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这是真的,常山大哥说的没错,那些河沟里的人,都是被河水给诅咒了,所以他们才会被困在水底,永远也出不来,他们应该是之前想过河,只可惜全被这河水给吞没了。”焦八站起身来,冷眼看着常山说道。

  “只不过...我很想知道,常山大哥你是怎么知道的呢?”焦八突然又问了一句,他这口气,跟之前问麦老的时候几乎是一样的,都是怀疑的口气。

  不过常山并没有回答他,而是反问了一句,“你不也想到了吗。”

  焦八点点头说,“恩,也对,没想到咱们这群人里,能人还不少呢,一个比一个厉害。”焦八这是话里有话,既挖苦又怀疑。

  “行了,你们都别在为这点事儿拌嘴了,好好想想应该怎么办才是真的,不管是不是什么诅咒,咱们现在起码被困在这了,要是再想不到办法离开,就都得死这。”珍妮终于忍不住了,气的她站起来大吼了一句。

  从来没有说过话的小虎子,这时也说了一句,“我...我害怕,咱们...咱们会不会死在这,我...我还不想死啊。”小虎子只是个维修工,他能被卷入到这座荒岛上,真是他的不幸啊。

  我走过去搂住他的肩膀说,“别害怕,会没事的,咱们会离开这个岛的。”

  麦老冷静下来说,“不管它是不是诅咒,既然到这一步了,咱们就不能退缩,拼也得拼过去。”

  “办法不是没有,只要咱们能从这河沟上面越过去就行了。”焦八伸手做了一个飞跃的姿势。

  “你这等于是没说,谁不知道飞跃过去,可这怎么才能飞跃过去啊。”顺子蹲在地上瞪他一眼,语气很冷的说道。

  我蹲下叹口气,扭头无意间看到了地上的绳索,我猛然间想到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有了,用这绳子,咱们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我立马站起身,拿起地上的绳索,这是我们之前做木筏时有意留下的绳索,大概还能有百八十米长,穿越这条河沟是搓搓有余了。

  “绳子是有,可谁去对面绑上啊?”大个子看着我问道。

  “鱼枪,用鱼枪发射的力量,可以直接卡在对面的大树上,我们在这边把绳子绑在另外的树上,一次从上面过去一个人,估计应该没什么问题。”鱼枪的枪头,是带勾的,发射出去可以卡住物体,并且下面还有个放绳扣,可以连带着绳索一起过去。

  “能行吗?”珍妮有点怀疑的问道。

  “行不行也得试试了,忠义,就按照你说的办吧。”李欣这次赞同了我的想法。

  麦老和其他人也没反对,现在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更没有时间了,生死一线,不管什么办法都得尝试,哪怕是赌命,也得赌。

  我把鱼枪拿来,这是个大号的鱼枪,发射的力量是相当强悍,足以穿透一条两米长的大鱼,我把绳索绑在枪头的下面,用力的紧了紧。

  准备好一切后,我深吸一口气,端起鱼枪,开始瞄准对面的大树,能不能成功,就看这一枪了,我们站在河沟的上面,只要把鱼枪打进大树的下端位置就行了。

  这样就能成一条斜线,可以找一些东西,顺着绳索划过去,这是目前最完善的计划了,找好位置后,我定了定神,一枪就射了出去。

  鱼枪直接扎进了河沟对面的大树上,我把这边的绳索也绑在了树上,接着我抓着绳子用力往下压了压,还是比较结实的,一次过一个人,应该没什么问题的。

  “行了,谁先过?”我看着众人问道。

  “这…这个能行吗?”大个子很担忧的问道。

  我抬头看他一眼,“你还有别的办法?”

  其实别人都好说,他跟馒头两人还真就够呛,大个子个头高,而且体格比顺子膀太多了,这魁梧的体格起码得有两百来斤,馒头干脆就是胖子,个不高,体重也得将近二百,这两人才是个问题。

  “我哪有什么办法啊,我…我就是…”

  “行了,你要是害怕的话,就让别人先来。”没等大个子话说完,我直接就给打断了。

  李欣突然站起来说,“那我先来吧。”

  珍妮赶忙抓住她的胳膊,有点担忧的说,“你能行吗?”

  李欣扭头笑着说,“行不行,试试不就知道了吗。”

  “要不还是我先来吧,毕竟是我出的点子。”我看着李欣说道,再怎么说,也不能让一个女人来开头啊。

  李欣摇摇头,非常干脆的说,“不用,我相信这办法能行。”

  她直接走到了绳索的位置,对于李欣的做法,我还是挺佩服的,她一个女人,能打头阵,光这股魄力,一般男人都比不上她。

  她用手抓住绳子试了试,接着她直接脱掉上衣,把衣服搭在了绳索上,两手抓住衣服的两边,目光直视前方。

  “小心点。”我在她旁边看着她说道。

  “放心吧,没事的。”她深吸了几口气后,随后一个助跑,当她快到边上的时候,李欣握紧衣服,顺着绳索就飞了出去,结果跟她预想的一样,她从上面一路安稳的滑到了对面。

  她启动这一瞬间,搞的我都提心吊胆的,真怕她中途再出点什么事儿啊,还好是一路顺畅,平稳的落地了。

  李欣落地后穿好衣服,回身冲我们摆摆手说,“很安全,大家可以过来了。”

  “天啊,终于过去了,还好有惊无险啊,李欣刚才这一过,我的心都悬着呢。”珍妮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最近一段压抑太久,一直也没见她笑过。

  我和焦八还有其他人也纷纷击掌,太他妈不容易了,终于可以过去了。我跟麦老对视一眼,脸上都露出了笑容,他拍拍我胳膊说,“好样的,咱们可以离开这了。”

  珍妮是第二个行动的,也很安稳的过去了,随后大家伙开始轮着过去,这次由我来殿后,很快,除了我和大个子以外,其他人都过去了。

  麦老在对面向我大声的喊到,“忠义,你俩别楞着了,赶快过来。”

  我扭头看着大个子说,“别发呆了,赶紧过啊,你还墨迹什么呢?”

  大个子脸色难看的说,“我…我还是有点怕啊,要不…要不你先过吧。”我真服了,这个大个块头,怎么胆子这么小呢,下海的时候也没见他这样啊,怎么这会儿变的胆小如鼠了呢。

  我一把将他拽到绳索跟前说,“赶紧把潜水衣脱下来,搭在上面就直接过去了。”

  “等会等会,你…你让我再准备准备。”大个子握着绳索的手都有点发抖,他脸色难看的就跟吃了屎一样。

  我搂住他肩膀说,“我告诉你,你要是再不过去的话,咱们可都过去了,到时候你不过来,那就得死这了。”

  我这话一说,大个子脸色都快绿了,“放心啊,没事的,馒头不都过去了吗,过吧。”我最后又安慰他一句。

  大个子傻愣的点点头,脱下潜水衣后,他墨墨迹迹的往前蹭着走,当他走到河沟跟前的时候,还哆里哆嗦的不敢动弹呢。

  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我猛的上去就是一脚正踹,直接闷他屁股上了,大个子被我这一脚愣是给踹下去了,他顺着绳索就往下滑,这一路他几乎是嚎叫着滑到对面的。

  结果刚到对面的时候,他一个没站稳,就摔了一个狗吃屎,脸直接插淤泥地里了,看的我蹲在地上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生死关头还有这等好笑的事情,真是不容易啊,对面除了麦老以外,其他人也都笑作一团了,尤其是焦八,他伸手指着大个子,蹲在地上哈哈大笑,看样子都快笑的背过气了。

  大个子气的猛的爬了起来,他回头指着我大声的骂道,“金忠义,你他娘的混蛋,你给老子过来,老子非揍你不可。”大个子满脸全是淤泥,狼狈不堪的。

  我在对面笑着喊道,“说话也不怕闪了舌头,我这就过去等你揍我。”

  我把潜水服挂好,调整了一下心态,顺着绳索就滑了过去,可等我刚滑到河沟中间的时候,却突然出现意外了,不知道为什么,潜水衣居然卡在绳子上不动了,好像是被绳索里面的钢丝给刮住了。

  我脚下用力,试着把身体荡起来,可我这一动不要紧,绳索忽悠忽悠的上下乱颤,并且卡在大树里的鱼枪,正在一点点的往外挪动,这要是整个鱼枪都挪出来的话,那我就直接掉河沟里了。

  “忠义,出什么事儿了?”麦老一看我挂在中间不动地方,就知道肯是出事儿了。

  我大喊一句,“潜水衣被刮住了,我得把它弄开。”

  麦老有些着急的说,“先别管那潜水衣了,你赶紧爬过来吧。”

  不管?没有这潜水衣我就得光着身子跑了,“麦老,你们帮我把绳子拽住,我这就下去。”

  我左手抓住绳索,右手使劲的往外拽潜水衣,这衣服果然是被里面的钢丝给刮住了,正当我要刚把潜水衣拽开的时候。

  焦八突然大喊一声,“义哥小心你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