准,而且这里也没有太阳,根本看不出来具体的时间。

  “把其他人喊起来吧,咱们该准备出发了。”

  我抬头看了一眼天色,依旧是灰蒙蒙的阴暗,虽然茂密的树枝把上面遮挡住了,可还是很容易分辨的,自打登上这个岛开始,我就没见过一天的太阳,更没感受过阳光所带来的温暖,这个该死的鬼岛,果然不是正常的地方。

  把其他人都喊醒后,我把昨天用树枝做的武器分给了大家,然后又把手雷给麦老拿去四颗,这个东西是关键时刻救命用的,不到万不得已,绝对禁用,麦老当过兵,知道这东西该怎么用。

  我们把东西收拾好后,又准备了一些娃娃脸果实用来充饥,接着就开始进军,目标穿过丛林直奔山顶,我们一路向前行走,当我们走了一段路程的时候,我才猛然发现,这片丛林,比我想象的要大的多了。

  这里面甚至比原始森林还要恐怖,四周非常的安静,那些奇怪的大树,就好像有生命一般,我感觉我们在走路的同时,它们好像是在转动,也可能是我多心了,紧张过度照成的。

  在丛林的深处,听不到任何动物的叫声,除了我们一行人的脚步声之外,甚至连风都感觉不到,在没有阳光的照耀下,丛林里昏暗无比,阴森的让人心里都胆颤。

  麦老在最前面带路,其他人在中间,我和焦八两人殿后,焦八嘴里嘟囔着,“这他妈还得走多远啊,累死我了,感觉那山也不远啊,这怎么走起来没完没了的。”

  “这叫望山累死马,你看那山离我们挺近,走起来可远了,尤其是这种丛林里,崎岖不平的,更是难走。”我走在最后面,端着鱼枪说道。

  焦八喘着大气说,“哎呀我的妈呀,义哥啊,咱们休息一下行不?走不动了啊。”

  其实我也有点累了,可我们根本没走多长时间,主要是这几天大家休息的不好,也没什么食物可吃,再加上老王死的那晚,被那些怪虫这么一折腾,更是身心疲惫了。

  “那就休息一下吧,我通知麦老他们。”我大声向前喊了一句,“麦老,咱们休息一下吧,累了。”

  麦老停下脚步,回身摆手说,“大家先原地休息一下。”

  珍妮和李欣两个女人一脑袋的汗水,李欣擦了擦额头问珍妮,“怎么样?能行吗?”

  珍妮很勉强的点头说,“能行,我没问题的。”

  我把那娃娃脸果实划开,走过去递给她俩说,“你们俩喝点东西吧,别虚脱了。”

  李欣接过来,看我一眼说,“谢谢,咱们还得走多远。”

  “我也不知道,穿过这片丛林地,应该就差不多能到山下了。”

  这个小岛看着不大,可这丛林走起来却真费劲啊,地面全是山包,几乎没有一处是平坦的,好几次有人都跌倒过,还好这里面没有什么奇怪的生物,要不然可真麻烦大了。

  正当我们休息的时候,顺子突然喊我一声,“义哥,你快过来看看这是个什么东西。”

  我赶忙又向他那边走去,“怎么了?这一惊一乍的?”

  “你看这一排是什么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