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在顺子的面前,有一排非常奇怪的花,这些花大概能有十几朵吧,全部合在一起,排列成一个半圆状,正好能给咱俩围在中间。

  每一朵花大概能有两米高左右,我都得抬头看才行,花朵很大,呈粉色状,差不多快赶上一个脸盘大小了,花心的中间部分有点奇怪,是黑色的,好像鹰爪一样,并且还有某种粘液正在往下流。

  “我靠,我也没见过,这花挺怪啊,怎么这么大个?”这一排花好像有灵性一样,我们俩站在它面前的时候,花朵居然能动弹,就跟翅膀一样,‘呼扇呼扇’的,只不过是动的频率比较慢罢了。

  “这...这花居然能动?太有意思了,挺好看呢。”顺子轻声说道,扭头还冲我笑笑。

  “有点像热带雨林的东西。”

  我打算碰一下花朵试试,就在我刚要伸手触摸的时候,突然有人在我旁边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我扭头一看是麦老,“别乱动,这花会要了你的命的。”麦老神色很严峻,看来事情不小。

  “放心,我就是碰一下花朵而已。”我也知道这东西可能有危险,我肯定不会去触碰花心的。

  麦老看了看周围,接着在地上随手捡起一根很粗的树枝,“你们俩赶紧退出来。”

  我们三个人退出怪花的包围圈后,麦老拿着长树枝,慢慢的往那花朵上碰去,当树枝刚接触到那花朵的时候,突然,这怪花居然猛的向前一伸,花瓣直接把树枝的一半给包裹进去了。

  而与此同时,周围其他的怪花也全都是这个动作,几乎是同一时间伸向树枝,就跟毒蛇发动攻击一样,麦老猛的把树枝拽了出来。

  当树枝拽出来的时候,只剩下一半了,并且剩下的这一半,正在一点点的变黑,就好像烧焦了一样,麦老赶忙扔掉手里剩下的树枝。

  这一排怪花,居然可以腐蚀树木,这简直太可怕了,我和顺子两人都有点看傻眼了,纷纷往后退去,这个鬼地方,连植物都那么可怕,要不是麦老及时阻止我的话,估计我早就变成黑炭了。

  一会儿的功夫,这些怪花又恢复到了原先的样子,只有花心的部位,比之前流出的粘液似乎更多了,花朵还在是慢慢的呼扇,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

  “我靠,这...这是食人花啊?”顺子吓的低吼了一声。

  麦老扭头看他一眼说,“这不是花,这应该是一种比较古老的植物,现在我们已经走到丛林的最深处了,时刻都要小心周围的环境,千万不要乱碰任何植物,说不定哪一种植物,就能要了你的命。”

  顺子脸色发白的点点头说,“哦,我知道了麦老,我不会再碰了,妈的,这鬼东西太可怕了。”

  珍妮和其他人这时候也走了过来,想必他们刚才也都注意到了,“怎么了?刚才发生了什么?”珍妮看着面前不远处的怪花,有点不明白的向我们问道。

  “没什么,就是发现个危险的植物,大家伙听好了,千万别碰周围的任何植物,小心丢了性命。”我把麦老的话又重复了一遍,这个该死的小岛,到底还隐藏着什么。

  可焦八站在人群的最后面,眼睛始终盯着这怪花看,他脸色变的很差,一双贼眼闪着不易发觉的光芒,冷静的让人捉摸不透,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又看出来点什么问题。

  “这草....好像是人养的啊。”常山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话。

  “人养的?你不是开玩笑呢吧?再说了,这个是草吗?”顺子摸不着头脑的问了一句。

  “哦,我也只是吓猜测,大家注意安全就好。”常山并没有过多的解释,一句话就敷衍过去了。

  麦老看了看天色说,“行了,休息差不多了,大家继续前进吧,争取天黑之前,能到山脚下。”.......

  我们一行人继续往前走,不知道是因为体力消耗的多,还是周围的温度开始升高了,总之就是很热,身上都出汗了,这丛林的道很难走,非常难走,我们就差连滚带爬了,坑坑洼洼的路面,累的脚腕子都生疼。

  焦八这一路走的比较慢,他一直在最后垫底儿,我总怕他跟不上脚步,总得时不时的停下来喊他两句,万一他要是掉队了,那就麻烦了。

  “我说老八,你他娘能不能走快点啊,这刚休息完,怎么又累了啊?”我停下脚步,转头看着他说道。

  焦八快步走了过来,“我在琢磨点事儿,你走你的义哥,放心,我不能掉队啊。”

  “你琢磨什么呢?”刚才我就感觉有点不对,他看那怪花的眼神,很不正常,别人看不出来,我太了解他了。

  “等我想到了再告诉你,走吧。”

  我也不勉强他,等他想说的时候,自然就会告诉我了,我们又走了一段路程后,麦老突然就停了下来,我有点纳闷,这又是怎么了?

  等我走过去的时候,我才看到,在我们的脚下,居然出现了一条小河沟,这河沟到底有多长不知道,两侧根本看不到头,河沟里的水,能不能通向海里,也不知道,究竟是死河还是活水,还是不知道。

  只是河沟的宽度能一眼就看到,大概有二十多米远,就能达到对面的丛林里了,不过这条小河沟里的水,看着很有问题,我是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河沟。

  这沟里面的水居然是黑色的,墨黑墨黑的,几乎就跟黑墨水一样,也看不到河水的流向,很平静很平静,放佛就如一面镜子一样,实在是太诡异了,这黑色的河沟,看着就让人心里不舒服。

  “这里怎么还有条小河沟呢?”我蹲下身子,随手捡起一块石头,‘噗通’一声,扔到了河沟里,没有什么异常,听声音,这河沟里的水应该不太深。

  “是啊,我也在想呢,这荒岛上怎么还会有河沟呢,大家伙小心一点,先别过去,观察一下看看。”麦老向大家发出警告,现在容不得半点马虎。

  麦老先让珍妮他们先在附近休息一下,我们几个人打算看看能不能顺利走过去,这是一个斜坡,河沟在斜坡的下面,我们要想到对面,就必须得从河面上走过去。

  “这条河沟看着也没什么啊,很普通吗。”顺子看着下面的河沟说道。

  “还没什么?你见过黑色的河水吗?咱们还是小心点好,刚才那一排怪花不就是个例子吗。”我提醒他一句,在这个丛林里,不知道还隐藏着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警惕性如果不高一点,很容易死无葬身之地的。

  我们在上面观察了好一会儿,也没见有什么异常发生,可我总感觉,这条黑色的小水沟,平静的吓人,这种平静有点反常,是那种死寂。

  麦老又找了一根树枝,直接扔到河沟里面,树枝漂浮在河面上,还是没什么异样,这河水也不动,一直就是这个死样子。

  常山这时候伸手指着河边说,“你们快看,这河水的四周,居然寸草不生,光秃秃的,肯定有问题。”

  他的洞察力确实很强,要不是他这么说,我还真就没注意到,在河沟的旁边,全是光秃秃的淤泥地,这距离比较小,所以不仔细观察,根本就不会发现,实在是太不显眼了,河水的周边没有任何植物,这是不是就证明这河水有毒啊。

  “这水里有毒。”焦八沉着气,很果断的说道。

  “你们快看那树枝。”顺子这时很惊讶的说道。

  我们几个一看,顿时全愣住了,原本漂浮在水面上的树枝是绿色的,可现在却变的黝黑黝黑的,就跟染上了墨水一样。

  “完了,俺们过不去了,被困住了。”大个子有点荒了,一屁股坐在地上了。

  “麦老,得想个办法了。”现在岸边回不去,上山的路又被这条有毒的河沟给拦住了,这真是进退两难啊。

  珍妮和李欣一看我们老半天没动地方,两个人起身也走了过来,“怎么了麦老?过不去吗?”珍妮看了一眼下面的河沟问道。

  “这水里可能有剧毒,咱们根本就不能碰水,只能想办法越过这条河沟才行。”我很无奈的说道,这真是一条坎坷不平之路啊,这个该死的小岛,看样子是想把咱们困死在这里。

  珍妮有点傻眼的说,“啊??有毒?这…可怎么办啊,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别着急珍妮,大家伙正在想办法呢。”麦老安慰着她,可我知道,麦老也快绞尽脑汁了。

  “弄断一棵树,从上面搭一个桥,不就可以过去了吗。”李欣很轻松的说道。

  我冷笑一下说,“没那么容易啊,这个我早就想到了,你看这四周的大树,长度够的,全都粗的吓人,我们根本就弄不断,就算弄断了,咱们也搬不动,要是稍微细一点的,长度又不够,还是没办法过去。”

  李欣左右看看,脸色一变,“那你说该怎么办?”

  “我要知道该怎么办,就不跟你废话了。”我很无奈的说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