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焦八冷静的说,“自古以来,诅咒一直就有,只不过很少能遇到罢了,要不是常山今天提醒了我一句,我一时半会还想不起来,咱们现在所处的这个地方,好像整个小岛都被诅咒了。”

  “之前我就跟你说过,这地方阴气太重,邪性的厉害,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了,这个小岛上,应该埋葬着大量的死人,从那河沟里就能看出来,那里面的人影,其实都是死人。”

  “那我什么时候会死?”这个才是我最关心的问题。

  “你什么时候会死?什么意思?”焦八好像还没明白。

  “你不是说我被诅咒了吗?那是不是就证明我也快死了。”我语气冰冷的说道,同时又看了看前面的其他人,还好声音不大,没惊动他们。

  焦八突然笑了一下,“放心吧义哥,你死不了的。”

  “老八你是不是拿我开刷了,刚才说我被诅咒了,现在又说我死不了,你他妈糊弄我玩呢啊?”我伸手给了焦八一拳,但并没有用多大力道,我心里是有股邪火,可还不至于发泄到自己兄弟的身上。

  焦八走近我身旁,悄悄的说,“你没明白义哥,这个诅咒,是死在这个岛上的人所带来的,并不是诅咒把这些人给弄死了,是他们在死后,诅咒了这个小岛,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你是被这些死去的亡魂所诅咒了,暂时是没事的,顶多就是走走霉运,不过几年,或者十几年之后就不好说了,等诅咒慢慢显露出来后,它会折磨你一辈子的。”最后一句话,焦八说的语气非常低沉,也很无奈。

  听完他的话后,我走路都险些摔倒,“这个所谓的折磨我?到底会怎样?”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以前听我家老头子说过,活人被诅咒了,下场都是不一样的,要看是什么样的诅咒,有些最恶毒的诅咒,会牵连到自己的父母,以及妻子和子女,但往往都不会致命,而是慢慢的折磨你,让你生不如死,一直到你死的那天,简直是痛不欲生啊。”焦八好像在讲故事一样,脸上来回的变换表情。

  “那么说,我是没救了,只能等待结果了是吧?”听他这么一说,我的心顿时凉了一截,可能以后就要过悲惨的人生喽,细想一下,我现在也挺悲惨的。

  “不见得,所有的诅咒都有可能被打破,只要找到这诅咒的来源,就能破解。”

  焦八这句话,才是我最想听的,能打破这诅咒,就证明我还有救,“老八,你有把握吗?能救我吗?”我这是一种渴求,一种奢望的渴求。

  “你放心义哥,我一定会想办法的,只要找到这诅咒的根源,我就能破解了他,你相信我。”焦八一把搂住的我肩膀,用力的的点点头说。

  我看了看四周,感觉彩色的世界都快变成黑白的了,我现在居然成了一个被诅咒的人了,这他妈的,并且还不知道这诅咒会什么时候发作,一旦发作,我还得承受着不可预知的折磨,这比一枪嘣了我还难受啊。

  “老八,按你说,这个荒岛上,应该有很多死人才对,可咱们到现在也没见到过死人啊,除了那河水里的黑色人影之外,就没别的了。”我只是想不明白一点,这些死人究竟在哪,丛林都走了一半多了,也没见到一个尸体啊。

  焦八神秘兮兮的说,“这才哪到哪啊,不是还有山上没去呢吗,而且这死人,不一定在表面,兴许深埋在地下了,总而言之,这个荒岛,很不简单,很可能跟航海图的秘密有关联。”

  我感觉也是这样,这个小岛,绝对不是我们侥幸逃生到这的,一切都是有人再推动着,只不过这背后的目地到底是什么?我还想不到,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是来寻找东西来了,这个荒岛上,可能有着什么宝藏也说不定。

  “那个干瘪的老头,你还记得吧?既然这个岛上是被死人的亡魂给诅咒了,那他为什么能在这个岛上生存?”我好像找到点线索,但就是摸不清出。

  “很简单,也许他就是这诅咒的根源,诅咒,是活人用死人的亡魂来做祭奠,好产生一股强大的黑暗力量,好支配着整个小岛。”还得是焦八,他直接把问题说到点子上了。

  “没错,你说的很对,他可能就是这诅咒的根源,这个老头怎么看,怎么不像是普通人,他身上充满了杀气和死亡的气味,只是我想不明白,他的眼睛,为什么会跟猫眼黑衣人那么像呢?”

  这两天我一直在想这个事情,这绝对不是什么巧合,试问这天底下有几个人是那种猫眼,一看就是充满了邪恶。

  “这个我也想过,他们之前搞不好有什么联系,这件事情越来越复杂了,牵扯到的事情也越来越难以控制,这就说明了这航海图的背后,有着不可预知,无法预料的事情,究竟是阴谋还是什么,只能等到真相大白的那一天才能彻底知道。”焦八随手拨开眼前的藤蔓,冒着腰向前走去。

  我跟上他的脚步,“其实那干瘪的老头,一路都跟在我们身边的。”

  焦八猛的停下脚步,看我一眼说,“在哪?”

  “具体在哪不知道,应该就在咱们的周围,刚才在小河沟的时候,我看到了他。”我也停下脚步说道。

  “忠义,焦八,你们干嘛呢,快点跟上。”麦老看到我俩停下脚步,转身向我俩大声的喊道。

  “哦,知道了。”我应了一声,招呼焦八继续前进,“你说这老头是什么意思呢?”

  “我怎么知道啊,我到现在还没见到他什么样呢,不过我得提醒你一句, 这些事情,不要跟任何人说,咱们现在的队伍里,肯定有人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儿。”焦八眼神放亮,他心里肯定有怀疑的人,只不过他没什么把握,暂时还不能跟我说罢了。

  我突然间又想起一件事情,“常山是不是也知道我被诅咒了?”我轻声问他一句,因为常山之前的话,大有问题。

  “好像是,我跟你说义哥,常山这个人绝对不简单,他就跟麦老差不多,是个让人很难看透,难以捉摸的人,这个人到底是不是水手还两说呢,我怀疑他跟我一样,之前也是干过盗墓贼的。”

  “盗墓贼?能吗?”这个我真是没敢想。

  “没什么不可能的,那家伙知道的事情,都不是常人能知道的,他如果真是一个普通的水手,怎么可能会知道这么多外界根本不会流传的事情,不光这个诅咒,还有刚才那一排怪花,你知道是什么吗?”